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缘政治力量与湄公河生态浩劫

湄公河地区的生存坏境受到中国地缘政治力量的威胁(图为泰国最北部地区的湄公河)

湄公河地区的生存坏境受到中国地缘政治力量的威胁,这种力量大到可以改变自然。

2018年2月,在位于泰国北部清莱市(Chiang Rai)温敬区(Wiang Kaen)的华鲁村(Huayluk),承重150吨的观光船照常载着乘客前往老挝。船只沿着湄公河向急流湍涌处前进,岛屿在前方依稀可见。

水位保持在河岸下五六米处,表明旱季即将到来。向远望去 ,一大片沙堤出现,那里是老挝博胶省(Bokeo)会晒(Houayxai)所在地。

Image caption 泰国渔民在位于泰国最北部地区的湄公河撒网捕鱼。

渔民

快艇最多可搭载八名乘客; 不停地从河的一边穿行到另一边。船上坐着老挝人,在返回家乡的途中,手提箱里装满了来自邻国泰国的物品,岸上的生活通常如此。

华鲁村地处边境地带,在那里,湄公河从泰国绵延至老挝(Laos)境内。

"今天我抓到了好几种鱼。味道不同,散发的香味也不同。鱼类和肉类不一样,每天都可以吃。每天吃肉就会很无聊。"

Image caption 44岁的老村民尼特旺(Prasit Intawong)住在清莱市的华鲁村,一边笑着说,一边把鱼一只一只从渔网中拿出来。

44岁的老村民尼特旺(Prasit Intawong)住在清莱市的华鲁村,一边笑着说,一边把鱼一只一只从渔网中拿出来。他把空了的渔网没入膝盖高的水里,30分钟后,十几条手掌大小的鱼跳进了网中。

10月到11月期间潮水下降,华鲁村的村民能在此之前从卖鱼的生意中赚到一笔。尼特旺说,"到了每年捕鱼季,有人能在三个月里赚到六、七万泰铢,有时是四、五个月。鱼卖得很贵,一公斤250到300泰铢。"

即使河中的鱼类资源比以前少了很多,但对于尼特旺来说,除了卖自家种的菜,卖鱼仍然是他的第二收入来源。和中国地缘政治力量与湄公河生态浩劫尼特旺一样,那些祖先从对面的老挝搬来此地的渔民都看到了在湄公河这个巨流中发生的变化。

Image caption 10月到11月期间潮水下降,华鲁村的村民能在此之前从卖鱼的生意中赚到一笔。

"自从中国在上游建造水坝以来,变化就出现了。潮汐开始不规则变化。通常在五月潮涨,同一时间,鱼开始产卵。但现在我们不知道何时潮涨潮落。"

尼特旺知道中国政府正在开展一项改善湄公河航运的项目,并在2017年派遣船只造访此地,带领一众地质学家进行考察。但尼特旺并不知道,像他一样的本地人能从这个航运项目中获得什么。

"如果为了船只通行而打通岩石和急流,那么鱼也活不下去了。因为河里的小岛和洞穴是它们居住的地方。"

重启湄公河急流爆破

十多年前就有了加强湄公河航运的想法。中缅边境和缅甸老挝边境的岩石和小岛已经拆除。拆除行动由中国资助。

Image caption 十多年前就有了加强湄公河航运的想法。中缅边境和缅甸老挝边境的岩石和小岛已经拆除。

该项目目前正处于第二阶段,即2015-2025计划。重点是调查从中国云南省到老挝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之间跨越631 公里的河流,并做出航运可行性研究。计划是打通急流,拆除岩石,让承重500吨的货船在河里航行。同样,该项目由中国资助。

湄公河是世界上第十二长河,也是亚洲第七长河。长约4,350 公里。

有四个国家位于湄公河上游,泰国是其中一个。2016年12月,泰国军政府签署了允许在河上自由航行的协议,批准中国为"航道改善工程"进行地质、水文和工程勘察。

Image caption 湄公河是世界上第十二长河,也是亚洲第七长河。

2017年,中国工程船考察了15个急流区,跨越泰国边境96公里的湄公河段。

湄公河中国急流爆破时间表

1992年:六国建立大湄公河区域经济合作,简称GMS。成员包括:中国(云南)、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

