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谁怕新闻自由,谁是人民之敌

图片版权 Reuters

前美国参议员莫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曾说过:“观点可以因人而异,但真相不能因人而异。”可在特朗普时代的美国,真相似乎也因人而异,不同的人群生活在不同的真相之中。

在很多支持者眼中,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而不是法律文件和新闻报道中的那个窃国大盗和犯罪集团头目,所有新闻中的负面信息都是对他的污蔑和迫害。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在2018年7月29日发布的一项调查发现:91%的坚决的特朗普支持者只相信特朗普的话,63%相信家人和朋友提供的信息,而只有11%的坚决的特朗普支持者相信主流新闻媒体的报道。

真相不是真相

特朗普在密苏里州演讲的时候,告诉听众不应该相信他们从电视上看到或者从报纸上读到的报道:“要记住:你看到的和你读到的不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特朗普律师朱里亚尼公开宣称:“真相不是真相。”特朗普顾问康威 (Kellyanne Conway)以“另类事实” (alternative facts)来美化特朗普的谎言。

《华盛顿邮报》统计发现:截止2018年8月1日止,特朗普在任上558天,共撒谎4229次。平均每天撒谎7.6次。据全美顶尖精神病学家组成的 “告知责任”组织 (https://www.adutytowarn.org/)研究,特朗普的撒谎成性是他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症状。虽然他的绝大多数谎言都属于很容易证明的谎言,但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特朗普的谎言在他的支持者眼中成为不容质疑的最高指示。

“假新闻”一词在2016年原被用来指称俄国情报人员和阴谋论者在网络上散播的谎言,但这个词很快被特朗普利用,来攻击“真新闻”——正规新闻媒体报道。他以“假新闻”来统称所有对他本人的负面新闻报道,称正规新闻媒体为“人民之敌” (Enemy of the People)。

真假新闻

当代社交媒体极大程度上助长了谎言和虚假信息的传播。据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的一份报告,67%的美国人从社交媒体上获得新闻。低教育程度人群根本不知道社交媒体和正规新闻媒体的区别,把谎言和虚假信息当作真实的信息。

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公司管理层在国会作证说:2016年美国大选前后两年期间,1亿2千6百万脸书用户收到了俄罗斯特工制作和传播的虚假信息;大选最后期间,俄罗斯特工又注册了三万多个推特账号,推送了140万条推文攻击希拉里· 克林顿,支持特朗普。 在俄国特工操纵的这个社交媒体世界里,克林顿是腐败的政客,特朗普是人民的大救星。

美国律师范奈莎 · 奥特洛(Venessa Otero)将所有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英文新闻资源放在一张图谱上:表格横坐标显示意识形态倾向(左倾、中立、右倾),表格纵坐标显示报道的深度和事实基础。

  • 图谱上中部绿色框架内是以事实为根据、立场中立、相对通俗易懂的主流新闻媒体:英国广播公司(BBC)、路透社、合众国际社、彭博社、《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等;这些是英语世界受教育阶层的主要的一手客观信息来源。(中文媒体,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对这些主流新闻媒体有着有限的直接翻译介绍。)
  • 图谱中间中部 (黄色框架内) 是意识形态分明的正规新闻媒体:《纽约客》、《名利场》、《经济学人》、《外交政策》、微软全国广播网(MSNBC)、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这些是英语世界不同意识形态的受教育阶层的深度报道和主观论点来源。这些信息以分析和评论为主,语言内涵复杂,文化、历史背景丰富,论辩和逻辑严谨,对受众的知识和文化背景要求较高。(中文媒体世界中对这个层次的信息极少有翻译介绍。)
  • 图谱中下部(桔色框架内)是不同党派和利益集团的宣传工具;这些信息来源主观性非常强,对论据和事实选择性报道。如果以这些为主要信息来源,认知将非常有局限性。(中文网络媒体世界中对这个层次的极右派信息有较多翻译介绍,充作严肃客观深度报道。)
  • 图谱底部(红色框架内)是垃圾信息,是网络阴谋论者、俄国特工、极端仇恨团体和本土恐怖主义组织的乐园,没有新闻和参考价值。这个层次的极右派信息在英文世界脸书和推特上广为传播,加之特朗普本人的推特,是特朗普支持者的主要信息来源。(中文媒体网络世界对这个层次的极右派信息有极多翻译,充作耸人听闻的突发新闻。)

如果一个人的信息来源是绿色框架中的新闻媒体,而另一个人的信息来源是红色框架中的垃圾信息,那么这两个人无疑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两个不同的"真相"之中。

