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纳福特和科恩倒下后,特朗普还能继续“刀枪不入”吗?

  •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
  • BBC驻北美记者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aks to reporters ahead of a rally in West Virginia, 21 August 2018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特朗普实际上已经被指教唆犯罪。

周二(8月21日)的纽约和弗吉尼亚,两场针锋相对的法庭大戏对于大多数总统来说,即使未算致命,也会是沉重一击。而这还只是那一天里最重磅的两宗头条新闻,此外还有一系列的惨淡消息在等待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这些事情会带来影响吗?这个总统——至少在他自己的阵营里面——似乎在政治风波当中是刀枪不入的。不过,现在的刀枪不入,并不等于永远都刀枪不入。在某个时刻,或许就在中期选举之后,当共和党对国会的控制和主导政治议程的权力或将有所削弱的时候,那些投向他的石子就会开始留下印记。

这里,我们来观察一下,这一天对于美国总统来说,到底有多糟糕。

科恩暗指特朗普有犯罪行为

总统的前任私人律师在周二的法庭上不仅仅是站出来指控总统说谎——虽然他确实这么做了。

在认罪协议中,他说“一号个体”——即特朗普——指派他在2016年支付或者监督支付多笔款项,保证那些试图指控总统曾和她们通奸的女性保持沉默。这实际上是在暗示,总统参与了教唆犯罪。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科恩在曼哈顿的一所法院承认违反竞选财政条例。

科恩承认,他支付的款项已构成经由非法机构来源支出竞选经费,或者对个人支出款项超出法定允许数额等罪名,两项罪名的最高刑罚都是五年监禁。

对于这些款项支出,总统过去曾否认知情。他的法律团队之后又改口强调,他仅在事情发生之后知道大概情况。不过现在,科恩是在说,特朗普从一开始就知道。

而这不仅仅是科恩的说法与总统说法对立的问题。在向认罪协议中的“一号女士”凯伦·麦道加尔(Karen MacDougal)支付款项一案中,他的律师已经公开了一段录音,当中科恩与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讨论了有关问题。

在此事实上,再加上“二号女性”、成人电影演员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现在寻求继续对特朗普的诉讼,以求解除由科恩从中安排的保密协议,法官基于科恩正在接受犯罪调查而暂缓了这一宗诉讼。而随着科恩的调查似乎即将尘埃落定,该宗诉讼可能会带出更多证据,证明特朗普与那13万美元的非法封口费有关,而科恩已经承认,自己在2016年总统选举前夕向她支付了这笔钱。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美国总统面前的浑水都一望无边。

特别顾问团队审判定罪求突破

特别法律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就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保罗·曼纳福特(Paul Manafort)一案定罪时,是面临着巨大压力的。尽管案件的指控并不直接关系到2016年总统竞选通俄案调查当中的核心部分,但这是他的团队第一次面对陪审团。

假如他们当时走了一圈却没能成功定罪,不管是被陪审团判定无罪还是直接豁免,特朗普支持者对调查浪费资源和时间的指控都将会达到白热化。

对于穆勒来说,那不是一次全面的胜利,因为陪审团对18项罪名的裁判当中,有10项均未能定罪,但是对税务诈骗、未报告外国银行帐户以及银行诈骗等等都成为摆在台面上的实锤。

在此之上,加上多个俄罗斯个人和企业的起诉书,以及他们与特朗普竞选官员乔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和里克·盖茨(Rick Gates),还有伦敦律师亚历克斯·范德兹万(Alex van der Zwaan)和电脑程序员里查德·皮内多(Richard Pinedo)等人已经达成的认罪协议,特别顾问团队正在掌握一份越来越长的成绩单。

曼纳福特的压力加剧

在审判结果宣布之后,曼纳福特的律师向媒体表示,他的当事人感到“失望”。这或许是一种委婉的说法。在18项犯罪指控当中,虽然只有八项成立,但特朗普的前任竞选主席都已经面临长时间的监禁。

下个月,曼纳福特还将在华盛顿面对第二场审判,罪名是洗钱、以未登记的外国代理人身份行事、蓄谋欺骗美国政府、作伪证供以及骚扰证人等。这个华盛顿政界的资深说客,面临着一大堆的官司。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曼纳福特被控八项罪名成立,包括税务诈骗、银行诈骗和未报告海外银行户口等。

曼纳福特的律师坚持要将这些官司分成两场独立的审讯,这或许是因为他们以为,在亚历山德里亚市的陪审团那里得到豁免的机会更大,而北弗吉尼亚区的联邦法官则会对他们更友好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计划形成了反效果。

曼纳福特或许希望得到总统豁免,因为特朗普则说过,对曼纳福特的检控是有政治动机,而他是一个“好人”。不过,总统只能够豁免联邦法律规定的犯罪,而曼纳福特在税务诈骗上的罪名令他可能面对日后在州法律层面上的指控,而特朗普对此则没有赦免的权力。

现年69岁的曼纳福特面临着长时间的监禁 ,并且还有更多的法律官司在等着。虽然他对穆勒的调查一直没有表现出配合的态度,但是这有可能会发生改变。

毕竟,曼纳福特是参加了2016年6月特朗普大厦内由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和俄罗斯人安排的那场见面,一开始它被指是为了获取有关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黑材料。关于这一话题,曼纳福特当时做了一些神秘的笔记,他或许会愿意对特别顾问解释当中细节,以此换取较轻刑罚。

你的前任竞选主席最终卷入犯罪检控,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一旦曼纳福特调转枪头的话,特朗普原本就糟糕的这一天,可能就会进一步变成灾难。

弗林仍在采取合作态度

周二下午的消息底下隐藏着的是特别顾问团队的另一块硬骨头,他们又一次请求延迟对特朗普前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的判刑。

穆勒的律师向监督弗林认罪协议的法庭表示:“由于调查的现状,特别顾问办公室认为此事目前尚未具备订立判刑日期的条件。”

这意味着,已经承认对联邦调查局(FBI)谎称自己在特朗普总统交接期间未有与俄罗斯官员联系的弗林,仍然在与穆勒合作,而他仍然在对调查发挥作用。这或许还意味着,一场正式的宣判可能会揭露一些穆勒在目前仍然希望保密的信息。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讯号,显示穆勒的调查背后,各种因素仍然在相互作用。

又一个特朗普早期支持者被检控

两周前,众议院第一个支持特朗普竞选阵营的成员、来自纽约的克里斯·科林斯(Chris Collins)被控内幕交易。周二下午,第二个支持特朗普的国会议员邓肯·亨特(Duncan Hunter)被控将运营资金作个人用途,包括他一家去夏威夷和意大利的旅行。

这一天较早前,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公布了一项全面政治改革计划,她表示这对于应对华盛顿广泛的腐败问题是必要的。计划包括禁止前任政府最高层官员参与任何游说工作,禁止所有国会和白宫人员持有个人企业股份,并要求所有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公开八年内的税单。

在2006年,像这样要求修正政治体系的呼吁帮助民主党取得了国会的控制权。1994年,共和党也曾这样做过。在2016年,特朗普“抽干沼泽(drain the swamp)”的宣传是他的支持者反复高呼的口号。

周二的一轮定罪、认罪和检控的风暴过后,沃伦的那一系列提案,只要他们知道如何善用,或许就将是民主党在11月中期选举时的有力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