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难民潮会不会成为欧盟瓦解的催命符

意大利早前拒绝让载有难民的船只靠岸,引来争议。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意大利早前拒绝让载有难民的船只靠岸,引来争议。

欧盟国家领袖齐集布鲁塞尔,准备就欧洲的难民问题商讨对策。反对欧洲一体化的“疑欧派”一如既往泼泠水,高呼“欧盟有麻烦了”,但连欧盟的支持者也对欧洲领袖能否在峰会期间达成共识不抱希望。

峰会在周四(6月28日)开始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坦言,欧盟越来越脆弱,成员之间的矛盾也在增加。他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欧盟成员之间的确有严重而且多方面的分歧。

难民问题正是分化欧盟各国的主因。意大利和希腊等位于欧洲南部的欧盟成员国都在抱怨,其他欧盟国家没有帮忙,令他们要独力处理难民问题。其他欧盟国家却反指这些南部成员国没有好好巡逻地中海阻截难民,在过去甚至让这些难民成功抵达德国、奥地利和瑞典等比较富裕的欧洲国家。

主要位于欧盟东部的新成员同时也在抱怨,自己加入欧盟时并没有同意欧盟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理念,当德国和意大利要求他们伸出援手时,毅然拒绝。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容克(图左)与默克尔(图右)日前已经抵达布鲁塞尔,准备出席欧盟领袖峰会。

默克尔的赌注

抵达欧洲的难民数近年慢慢下降,但这而不代表欧盟公众忘记了这个问题。相反,这个议题在欧盟各国继续引起注意,要求以严厉手段打击难民潮的声音也席卷各地,让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an)等“疑欧派”更勇于表达自己的立场。即将成为欧洲理事会轮任主席奥地利总理库尔茨(Sebastian Kurz)就任后,大概会把处理难民问题视为首要任务。

外界仍然视德国总理默克尔为欧洲最有影响力的领袖,她在峰会期间大概也会努力推动各国就难民问题达成共识,但要求把难民拒于门外的欧盟领袖正慢慢增多。

默克尔的烦恼不单来自欧盟其他成员国,她在德国国内也面对不少压力。

其中,德国内政部部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警告,默克尔在布鲁塞尔峰会后必须拿出方案,解决非法难民涌入德国的问题,否则就会“单方面关闭德国边境”。

奥地利政府透露,如果德国政府真的决定关闭边境,奥地利会立即跟随。申根公约定下开放边界规定,这是欧盟成立以来最令它自豪的成就;如果德奥两国真的封闭边境,会引起骨牌效应,申根公约岌岌可危,欧盟和德国的名声也会受损。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有非政府组织早前在利比亚海岸拯救了234名难民,等待多天后周二(6月27日)终于获准在地中海欧盟国家马尔他靠岸。

说起容易,执行困难

欧洲各国在难民问题上分歧众多,但当大家坐到谈判桌后,我们还是可以肯定各国都可以达成一些共识。最简单的,各国大概都会同意它们需要为欧盟的边境部队增拨资源,加强巡逻。

另外,欧盟各国也渐渐形成共识,要在欧洲大陆以外设立难民甄别中心,遣返纯粹因为经济原因离开祖国的难民,让真正的难民通过安全又合法的方式进入欧洲。欧盟各国也正与这些难民的来源国加强合作,同时与利比亚等难民前往欧洲时会途经的国家商讨合作,在他们抵达欧洲前阻截他们。

这些计划说起来容易,执行却是另一个问题。欧盟南部的边界是一条十分长的海岸线,要有效地巡逻这条边界,需要很多边界守卫。如果欧盟选择在非洲设立难民甄别中心,就得与非洲国家谈判,那将会是一场漫长的谈判。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意大利内政部部长萨尔维尼(Metteo Salvini)认为,欧洲应在尼日尔、马里、乍得和苏丹等非洲国家设立难民甄别中心。

时间无多

目前来说,如何处理成功抵达欧洲的难民,欧盟在这方面仍未有定案,因此申根公约内“人员自动流动的规定”仍受威胁。

欧盟各国的态日渐保守,德国政府内部的消息认为,申根公约的存活率大概只有30%。消息又认为如果公约真的被推倒,欧盟被推倒的日子也不会远。

要说欧盟被推倒、或德国总理默克尔因为无法妥善处理难民危机而被迫下台,目前还言之尚早。但正如容克所说,如果欧盟无法处理这个问题,就要付出沉重代价,而它们达成共识的时间也剩下不多。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