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瓦罕走廊:中国军事基地的猜想与现实

2018年5月9日,喀布尔发生多起袭击已造成多人伤亡。警察在街头戒备。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阿富汗局势仍然不稳定,包括首都喀布尔在内的城市经常发生暴力袭击事件。

最近,有关中国在阿富汗瓦罕走廊建立军事基地甚至驻军的报道,接连被记者们提到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的例行记者会上。

8月29日,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简短否定:据了解,有关报道不属实。

8月30日,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也否认中国正在协助阿富汗建立一个山地旅。他说,“所谓中方在阿富汗驻军的报道,是与事实不符的”。

不过,吴谦承认中国和阿富汗之间有着“正常的军事安全合作”,中国和国际社会都在支持阿方加强国防和反恐能力建设。目前,双方正在就有关事宜进行沟通协调。中方愿继续与阿方共同努力,维护两国及地区安全稳定。

与以往许多涉及中国的敏感消息一样,中国官方的否认,仍然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话题。

图片版权 Google Map
Image caption 中国和阿富汗在狭长的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东端相毗邻,边界线只有92.45公里。

舆论炒作

在中国媒体的报道中,西方舆论对中国军方是否驻军阿富汗的关注难脱“炒作”之嫌疑。

实际上,有关消息最早出现在今年年初。1月,在中亚国家消息颇为灵通的费尔干纳新闻社(Ferhgana News)引述阿富汗国防部一位将军的话称,中国将帮助阿富汗在北部的巴达赫尚省建立军事训练基地,提供全部资金、技术、设备和武器支持。

费尔干纳新闻社的报道称,中国帮助阿富汗建立军事训练基地的协议,是在2017年12月阿富汗国防部长巴哈拉米与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在北京会谈时达成的。

《外交学人》杂志当时曾刊登评论文章认为,“有关中阿建立训练基地的报道无论真实与否,这种言论存在本身就表明,阿富汗的稳定对北京有利害关系,北京也热衷于在该地区发挥调解人的作用。”

事隔数月,当时报道中出现的“军事训练基地”演变成“军事基地”,难怪西方媒体大为震惊。其中,英国《泰晤士报》刊登的社评甚至发出警告:“中国向西挺进”(China March West)。

《泰晤士报》社评认为,中国的军事实力进入阿富汗,项庄舞剑意在西方,警告说“中国似乎觉得中亚的空旷地带是炫耀武力的最佳实验场地,但如果西方让这样的实验进行下去不予反对,那么接下来的实验可能会更加大胆,更加靠近西方本土。”

瓦罕走廊

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又称阿富汗走廊、瓦罕帕米尔,是阿富汗与中国接壤的狭长地带,位于帕米尔高原南端和兴都库什山脉北段之间。

历史上这里曾是古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也是中华文明与中亚和印度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

公元7世纪,大唐高僧玄奘在印度修行佛法求取真经后,就是通过这条走廊东归回国。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近年来在阿富汗重建问题上的各方面投入逐年加大。

在东西文明交往史上极富传奇色彩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13世纪也经古丝绸之路过瓦罕走廊。以他命名的盘羊,是这一地区的珍稀动物品种。

瓦罕走廊长约400公里,东西走向,其中在中国境内长约100公里,南北宽约3至5公里,最窄处不足1公里;其余300公里在阿富汗境内,最宽处约75公里。

中阿两国在狭长的瓦罕走廊东端相毗邻,边界线只有92.45公里。

战略意义

阿富汗地处亚洲的心脏,毗邻中亚、南亚和东亚,其战略位置使它在中亚安全问题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作为东西方交通的要冲,以及南亚次大陆的战略屏障,阿富汗历史上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民族迁移之途。

许多古代民族都曾在这里留下历史,而近代19世纪以后,阿富汗成为英、俄两大帝国中间的缓冲国。

作为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中枢,阿富汗在如今中国大举推广的“一带一路”计划中的意义显而易见。

Image caption “一带一路”基于古丝绸之路而设计,希望推进中国经济走向世界。

2017年12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表示,中国和巴基斯坦将考虑把合作金额高达57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阿富汗。

另外,阿富汗重要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对中国西部,尤其是民族多元化的新疆具有重要价值。中、阿两国的共同边界虽然不算长,但中国方面一直担心,来自阿富汗的宗教思潮对新疆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关注

2012年9月22日,尚未在中共大规模反腐行动中落马的“大老虎”周永康访问阿富汗,颇令外界感到意外。当时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是自1966年以来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首次访阿富汗。

周永康抵达阿富汗当天,中国与阿富汗签署了有关安全和经济合作的协议,其中包括中国帮助阿富汗训练警察等内容。

自那之后,中国对阿富汗的援助投入越来越大,越来越主动也越来越高调参与阿富汗事务,引发诸多国际舆论。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另一位落马的高级将领房峰辉,也曾在2016年访问阿富汗。在他担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期间,中国表示愿意探讨中阿两军“合作新模式”,深化两军在“反恐情报、联演联训、人员培训”等领域务实合作。

外界至今并不知道,中国与阿富汗的"合作新模式"究竟有什么内容,是否包括建立训练基地或者军事基地。

军事基地

论及中国在海外的军事基地,中国公开承认的只有一个:吉布提海军补给基地。

2015年11月,当中国证实与吉布提就建设这一基地协商时,中国外交部避免用"基地"一词,用的是"后勤保障设施"。

2017年中国"八一"建军节90周年前夕,吉布提军事基地正式成立。中国官方强调,这一保障基地有利于中国在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护航、以及开展人道主义救援等国际义务。

中国官方还一直坚称,在吉布提的设施并不能被称为军事基地,因为它在规模和功能上远远达不到军事基地的级别。2018年,中国国防部证实,已经开始在吉布提军事基地修建新设施,其中包括建设一个新的码头。有报道称,这个码头长度将超过450米,可以停靠中国海军驱逐舰和大型补给舰。

《泰晤士报》在社评中还提到中国在南海的填海造岛:这些岛上先是中国渔船去,接着是海警船只,最后去的是海军舰艇。

"以往的经验显示,阿富汗应该会出现类似的逐步增加的侵犯。"

这样的预测会成真吗?时间应该会给出答案。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