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崎:历经原爆过后“被遗忘”的城市

长崎原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投在长崎的原子弹威力比广岛更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周四(8月9日)访问日本长崎,这是1945年8月9日长崎遭到原子弹爆炸攻击之后,首次有现任的联合国秘书长在原爆纪念日当天在长崎参加周年纪念活动。

和长崎相比,另一个日本城市广岛,在3天之前就已经先遭到原爆的毁灭性袭击,因此提到原爆,大多数人先想到的都是广岛,而长崎则经常被人忽略。

不论是知名人物的到访,或是媒体的报道,长崎在战争的集体记忆里始终占据第二位,就好像有一本叫做《广岛》的畅销书描述原爆经验,而没有《长崎》这本书,有一部法国电影叫《广岛之恋》而没有《长崎之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提到原爆,大多数人会先想到广岛

即使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他在2016年到访日本广岛,成为二战之后第一个访问广岛的现任美国总统,但长崎也不在他的访问行程当中。

奥巴马访问广岛,但却没有到长崎,让73年前死于原爆袭击的5万人的亲属和幸存者感到失望。

广岛原爆最终死亡人数达13.5万人,远远超过长崎的两倍以上,尽管落在长崎的原子弹威力更强。

投在广岛的原子弹代号为“小男孩”,是一枚鈾原子弹,爆炸威力相当于15000吨TNT炸药。

投在长崎的原子弹代号为“胖子”,是一枚钚原子弹,爆炸能量相当于20000吨TNT炸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投在长崎的原子弹代号为"胖子",是一枚钚原子弹

由于广岛和长崎两个城市的地理环境和人口结构的不同,威力较大的原子弹在长崎造成的伤亡反而较少。

广岛地势平缓,长崎位于两座河谷之间,地形因素降低了原子弹的毁灭程度。

另外一个原因是,从军事角度来看,广岛原爆是经过详细计划和精确执行的一次军事任务,而长崎原爆则并非如此。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小的运气”

首先,长崎从一开始就不是美军原子弹攻击的首要目标。

这座日本当时第四大城市在1945年4月时,是17个潜在目标之一,但是因为地形结构不利空袭而被排除在外,在1940年代当时,雷达并未被航空广泛使用。

此外,长崎附近有同盟国战俘营,因此也不是理想的轰炸目标。

相比之下,广岛和小仓地势平缓,并且具有工业区和都会区等重要的战略目标,更符合军事轰炸要素,原子弹爆炸能造成有效的伤害。

事实上,第一批候选目标还包括另外两个城市:横滨和京都。

后来横滨被排除在外,因为当地已经遭到多次常规轰炸的破坏,即使投下原子弹也看不出来原子弹的威力。

京都后来也被排除在外,因为美国担心如果在历史悠久的京都,优美的建筑、皇宫和寺庙投下原子弹,美国将永远成为日本人痛恨的对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长崎到最后一刻才被列入成为原爆目标

事实上,长崎作为原爆目标似乎是一个仓促的决定,在一份日期为1945年7月24日的最高机密文件中,长崎的地名被人用笔潦草的写在这份整齐打字的文件里,即使在当时长崎也是一个替补目标。

轰炸任务的飞机抵达小仓上空,却发现小仓笼罩在云雾之中,根本无法通过目视来确认投弹目标,而当时轰炸机队被要求一定要看到目标才能确保有效轰炸。

因此,他们在最后一刻放弃轰炸小仓,转向次要目标:长崎。

直到今日,日本人还会用“小仓的运气”来形容命运的安排。

真的需要吗?

美军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根据美国官方的说法,原爆攻击是为了迫使日本投降,以避免使用常规武器入侵日本本土可能会造成的更大人员损失。

但是历史学家质疑美国的官方说法,并指出当时日本有可能已经准备好放下武器。

战后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1963年出版的自传里也批评这两次原子弹攻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6年,奥巴马成为二战之后第一个访问广岛的现任美国总统,但长崎并不在他的访问行程当中

非机密性的美军文件也指出,军方一直在考虑实施两次原子弹攻击,作为评估铀原子弹和钚原子弹潜在的毁灭性破坏威力。

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olicy Research)的战略研究教授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表示,“如果广岛原爆是迫使日本投降的手段,那么3天后向长崎投下原子弹又是为了什么?”

“日本成了实验白老鼠,美国向世界展示了拥有可怕的毁灭性武器。”

二战后,纽伦堡审判(Nuremberg Trials)的首席检察官泰勒(Telford Taylor)在1970年代出版的一本书里,也暗示长崎原爆构成战争罪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广岛和长崎原爆幸存者在日本有一专门词汇:“被爆者”

展示实力

长崎原爆是第二颗,也是最后一颗在战争中使用的原子弹,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在长崎投放原子弹也是向莫斯科展示实力。

1945年8月8日,广岛原爆两天之后,苏联向日本宣战,苏联入侵日本的可能性让美国深感忧虑。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历史学家塞尔登(Mark Selden)说,“向俄罗斯展示实力,比结束在日本的战争更加重要。”

塞尔登也表示,美国研发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花费庞大,杜鲁门政府面临压力急需证明其正当性。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2010年,长崎原爆幸存者谷口稜曄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讲述经历

被爆者世代

“被爆者”(Hibakusha)是一日语词汇,指那些1945年广岛和长崎原爆灾难中幸存下来的生还者。

虽然生还,但被爆者受到放射线威胁,面临康复,生活重建等挑战。

因为美国否认原爆会给人体带来长期影响,所以一开始,被爆者并不为世人所知,直到1957年,日本政府赋予被爆者免费医疗,1978年,外国人被爆者(主要是被迫在日本劳动的韩国人)也享有免费医疗。

在广岛和长崎原爆之后,一共约有65万人获得被爆者身份,根据2018年3月最新的估计,约有15.5万名被爆者仍然在世。

和平努力

和广岛一样,长崎也成为一个致力于和平的城市。

长崎市长田上富久(Tomihisa Taue)曾经公开质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什么日本不参加联合国禁止核武器条约( UN Nuclear Prohibition Treaty)的谈判。

田上富久说,“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战争时期遭到原子弹爆炸的国家,我呼吁日本政府重新考虑依赖核保护伞的政策,并尽早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

在广岛和长崎原爆造成如此苦难和毁灭破坏的73年之后,现在的日本却作为美国盟友,依赖美国的核能力防卫。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