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MeToo时代好莱坞的文化变革

Oscar statues dry in the sun after receiving a fresh coat of gold paint as preparations begin for the 89th Academy Awards in Hollywood, California, February 22, 2017 图片版权 Reuters

单从数字来看,好莱坞确实在变,触及灵魂、徐缓而持久、势不可挡的那种文化变革。

英国资深女影星海伦·米伦女爵说:“确信无疑,整个行业的文化正在发生变化。”

放在去年轰轰烈烈展开的#奥斯卡太白( #OscarsSoWhite )和#我也是( #MeToo)运动大背景下,好莱坞是在自我更新,推进多元化。

最新数据显示,负责每年举办奥斯卡奖评选活动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MPAS)2018年还要扩大投票成员阵容,928名艺术家和业者获邀加入,其中近一半是女性,超过三分之一是少数族裔,来自59个国家。

AMPAS是非营利机构,由电影界专业人士和艺术家组成,主要活动包括举办年度奥斯卡奖评选和颁奖仪式,所遇会员有权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最佳纪录片、最佳纪录短片奖和最佳动画长片奖的最终表决。

成员资格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着话语权。

之前,AMPAS院长埃萨克斯(Cheryl Isaacs)2016年承诺到2020年实现女性和少数族裔会员人数翻一番,比例达到50%,跟男性白人成员平分天下。

那一年奥斯卡成员总数6241人,白人占92%,男性占75%。

《纽约时报》说,今年的扩容是小金人像诞生以来规模最大、最多元化的一次。如果发出的邀请被尽数接受,那么奥斯卡投票成员阵容将达到创纪录的9300人,女性增至31%,少数族裔增至16%。

2017年奥斯卡新增成员774名,来自57国,华裔面孔多了不少,包括梁朝伟、刘嘉玲、张曼玉、范冰冰、温明娜、冯小刚、姜文、甄子丹、陈可辛、严歌苓、娄烨、许鞍华、杜琪峰、赵小丁、顾长宁等。

他们分别加入了学院17个部门里的导演、编剧、演员、摄影、音效等相应的部门。

今年受到邀请的艺术家和产业行政人员中包括法国和墨西哥的女性摄影师,还有英国小说作家J K 罗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名美国女演员,包括娜塔莉·波特曼、艾玛·斯通和凯特·布兰切特均支持“时间到了”打击性骚扰运动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男影星布拉德利·维特福德戴着“时间到了”(time's up)别针出席导演公会奖颁奖仪式,支持好莱坞女性平权运动。

2016年电影制片人瑞塔·威尔森(Rita Wilson)一条推特#OscarsSoWhite (#奥斯卡太白)触发比佛利山"地震"。

2017年的#MeToo(#我也是)汇入推动多元化的浪潮。从哈维·韦恩斯坦性侵丑闻曝光开始,反性侵、反性骚扰、反滥权势头扩展到全世界。

影视圈的潜规则、选角时的"面试沙发"和各种有形无形的性别歧视亚文化浮出水面,也成为好莱坞女性争取平权的切入点。

女编剧、女导演一时间成了抢手香饽饽。

背后的逻辑很简单:用更多女导演、女编剧、女摄影师、女制片,就能解决性侵女演员问题。

不过,在一片反性侵的呼啸声中,鲜有同性恋者的类似遭遇和男性遭受性侵的案例,如果不是很少发生,就是很少被触及。

声音较弱但仍不时可以听到的抱怨,主要是反向歧视,即白人男性在平权运动中变成了弱势群体。

听众较多的另一个较微弱的声音来自女界和影视界对#MeToo运动的反弹,认为黑白对立、横扫一切的简单粗犷很可能破坏一大片,尤其伤及男女交流中的微妙、意会、含蓄之美。

不过,这些不满、疑虑一时都湮没在滔滔大势中。

Image caption 声援女导演团体,Film Fatales 成员的工作午餐

一个女导演声援团体(Film Fatales)的创办人丽娅·梅耶霍夫观点明确:"性侵问题的根子在就业的不平等。很显然,如果当权者都是身强力壮的直男,一个副作用就是电影拍摄外景地和世界各地发生的性侵。"

据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影视界女性研究中心的统计,2017年票房最高的百部大片,女导演占8%,女编剧占10%,女摄影占2%,女制片占24%,女剪辑占14%。

比佛利山传出的消息显示,许多女性从业人员感到更多机会的大门向她们开启,经纪人和影业公司开始争夺女性驱动的项目。

一些剧本屡屡遭拒的女编剧开始看到旧作重见天日的希望之光,因为好莱坞所有的影棚都急着在找女编剧。

这里需要注明,电影业善用女影星的光彩撑票房,低估女编剧的才华却是常态,为了让自己的剧本被接纳,女编剧会屈尊,用阳刚男性的名字作笔名。

但几乎一夜之间,"编剧:亚利克斯(男名)"变成了"编剧:雅利克桑德拉"(女名)。

图片版权 Emma McIntyre/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2018年6月13日在 WIF2018 克里斯托+露西发奖大会上讲话。她当年年初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在领奖台上的演讲直击影业圈里的性别歧视。

第34届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今年初春在美国犹他州举办,37%的参展电影出自女导演之手。

同时,本届电影节的经销和发行合同也是历年来最少的。电影节上收获无数好评的片子或许在可见的将来不会在你家附近的影院上映。

虽然女性在好莱坞争取平等地位和待遇的努力得到不少男性的支持,也有很多人担心自己的职业前程将受到冲击。

一名男性白人导演多喝了几杯之后,对BBC记者莫斯里透露一个大家都闭口不提的趋势:好莱坞的电视台求"女贤"若渴,实在找不到女导演,居然把化妆组的美发师拉去当导演。后来他承认这是传闻。

"对好莱坞的白人男性来说,现在是最糟糕最难捱的时候。"

虽然美发师当导演的桥段算是满心愤懑的男性白人的吐槽,离好莱坞时下的情绪也不远。

另一方面,圈内的女性发现自己身边的男性并不害怕过去的罪过、错误被揭出来,但真心害怕自己在性别平衡的就业市场丧失自己的创意激情和灵感。

比如,为了政治正确,凡是拿不准该不该说的笑话就不说,作品变得干巴巴。

在女编剧看来,这种多雇女编剧就会压制创意的担忧简直是荒谬。

为女权呐喊者认为变化速度还是太慢。

Image caption 英国资深女影星海伦·米伦确信变化正在发生。

英国影视元老级女星海伦·米伦女爵告诉BBC,想当年她刚出道时,拍摄现场99.9%是男人,现在是75%。

不过,即使任重而道远,她强调整个行业的文化确实在发生变化,这毫无疑问。

而且,"我们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那些都是文化态度……长久以来我们始终被告知'这就是自然'。可这不是自然,这是文化,而文化是可以改变的。"

变革是潮流。一些业内重量级人物开始为传统上被排斥在娱乐圈外的群体提供见习、实习机会。

洛杉矶市政府设立了一个"进化娱乐基金"(Evolve Entertainment Fund),为传统上在好莱坞处于弱势的社群成员提供进入洛杉矶标志性行业的敲门砖和机会。

洛杉矶市长加塞提把好莱坞的幕后服务工作称为洛杉矶中产阶级的基石。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娱乐频道前负责人尼娜·泰斯勒跟制片人德妮丝·诺维联手成立了一个制片公司,主打"多元化影视作品"的创作。

她的理论是这样的:基于多元化背景的多元化声音催生富有创意的新颖的叙事,而这也符合商业利益。

她说,现在是实践这个理论的"关键时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