联邦最高法院布兰代斯大法官(Louis Brandeis)指出过:一个充分知情的公民集体(informed citizenry)是民主的基础。如果人民有渠道获得正确的、真实的信息,有时间理解、分析这些信息,人民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也是新闻自由为什么在民主体制中至关重要,而极权社会绝对排斥新闻自由;这也是为什么说谎者惧怕真实新闻,攻击新闻自由;这也是为什么外国的情报机构会制造、传播假新闻来干扰、摧毁民主社会的知情权和理性辩论的能力。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2012年就用“后真相”(Post-truth)时代来形容党派的选战。在对领袖拥有宗教式的信任和皈依的“后真相”时代,新闻自由格外重要,因为新闻媒体报道真相,揭露谎言。

新闻自由不受审查

美国政府对新闻媒体没有审查和管理,但特朗普上任以来,曾多次试图限制正规新闻媒体的自由报道。2017年10月11日,他发推攻击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威胁说要取消NBC的营业执照。但负责管理全国电视台播放资格的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主任 杰西卡· 罗森沃瑟(Jessica Rosenworcel)随即对公众澄清: “这不是我们美国系统的运作方式。”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禁止政府部门审查新闻媒体的报道,政府部门对新闻节目内容也基本没有管理权。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8月16日,350多家美国媒体各自发表社论,抨击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对媒体的攻击(图为波士顿环球报网站当天的社论:记者并非敌人)。

2018年5月9日,特朗普威胁要吊销部分记者报道白宫新闻的许可证,引发“白宫记者协会”(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s ' Association)强烈驳斥:“阻止自由和独立媒体对政府工作的报道是对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恶性攻击。”

联邦最高法院在1931年的《尼尔诉明尼苏达案》(Near v. Minnesota)和1971年的"五角大楼文件案"《纽约时报诉合众国案》(New York Times Co. vs. United States)的判决中明确判定:“事前禁止(prior restraint),即政府部门事先就下令禁止媒体发表某些特定内容,或者对出版物的内容进行审查,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中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条款,除非在涉及国家安全、战时军事秘密等极其有限的情况下。“事前禁止”是极权社会审查制度的核心,但与民主社会言论自由的基本原则格格不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雨果 · 布莱克(Hugo Black)大法官在"五角大楼文件案"支持意见中写道:"报刊是服务于被管理的人民的,而不是服务于管理者或统治者们的。政府审查报刊的权力已被废除,所以报刊将永远保持对政府进行审查的自由(资料照片)。

雨果 · 布莱克(Hugo Black)大法官在“五角大楼文件案”支持意见中写道:“报刊是服务于被管理的人民的,而不是服务于管理者或统治者们的。政府审查报刊的权力已被废除,所以报刊将永远保持对政府进行审查的自由。只有自由且不受限制的新闻媒体才能暴露政府的欺骗。如果认为总统拥有‘内在权力’来制止新闻出版,就会破坏第一修正案,摧毁人民的基本权力和安全,而保卫人民安全本应是政府的功能。‘安全’这个词是一个广泛而含糊的概念,不应被用来侵犯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基本原则。国父们制定第一修正案,因为他们明确意识到保卫新国家的需要,也意识到英国和殖民政府的滥用权力,所以国父们通过法律保证人民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宗教自由和集会自由不得被侵犯,赋予新社会力量和安全。”

布伦南 (William Brennan)大法官在另一份支持意见中也指出:言论从来不能成为不可避免的、直接的、立刻的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所以审查新闻媒体是违法的。“宪法第一条修正案中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权利,体现了"国家对于一项原则作出的重大承诺,即关于社会问题的辩论,应该是无拘无束的,热烈的和完全公开的。人民可以对政府和政府官员进行激烈的、尖刻的、有时是令人不快的猛烈攻击。”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原文为:“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在这里,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条款的措辞是逆向规定:‘不得制定’的措辞表明在政府成立之前,人民已经拥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国会(政府)不能将这些权利从人民手中夺走,也不得制定任何法律限制人民行使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联邦最高法院布伦南 (William Brennan)大法官(资料照片)。

通过发表意见,个人可以自由地利用理性和逻辑去争取支持者。有时发表的意见可能是严厉刻薄的或者不合时宜的。但是,宪法规定,对意见的判断不是政府的责任。必须允许人民发表意见,以便人们判断是非。

在美国宪政中,新闻自由占有特别的位置。新闻媒体要求政府官员对自己的行动负责,公开他们的失误,以便选民更好地评判他们。杰斐逊总统(Thomas Jefferson)曾宣称:“如若由我决定,假如我们只能拥有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或者只能拥有没有政府的报纸,我将毫不迟疑地选择后者。”第一条修正案中保证的新闻自由,在民主社会中起着监督者的作用:给予人民需要的信息,使他们在选举政府官的员时侯能够作出独立的判断。

谁怕新闻自由?

