世道波诡云谲 特朗普、英国脱欧助塔罗术悄然复兴

Woman with tarot card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1970年代后期,凯伦·沃戈尔在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自己家里开始设计制作塔罗牌,带创意的那种。

她和室友维琦·诺贝尔的学术背景是人类学、女性研究和历史专业,又都喜欢非正统疗法和"女神运动"(Goddess movement);她们发现塔罗牌是汇总所有这些元素的理想载体。

于是开始自创品牌,设计制作女权主义塔罗牌,起名"和平母亲"(Motherpeace Tarot),一套售价15英镑(20美元),属于小众产品,近40年一直面向国际特定用户市场。

后来,大约二、三年前,她们的生意突然火起来。

法国时装品牌迪奥看上她俩的塔罗牌了,想把图形印在时装上,带着合同来找她们。

结果,过去半年里销售增长268%。那是公司历史上最大的跃进。

她们是赶上了一波塔罗热。美国塔罗产品出版商数据显示,2017年全行业各类产品销售都大幅度增长,总体涨幅30%。

之前可能没有人算到这一卦。

图片版权 Catherine Alport
Image caption 凯伦·沃戈尔(Karen Vogel,中)1970年代把塔罗术引入女权、民权运动。

特朗普塔罗

占卜、算卦、星象、抽签、水晶球、风水师、巫师,等等,东西方都是自古就有,绵延不断,塔罗牌只是其中之一。

沃戈尔女士认为塔罗牌这种古老占卜术的全球复兴主要归功于法国时装之魔力,但也不能忽略其他重要原因。

特朗普当选总统、极右翼势力还魂、暴力和厌女症增多,这些在她看来都提升了塔罗牌的魅力,因为"人们感到孤立和愤怒,而塔罗牌能帮助他们在这种艰难的时日忍受不安全感"。

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大学社会学教授麦克·索斯特里克同意这种说法。他的研究领域是塔罗、人类灵性和秘学。

他说:"我们年轻时,变化的速度较慢,是渐进的。现在世界变化速度之快前所未见。这就把我们带入一个危机时代,驱使人们为大问题找大答案。通过塔罗术,人们可以获得运筹帷幄、掌控一切的感觉。"

#魔力抵抗(#MagicResistance)就是一个例子,他说。每个月,一群自诩的女巫聚集在一起向特朗普施加"大规模诅咒",就借助了塔罗术。

给特朗普施咒时常用的那张是塔牌,画面是一座塔被闪电击中,塔顶的小窗户里吐火冒烟。

图片版权 Tina Gong
Image caption 现代塔罗与时俱进,与互联网和应用小程序和谐共存

女巫和塔罗

纽约有一位名叫龚蒂娜的设计师和自诩的女巫宣称,塔罗术复兴"与当前的政治和社会经济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龚女士把自己对巫术的热爱和程序编写技术结合起来,创作塔罗应用小程序,还开办了网上塔罗学校。

她的客户绝大部分是女青年,她们中一部分是不愿再做"好姑娘",还有就是把塔罗术看作一种政治抵抗工具。

她解释说:"女巫象征着曾经是'异类'、在这个世界上无立足之地、无能为力的每一个人,比如女性、有色族裔,还有LGBTQ社区成员。"

而读塔罗牌就"相当于接受这种被用来排斥、羞辱我们的异类属性,为它们欢庆。"

图片版权 Tina Gong
Image caption 学术看法认为时局动荡情况下人们会转向塔罗寻求心灵安慰

政治和塔罗

塔罗牌被用于政治目的由来已久。

社会学教授索斯特里克解释,一套牌78张、4种花色的塔罗牌源自15世纪的意大利,没有丝毫神秘色彩 - "纯粹是一种意识形态工具"。

"在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阶段,统治阶层用塔罗术把文明筑建过程'游戏化',用塔罗牌引导人们认识社会里新出现的各种角色。统治阶层借助塔罗牌来动员和管理大众。"

然而,在全球巨变时代,塔罗术成了那些对未来茫然、心里充满不安全感的人的心灵药剂,而这些人中不乏富贵名流。

简·华莱士(Jayne Wallace)创建了"通灵姐妹"(Psychic Sisters),还把自己打造成一位社会名流通灵师。

她的基地在伦敦牛津街上的高档百货公司Selfridges(塞尔弗里奇),在美国洛杉矶的电视台的一档节目(Keeping up with the Kardashians)上曾经给名流金·卡达珊(Kim Kardashian)读塔罗占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塔罗牌历史上曾经是统治者动员和管理民众,引导公众心理上接受新的社会角色并融入社会新架构的工具

心理和塔罗

据华莱士女士说,"女神"般存在的卡达珊其实跟你我一样,对自己生活提的问题和担忧跟其他客户的一样。

华莱士女士现在50岁。她23岁刚出道时,那还是一种非正统职业选择,而现在许多人在追随她的脚步。

她的理解是因为现在跟10年、20年前相比,对塔罗术的偏见减少了,人们对塔罗术的态度更开放,她的客户群体也愈发多元化。

如果说特朗普当选总统刺激了美国塔罗行业的振兴,英国则是脱欧。

当然,华莱士女士强调,她和同行们一直以来都很忙,但从2017年中开始突然变得特别忙。她每次服务收费120英镑(160美元)。

新客户中许多人对英国脱欧后的未来忧虑重重,包括银行业和金融业的白领。

尽管塔罗牌改变不了政治决策或扭转时局,塔罗术对数百万人来说仍旧是一款重要的自我调养工具。

龚蒂娜说:"控制是内在的,不是外加的。塔罗能帮我们在感到匮缺的时候重拾这种内在的控制"。

图片版权 Morgan O'Donovan
Image caption 迪奥的塔罗系列的创意灵感来自“和平母亲”塔罗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