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高层官员:我就是抗拒总统乱来的其中一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美国总统特朗普指,白宫官员发表匿名文章是“没胆量”。(英文)

特朗普政府一名不具名的高层官员撰文表示,政府内部成员正在努力阻挠总统的一部分事务进程,以保护国家不受他的“最坏倾向”影响。

《纽约时报》的一篇社论当中,这名官员指特朗普总统的“不道德”和“冲动”已经导致一些鲁莽和不明智的决定。

特朗普则指,这个不署名的作者是“没胆量”,并且说《纽约时报》是“虚假”报道。

特朗普的新闻秘书表示,这个神秘的作者是一个“懦夫”,应该辞职。

《纽约时报》则通过一份声明为这篇社论辩护:“我们为发表这篇文章感到无比骄傲,它带来了重要价值,让公众了解特朗普政府内部正在发生什么。”

该社论发表前一天,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关于特朗普白宫的新书摘要显示,美国总统手下的高层官员参与了一场“管理层哗变”,目的是保护国家不受总统伤害,其中包括将一些关键文件从特朗普的办公桌上取走,令他没有机会在上面签字。

然后,这篇社论成为了第一手的证据,这场“政变”是真实存在的。

社论的作者称,自己不是一个放任自由派的工作者,也同意政府正在努力推进的很多政策目标,但是那些目标的实现,是因为绕过了总统,而不是得益于他。

这名高层官员说了特朗普什么?

不过,当中提出的批评对于总统左右两派的反对者而言应该是再熟悉不过:无组织的会议、浮躁而狭隘的风度、对决定的无力坚持、对新闻自由的反感,以及本能的“反民主”倾向。

作者形容,这是一个“双轨道的总统机制”,总统的行动——比如他对待金正恩和普京等“独裁者”的亲和态度——被“办公室里的大人们”牵制和重新引导。

作者写道:“这不是所谓的深层政府的工作方式,而是一个平稳政府的工作方式。”

此外,作者还提到,政府内部一些人曾经悄声讨论,要启动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这一条例允许副总统和内阁大多数成员表决,对“没有能力履行政府权力和责任”的总统解除职务。

直到现在之前,这种可能性更多只是出现在非主流的美国政治论述,或者特朗普最狂热的反对者所做的白日梦当中。

作者写道:“没有人想引发宪制危机,所以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将政府引向正确方向,直到任期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结束。”

白宫的反应

关于伍德沃德的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一直都有热烈议论,说要采取有力行动查出,是哪些人向伍德沃德提供了书中的信息。《纽约时报》的文章肯定会在已经烧得很旺的火上再浇一把油。

总统表示,这篇匿名的文章“真的是一种耻辱”,而白宫新闻发言人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则发出了一份言辞的官方回应。

“这篇文章背后的个人选择了背叛而不是支持正当当选的合众国总统,”桑德斯写道,“他不以国家为先,而是将他和他的自我放在了美国人民的意愿之上。”

桑德斯和特朗普均对《纽约时报》发表这篇文章大加指责。总统更是指一旦他卸任总统,“所有的虚假新闻媒体就将倒闭”,因为它们将不再有东西可写。

猜测的游戏-匿名人是谁?

在政府之外,这篇文章将会引出一场华盛顿最爱玩的游戏之一——猜测匿名作者的身份。自那本以半虚构体叙述1992年克林顿总统竞选运动的小说《原色》(Primary Colors)之后,还从未有过这样的神秘作者出现。

鉴于文章的焦点很多都在国际事务上,聚光灯也将最主要集中在总统的外交政策团队——国务院、国家安全局以及国防部。

当然,也肯定会有人呼吁这名政府官员自揭身份。

弗吉尼亚州国会议员唐·拜尔(Don Beyer)在推特(Twitter)上发帖说:“我们这个时代的危机,是那些处在权力位置上的人眼看着一个总统表现出‘对独裁者的偏爱’和‘反民主的冲动’,却不公开站出来对抗,从而允许这一切继续下去。”

一次匿名爆料再次证实特朗普批评者们的恐惧,这当然不是什么勇气的体现。但是,伍德沃德著作之后紧跟着这样一篇《纽约时报》文章,又会成为难以躲避的连环拳。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