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头球攻门占尽风头 大脑会因此被破坏吗

England vs Sweden in the World Cup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格兰与瑞典球员在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当中争顶头球。

英格兰队在本届世界杯上取得了自1990年以来的最好成绩,哈里·凯恩(Harry Kane,哈利·简尼)和哈里·马奎尔(Harry Maguire,麦佳亚/马古尼)在不同比赛中的头球得分功不可没。

不过,在踢足球的时候反复用头顶球,会不会对大脑造成破坏,从而导致长远的健康问题?

一项对300名前职业球员进行的新研究试图解答这一问题。这项计划让这些年龄在50至85岁之间的前球员做了一系列测试,评估他们的身体和认知能力。

研究将会有临床实验,也会收集球员在运动生涯当中的比赛数据,以及考虑各人生活方式等因素。至此,研究人员能够将后卫、中锋和其他顶头球相对少的球员作比较。

研究由伦敦卫生及热带医学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简称LSHTM)、伦敦玛丽皇后大学(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和职业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合作进行。

测试结果将和1946世代研究(1946 Birth Cohort)项目的结果相比较。该项目是对1946年出生的普通公众的成长过程进行监测。

这项新研究与英式橄榄球联盟(Rugby Football Union)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类似,后者目的是评估脑震荡对英格兰退役球员的长远影响。

图片版权 PA
Image caption 杰夫·阿斯特尔的死被指与长期反复顶头球有关。

两项研究均由德雷克基金会(Drake Foundation)资助,该非营利组织主要研究体育运动当中的脑震荡损伤。

LSHTM的首席研究员尼尔·皮尔斯教授(Prof Neil Pearce)说:“我们知道,在拳击这样的运动中,头部受伤导致神经性紊乱疾病的风险会更高。不过,我们对于足球运动中脑震荡所造成的风险了解并不多,而对于反复顶头球的长远影响,我们几乎是一无所知。”

“这项研究将会首次用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职业足球对认知功能的长远影响。”

有关这些研究的消息出现之前,就已经有针对反复顶头球以及脑震荡等伤势与脑退化、帕金森综合症(帕金逊症)之间的联系的争论。

2017年2月,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和卡的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份报告,检查了六名有过脑损伤迹象的已故前球员的大脑。

去年,前英格兰球员、BBC球评人阿兰·希勒(Alan Shearer,舒利亚)在他主持的一部BBC纪录片里谈及了有关话题。

他重点提到了杰夫·阿斯特尔(Jeff Astle,阿斯图)的案例。这名英格兰和西布朗球员在2002年以59岁之龄去世前曾患脑退化。一名验尸官指,阿斯特尔的大脑是因为长年的顶头球造成了损伤。

阿兰·希勒指出:“对于顶头球的影响,目前做过的调查很少,我觉得这很不可思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界杯冠军球员雷·威尔逊(Ray Wilson)在今年较早前死于脑退化症。

2017年11月,英国足协以及职业球员协会宣布,他们将资助一项由格拉斯哥大学和汉普顿体育诊所进行的研究,通过分析医学数据,了解前球员的身体和精神健康状况。

研究团队由神经学家威利·斯图尔特医生(Dr Willie Stewart)领导,他们将会解答这个问题:“前职业球员患退化性神经认知疾病的机率是否比普通大众更高?”

据了解,这是英国第一次进行此种类型的研究,因为研究内容包括采访及测试前职业球员。

德雷斯基金会主席詹姆斯·德雷克(James Drake)表示:“很多人等这样一项研究已经等了很多年——能够资助这一项工作,并为推动了解运动相关的脑震荡及其长远影响而出力,德雷克基金会感到骄傲。”

职业球员协会的戈登·泰勒(Gordon Taylor)对这一消息表示欢迎:“过去二十年,前球员当中的头部撞击、损伤、脑震荡以及神经性退化疾病是PFA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也是我们对协会成员的责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