1994年:中国、老挝、缅甸和泰国签署协议,允许湄公河自由航运。

2002年:泰国内阁批准航运改进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

2002-2003年:中国在沿西南部云南省到缅甸老挝边境的湄公河段开展急流爆破计划。

Image caption 如果自然界的滔滔大河变成可承重500吨的人工运河,将对生态和自然遗产造成不良影响。环境保护主义者和民间社会对此表示关注。

2003年:在遭到当地民众和环保组织的强烈反对后,泰国内阁暂停了该项目。

2016年:中国启动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简称澜湄合作(成员包括:泰国、中国、柬埔寨、老挝、缅甸、越南)。

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和另外四个亚洲国家正在重新启动航运改进工程,允许承重500吨的货船起航。(3月)

中国工程师船勘察老挝境内湄公河。(11月)

Image caption 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和另外四个亚洲国家正在重新启动航运改进工程,允许承重500吨的货船起航。
图片版权 Chiang Khong Mehong School on Local Knowledge
Image caption 当地渔民手持“禁止爆破礁石”等中泰文的示威标语,反对在湄公河沿岸爆破礁石。

泰国内阁不顾当地人反对,批准了所谓的"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发展规划:2015-2025"。(12月)

2017年:中国工程船勘察了15个急流区,覆盖泰国边境96公里长的湄公河段。(4月-5月)

泰国外交部长敦・巴穆威奈(Don Pramudwinai)表示,中国已同意停止在湄公河沿岸爆破小岛。(12月)

如果自然界的滔滔大河变成可承重500吨的人工运河,将对生态和自然遗产造成不良影响。环境保护主义者和民间社会对此表示关注。

Image caption ' Payia '是长1.5公里的岩层,位于孔壁隆急流区。
Image caption 泰国Rak Chiang Khong环保集团主席罗卡威(Niwat Roykaew)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拯救湄公河

一年后,2017年12月,泰国外交部长敦·巴穆威奈向媒体表示,中国准备暂停此项目。中国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泰国Rak Chiang Khong环保集团是清孔地方民间社区网络。该集团主席罗卡威(Niwat Roykaew)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拯救湄公河。他站在孔壁隆(Khon Pi Long)急流区附近,向我们展示了那里的生态系统多样性。这个急流区是96公里河段中的一个,从金三角(Golden Triangle)绵延到泰国北部清莱省的清帕岱(Kaeng Pha Dai)。

Image caption 湄公河流经泰国之后进入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这是流经泰国的最后一段急流照片。
Image caption 湄公河沿岸的泰国边陲小镇清康有个一公里长的沙洲。 那里有着湄公河特殊的生态系统,许多鸟类在沙洲上产卵。

对鱼类品种的影响

水生生物专家威特彦诺(Chawalit Wittayanond)坚信,急流爆破项目将对该地区的水生生物和生物多样性产生影响。

在4月至5月的鱼类繁殖季,生活在湄公河下游地区的湄公河巨鲶将向上游,在清莱市的清孔区(Chiang Khong)产卵。

威特彦诺博士告诉BBC泰文网,"中国水坝对水位的控制导致潮汐不断变化,破坏了急流区的生态系统,影响了生存在这里的各种植物、鸟类和水生动物。"

Image caption 雨季来临,鱼类从没入水中的岩石里吮吸海藻,在岩石上留下了这些痕迹。

2017年11月,威特彦诺博士与本地渔业部合作,调查从清盛(Chiang Saen)到温敬区域间的湄公河鱼类。中国国有企业在此地为大型水坝项目的开展进行勘探。威特彦诺博士称,这项调查至少发现了70个鱼类品种。

Image caption 过去,针对湄公河商业航运的改善工程已经对老挝的农民产生了影响。
Image caption 湄公河沿岸的居民必须面对这些商业水道改善工程带来的后果。

其中30个品种是经济鱼类,为河流两岸的村民创造营收。至少有6个品种是濒临灭绝物种,包括湄公河巨鲶、虎斑鱼(panthera)、淡水宝刀鱼、独目鲤、湄公河魟鱼和海豚鯽。

