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合作论坛:中国向非洲国家送大礼的“债务陷阱”?

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会场外布置大型花坛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会场外布置大型花坛。

中非合作论坛9月3日至4日在北京举行,多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已经抵达,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在中国推动“一带一路”以及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中国积极谋求在非洲有更大的影响。在今年论坛举行前,中方已经向非洲多国送出大礼,落实一些投资项目。

上届中非论坛峰会,中国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贷款及援助。不过,一些非洲国家在接受中国资金时,面对劳工、环境及债务问题,同样备受关注。

中国不断扩大对非投资

据新华社报道,这次峰会吸引多国领导人出席,是“中国在非洲影响力日益增强的结果”,峰会有望构建“更加紧密中非命运共同体”,和对接“一带一路”与非洲发展。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也分别与埃及总统塞西、加蓬总统邦戈等多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会晤,在新华社稿件中,所有非洲国家领导人都说会支持中国“一带一路”。

在峰会举行前,已有多个非洲国家透露会加大引入中国投资,以及和中国准备敲定借贷及援助方案。

中国能源企业特变电工将在西非国家加蓬投资价值2亿美元的水力发电项目,到访北京的加蓬官员向路透社表示,这个名为FE2的项目即将展开,发电厂位处加蓬北部,邻近喀麦隆及赤道几内亚,第一阶段完成后可供应70兆瓦的电力。

特变电工是中国民企,在中国的风力发电及巴基斯坦的太阳能发电项目有关。特变电工称,其作出的是“直接投资”,而非债务。

加蓬官员表示,许多中国企业在加蓬有直接投资,例如江苏万林现代物流近期在当地兴建家具厂,投资了约1亿美元。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峰会前,习近平与加蓬总统邦戈(左)等非洲国家领导人逐一会晤。

另外,尼日利亚总统府宣布,中国进出口银行将会向尼日利亚贷款3.28亿美元,改善当地的电讯设备。尼国政府称,有决心改善当地资讯及通讯科技,促进经济发展和创造就业,以减少对出售石油的依赖。

中国进出口银行是中国对非洲融资的主要渠道,副行长谢平日前透露,自2006年起,进出口银行对非洲贷款年均增长40%,对非货款占银行全部境外业务三分之一,分布在45个国家,当中包括铁路、公路、医院、住房等项目,未来会增加在农业、能源产业的支持力度。

“我们不是玩偶”

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国星期五(8月31日)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时,仅一家非洲媒体获得发问机会。

《喀麦隆论坛报》记者提出,中国在非洲投资工程项目危害了当地环境,而且一些中资公司在非洲只聘用中国人,不愿意聘请当地劳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会长姜增伟回应指,中国在非洲开展项目重视环保,投资非洲项目要根据“互利互惠”原则和市场需要,而随着非洲劳工技术日渐成熟,非洲聘请中国工人比例将会减少。和过去相比,在非洲的中资企业发生环保和雇工问题的比率正“愈来愈少”。

美国麦肯锡公司2017年发表报告,在8个非洲国家的1000多家中国企业进行调查,发现这些企业89%的雇员是非洲本地人,不过56%经理或以上级别人员并非当地人,另外只有47%中国企业会从非洲本地企业进行采购,反映当地企业无法从中国投资获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吉布提民众欢迎中国当地的建设。

一些观察人士批评,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及借贷是制造“债务陷阱”,非洲小国难以偿还沉重的债务。

例如吉布提债务2014年约占GDP一半,到2016年升至8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发出警告。

肯尼亚内中国资金建造的铁路项目,被当地人批评债务问题以及穿过国家公园破坏环境,据BBC非洲部报道,肯尼亚交通部公开数据,指中国资助的铁路项目营运首年录得1亿美元亏损。

这条铁路连接肯尼亚第二大城市蒙巴萨以及首都内罗毕,是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借贷30亿美元兴建,预料需要15年时间偿还债务。 据估计指,中国目前持有肯尼亚70%的债务。

肯尼亚当局否认铁路项目造价太高导致经济上不能负担,交通部长明言,在今次出席中非合作论坛,会和中国签署这个项目的第二期,涉及38亿美元的合同。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肯尼亚中国资助的铁路项目营运首年录得1亿美元亏损。

埃塞俄比亚是最多中国资金涌入的非洲国家之一,但近年政府债务已占GDP的59%,当地央行官员7月时表明,有意减少中国债务。据路透社报道,中国近期在当地投资转冷,一些企业亦缩减在当地的投资规模,令当地的铁路项目发展缓慢,路透社指,埃国寻求在中非合作论坛与中国方面斡旋,寻求在平衡债务下推展合作。

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张益明在峰会前与纳米比亚总统根哥布会面,他向根哥布建议,在论坛上多谈中非经济关系,强调非洲对中国的支持。

据报道,根哥布回应说:“我有演讲的撰写员,他们会处理,你不应该告诉我们怎样做。我们不是玩偶。”

这个事例反映,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为了面对国内压力,尝试表达对中国有更坚定的立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日前回应“中国债务陷阱”的问题时表示,非洲债务问题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和现实情况”,不只是经济金融问题,也是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产物。华春莹说,2000至2016年,中国对非货款仅占非洲总体对外债务1.8%,且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等行业。

“迄今没有一个非洲国家抱怨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危机,”华春莹说,“同样是资金,怎么西方国家的资金就是香甜的‘馅饼’,而中国提供的就变成了黑暗的‘陷阱’?这是毫无道理的。希望西方一些国家、人士和媒体能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合作。”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的和丹博士谈西方有人批评中国在非洲搞“殖民主义”。

台湾邦交国的命运

而中非合作论坛引发另一场的讨论是台湾邦交国──史瓦帝尼(eSwatini;中国大陆仍惯称其旧名“斯威士兰”Swaziland)缺席这场中非合作论坛。斯威士兰国王姆斯瓦蒂三世(Mswati III)将留在国家主持传统重要节庆活动。

史瓦帝尼政府发言人西梅拉内(Percy Simelane)说,“在世界各地,文化是国家的灵魂,只有政活笨蛋才会把区域会议置在国家的灵魂之上。”

西梅拉内表示,台湾是他们主要的伙伴,劝告中国放弃拉拢史瓦帝尼。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姆斯瓦蒂三世与蔡英文总统。

中国的非洲事务特别代表许镜湖表示,斯威士兰(史瓦帝尼)在一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加入中非大家庭是大势所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不会施加压力,而在等待时机成熟,相信斯威士兰建交只是时间问题。”

史瓦帝尼当地一些舆论认为,与台湾关系只是对王室有利,例如向台湾购买的空中巴士,由国王亲自接收,其儿子亦刚从台湾毕业。BBC台北特约记者萧霭君稍早前对BBC中文粤语《时事一周》节目指出,姆斯瓦蒂三世的儿子已决定留在台湾继续攻读硕士学位,“这个国家在这个时候如此支持台湾是个例外”。

西梅拉内反驳指这种说法不正确,他指出,史瓦帝尼一直从台湾的友好关系中获益,例如台湾的医生,是当地医疗系统的栋梁。自1975年起,台湾投资当地医院、机场及农村电气化项目。

台湾外交部表示,对于有消息传出史瓦帝尼可能与台湾断交,是一些“假讯息”攻势,并表示近日新任驻当地大使履新后,即获国王接见晤谈,反映史瓦帝尼高度重视两国友谊。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