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岛国论坛:中方离场与瑙鲁的一场外交“罗生门”

中国是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对话伙伴国,由特使杜起文率团参加。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是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对话伙伴国,由特使杜起文率团参加。

年度太平洋岛国论坛日前在瑙鲁(又译“诺鲁”)举行,中国代表团前往这个与台湾有邦交关系的太平洋岛国出席论坛时,与当地发生争端,中国代表团离场抗议。

由特使杜起文率领的中国代表团一度被瑙鲁移民局拒绝以外交护照入境,理由是瑙鲁与中国没有邦交,之后论坛期间他们更被指打断其他国家的代表发言。

中瑙双方对会议期间发生的事各执一词。瑙鲁总统瓦卡(Baron Waqa)指,图瓦卢总理索波阿加(Enele Sopoaga)当时正准备发言,中方代表却抢先发言。瓦卡批评杜起文似乎认为自己“来自一个大国,因此想欺负我们”,并要求中方正式道歉。

瑙鲁是太平洋论坛中,其中一个与台湾有邦交的成员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周三(9月5日)的例行记者会反驳,瑙鲁不顾国际会议惯例阻挠中方代表讲话。

她更不点评批评瑙鲁“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唯有自重,才能赢得尊重。人是如此,国家同样如此”。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今年的太平洋岛国论坛在台湾援建的瑙鲁市政中心举行。

事发经过

据法新社报道,杜起文等中方代表抵达瑙鲁后,被当地要求以个人护照办理入境手续。

瑙鲁的做法引起多个与中国有正式邦交的太平洋岛国不满,其中萨摩亚总理马利埃莱额奥伊(Tuilaepa Sailele Malielegaoi)批评瑙鲁的做法是一个“危险的先例”,并威胁会退出今年的论坛,更指其他国家有可能跟随。

中国外交部指:“大多数成员国和中方提出交涉并表示将抵制会议情况下,瑙方不得不同意中方代表团持外交护照与会。”

法新社报道,瑙鲁边检人员同意在中方人员的签证证明书上盖章,并没有提及中方人员最终有没有使用外交护照。

对于会议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中瑙双方各自的说法也不同。瑙鲁总统瓦卡指,参与会议的有多个太平洋国家的元首,也有来自英美等国的部长级官员,中方派出的杜起文只是特使。瓦卡认为杜起文应该在其他“官阶较高的官员”之后发言。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图中穿紫色衬衣者)目前也在瑙鲁访问,并宣布设立特别医疗基金,作为未来选派台湾专科医疗团队赴论坛会员国进行医疗服务的经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中方代表之后离开会议场地以示抗议,她还称“出席会议的许多国家代表团也离开会场,对瑙方表示强烈不满”。

英国《卫报》引述当时在场的消息人士指,中方人员事前的确有耐心等候,也多次向主办方示意要求发言,均不获理会。消息人士形容,瑙鲁对待中方人员的方式被视为“故意羞辱”,中方人员最终决定离场,但离场前围绕会议场地走一圈,示意对每个参与国代表的不满。

《卫报》同时引述另一名消息人士给出不同的版本,指中方只派出杜起文为“特别代表”,却要求参与元首级会议,更在会议期间骚扰其他领袖发言。

什么是太平洋岛国论坛?

太平洋岛国论坛由澳大利亚、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汤加、瓦努阿图等18个位于大洋洲的国家组成。根据论坛的官方网站介绍,太平洋岛国论坛最初在1971年成立,目的是为了促进区内政府合作,也是为了与其他国际组织合作,并代表成员国的利益。

其中,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瑙鲁、帛琉、所罗门群岛和图瓦卢都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论坛另设有十多个对话伙伴,包括英、美、法、德等西方国家,中国、日本、印度和韩国等亚洲国家都有参加。

太平洋岛国论坛2008至2014期间曾暂停斐济的会藉,成功迫使当地政府举行拖延多年的大选。

太平洋地区的金援外交

多个台湾邦交国近年先后改与北京建交,但这些国家集中在非洲和中美洲,台湾近年并没有丢失在太平洋地区的邦交国。瑙鲁在2002年期间一度与台湾断交,但在2005年又与台湾恢复邦交。

外界指中国不断在试图增加在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中国电信企业华为去年七月与所罗门群岛达成协议,将为对方兴建海底通讯电缆。澳洲政府后来宣布将花约9100多万澳元(约6100万美元),从华为手中抢走通讯电缆合同

中国也向多个太平洋国家提供金钱援助,包括为汤加兴建一座价值2800万汤加潘加元(约1233万美元)的政府办公大楼。《澳洲人报》今年一月也报道,中国为萨摩亚建造一座价值2670万元美的法院大楼。

但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最新的数据显示,2016年向太平洋地区国家提供最多援助的国家是澳大利亚。《悉尼晨锋报》更引述维基解密2010至2011年公布的美国外交文件,指台湾政府向瑙鲁的政府部长各支付每月5000美元,作为瑙鲁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报酬。

澳洲广播公司记者杰齐茨(Stephen Dziedzic)分析指,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投入的援助并不是最多,但它投放资金的项目却最引人注目。他举例说,中国在汤加兴建的政府大楼和在萨摩亚建造的法院大楼引起的注意,“必然会高于澳洲政府在当地搞的数十个小型保健与教育项目”。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