过去,针对湄公河商业航运的改善工程已经对老挝的农民产生了影响。

2004年6月发布的《湄公河-澜沧江商业水道改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称,急流爆破产生的岩石被倾倒在该地区附近的耕地上。

Image caption 在泰国对面的老挝,从会晒来的客船结束了一天的航行,停在老挝乌多姆赛(Oudomxay)的北本(Pakbeng)港口。
Image caption 上游水坝工程给湄公河水面带来了严重波动,对湄公河沿岸的农业造成了影响。
Image caption 为了避免非自然的潮汐氾滥,许多农田被迫向高处转移。
Image caption 豆芽种植是其中一个受影响最大的农产品。豆芽田正在减少。
Image caption 农民说,湄公河的沙丘含有植物生存所需的丰富营养。
Image caption 在老挝会晒港口进行泰国老挝两国的贸易。
Image caption 在清盛港,老挝的船只把橡胶从泰国运到中国。

在2002年河岸遭到严重腐蚀之后,每个雨季,居住在泰国清盛对面邦东沙旺(Ban Don Sawan)的农民都被迫迁往别处。

河水越来越浑浊、河流越来越湍急,大型货船的往来使得波涛变得汹涌,食物来源也变得匮乏,湄公河沿岸的居民必须面对这些商业水道改善工程带来的后果。

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未来肯定不想面对。

中国向南扩张

Image caption 湄公河流经老挝乌多姆赛省份的北本镇。

在老挝乌多姆赛省内的北本镇銮塘村(Luang Tong),只有一条进出的路:湄公河水道。

一名72岁的男子告诉BBC泰文网,他不了解水道改善项目。但是,由于北本大坝已经开始建造,其他村民担心,他们可能被迫要在2020年迁移土地。这个村庄距离銮塘村仅10 公里。

根据国际流浪者(International Rovers),北本水电项目是湄公河下游主流区域建造的第三座水电站。中国大唐集团海外投资是领导这一项目的开发商。

一位老挝官员表示,村民将迁移到北本水坝的南边,评估赔偿损失的机制已经开始运行。

一位老挝妇女担心,如果他们必须远离湄公河,家庭日常开支会上涨,因为湄公河这一重要的交通渠道为他们带来了食物。

Image caption 在老挝乌多姆赛省内的北本镇銮塘村(Luang Tong),只有一条进出的路:湄公河水道。

中国:小题大做?

从北本(Pakbeng)港口启航,沿着湄公河航行,我们看到,琅勃拉邦附近已经开始兴建铁路,将连接湄公河两岸。

在不久的将来,铁路将成为这个内陆国家的新式交通方式。这是中国计划建造连接中南半岛(Indochina)交通网络的一部分。

根据《老挝时报》(Laotian Times)的报道,在老挝和中国边境兴建的铁路已经完成两成多,此铁路贯穿磨丁市(Boten)和琅勃拉邦,直通万象(Vientiane)。该工程于2016年底开始,计划于2021年结束。

Image caption 中老铁路建造工地,位于老挝琅勃拉邦13号高速公路沿途。

中老铁路建造工地,位于老挝琅勃拉邦13号高速公路沿途。

泰国法政大学(Thammasat University)经济学院的班汗沙恩(Aksornsri Panhamsarn)博士说,似乎爆破湄公河急流的计划有所放缓。可能是因为中国不想小题大做。

最近,有证据表明,由于当地保守团体与居民发生冲突,中国认为不值得投资水道改善工程。

有趣的是,班汗沙恩指出,中国国有企业更加注重建立连接中老以及中南半岛城市的铁路网络。

Image caption 船只停泊在琅勃拉邦的东迈(Don Mai)港,老挝工人从船上搬运一袋袋大米。

"中国对中南半岛兴趣十足,这五个国家拥有2.37亿人口,是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国内生产总值可达到9400亿美元。"

泰国国际河流运动统筹员迪茨(Pienporn Deetes)倡导河流保护,他坚信,水坝工程项目可能随时重启。

迪茨告诉BBC泰文网,"他们认为湄公河是一条航运通道,而不是生态系统以及村民食物和产品的主要来源......在我看来,他们不会放弃这个项目,只是放缓了速度,等待在合适的时机重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