在西方民主国家中,美国对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宽容度是最为宽泛的,除了煽动即时暴力言论(incitement/inflammatory speech)、挑衅性言论(flighting words)、淫秽(obscenity)和儿童色情 (child pornography)、诽谤(libel/slander/defamatory speech)和部分商业性言论 (commercial speech)之外,绝大多数言论都受到第一修正案保护,甚至仇恨言论(hate speech)也受法律保护。在特朗普上任之后,3K党和新纳粹组织都开始积极公开活动,宣传白人至上主义,鼓动种族仇恨。但是这些仇恨言论都不违反美国现行法律。

特朗普反对新闻自由的立场在共和党内得到了相当的支持,根据Ipsos在8月7日发表的调查,43%的共和党人认为总统应该有权关闭有“坏行为”(bad behavior)的新闻媒体; 23%的共和党人认为总统应该关闭CNN,《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48%的共和党人认为新闻媒体是“人民之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这种对新闻媒体的敌意已经转换成为实际行动:7月21日,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一次特朗普集会上,大批特朗普支持者对CNN首席白宫新闻记者吉姆 · 阿科斯塔(Jim Acosta)辱骂、喊叫、做出猥亵手势。

上行下效,这些不雅行为和暴力威胁实际上源自特朗普本人。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多次在集会上鼓励其支持者攻击反对者,在美国联邦肯塔基西区法院和第六巡回上诉法院正在审理中的《喀什亚· 沃古玛诉特朗普》(Kashiya Nwanguma v. Donald Trump)一案中,多名原告起诉特朗普在集会中煽动暴力,鼓励其支持者殴打反对者。

联邦最高法院在1969年的《布兰登堡诉俄亥俄案》(Brandenburg v. Ohio)中明确判定:煽动即时暴力(inciting imminent lawless action)不属于宪法言论自由的范畴。 这种言论是以煽动他人“即刻”地违法或产生“即刻”的非法行动为目标,而且该主张的确可能会煽动或产生这种"即刻"的违法行为。法律可以对煽动即时暴力进行限制或惩罚。

特朗普本人在推文中对新闻媒体和记者的攻击和辱骂不胜枚举。2017年7月2日,特朗普发布一条视频。在其中,他本人暴力攻击一位头部被替换为CNN标志的摔跤手。保护新闻记者协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对此指出:“白宫的言论摧毁美国新闻自由,鼓励其他国家的独裁者。”《华盛顿邮报》在8月6日发表专栏作家尤金 · 罗宾逊(Eugene Robinson)的评论《特朗普的集会言论会造成人命》。

极权国家和独裁者惯于煽动暴力和仇恨,也常用“敌”、“我”的标签划分阵营。“人民之敌”是在纳粹德国、前苏联、和中国的反右到文化大革命时期被广泛使用的一个词汇,用来指称对统治阶级不满的群体,暗示这个群体对统治阶级的批评即是对全社会的攻击,因为统治阶级即“人民”的总代表。特朗普对极权主义措辞的热衷已经引起了知识份子阶层的警觉:《纽约客》在2016年5月13日就发表了《特朗普的毛主义》;《外交家》在2017年1月19日发表《特朗普是真正的新的毛主义者》;《外交政策》在2017年2月1日发表《美国的毛》。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美国MSNBC早间新闻主播、前共和党众议员乔 · 斯卡博洛夫(Joe Scarborough)多次指出:特朗普对新闻自由的攻击与斯大林等独裁者的态度和措辞完全一致。特朗普的手段几乎是拷贝“极权主义教科书” (Authoritarianism 101): “攻击媒体的合法性,攻击反对者的合法性,然后消灭他们。”

极权主义依赖于谎言来维持统治。在极权主义社会,历史不断被重写,现实不断被重构。新闻报道都应该是宣传,真相由统治者来界定。于是,谎言没有被戳穿的时候,因为事实还有另类的,真相都是相对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奥威尔《1984》)。

极权社会是“后真相”的社会,而民主和法治开始对真相的理解和探询,完成于对真相的揭示和接受。

在“后真相”的特朗普时代,美国社会面临着对民主还是极权的选择;在“后真相”的特朗普时代,人民必须质疑统治者发放的“真相”,继续探询真相;在“后真相”的特朗普时代,谁最怕真相,谁最怕新闻自由,谁才是人民之敌?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场和观点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