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旧事:廿多年前潜入平壤 多年后又在韩国坐牢的间谍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1990年代潛入朝鮮的韓國間諜口述當年經歷

朴采书,前韩国陆军少校和代号"黑金星"的特工,是1992年最早得知朝鲜研制出两枚低级别核弹头的几个人之一。

当时,他参与了韩国军方情报机构搜集朝鲜核武能力情报的行动,期间曾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特工共事。

朴采书和其他韩国特工从1990年开始参加这项行动。在这之前一年,卫星照片首次曝光了朝鲜宁边的核再加工设施。

他们找到了一位了解朝鲜核项目的核工程教授,成功地说服他为他们服务。他后来找到了确凿证据,证明存在两枚低级别核弹头。

韩国情报机构,国家安全企划部(现名国家情报院),发现了朴采书的特殊才能,1995年从军情机构把他“挖”过来,执行渗透朝鲜的任务。

朴采书的伪装身份是退役少校改行经商的商人,在北京的韩国公司任职。

他最近接受BBC采访时说:“那次行动的目标很明确:打入敌人心脏。”那意思就是渗透进入朝鲜权力圈的核心。

图片版权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书加入国家情报院前在军队,这是他升少校前的照片

他声称自己做到了韩国间谍从来没有成功过的事:与现任领导人金正恩的父亲、已故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日见了面。

朴采书回忆当年自己去朝鲜时的感受:“每次进入朝鲜,就等于把自己的一切交到了他们手里。他们随时可能识破你的伪装,割开你的喉咙。”

2018年5月,一部韩国谍战片在戛纳电影节首映,8月在韩国公映。这部名叫《北风》(The Spy Gone North)的剧情片就是根据朴采书那段经历改编的。

提升档次

《北风》公映时,正值朝鲜核危机看似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金正恩2018年6月在新加坡见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诺放弃核计划。

朴采书告诉BBC:“要想在朝鲜搜集情报,首先得能够自由出入朝鲜。”

“要获得这种许可,就必须接近朝鲜当局的高层领导。”

图片版权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书搭乘朝鲜一架民航班机去平壤。他称那种经历十分痛苦。

他说,要让朝鲜的最高领导人愿意见他,就必须让自己“提高档次”。

于是,他与当时韩国总统金泳三的亲信一起把自己的身份履历拔高了。

他说,就因为这样,自己最终才得以接近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

张成泽在2013年被金正恩处决前一度大权在握。

赢得信任

朴采书说,除了金正日,张成泽是他见过的朝鲜官员中级别最高的一位;俩人经常在北京见面。

见面是一回事,赢得对方信任又是另一回事。

朴采书说,一旦朝鲜官员决定要跟某人合作,就会要求那人宣誓忠诚于那个共产党国家。

图片版权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书当特工时在平壤一家卡拉OK歌厅。他说朝鲜方面曾对他多番试探,用了各种方式,包括“美人计”。

“你必须在一份文件上签字,他们会录像。但我一直拒绝那么做,总是说‘不行’。我说,‘不要强迫我说金正日万岁。’我告诉他们这不可能,因为我曾经是韩国陆军少校,现在是来这里经商,只做生意。”

他说,他曾经被枪口顶着,但还是壮着胆子冒险冲他们大喊大叫。

见最高领袖

"金炳永(音,Kim Byung-yong)是当时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高官。他从腰间拔出手枪顶住我脑袋说,'我要杀了你这狗x的。'但我推翻桌子冲出屋子。"

电影里最精彩的场景之一是以朴采书为原型的男主跟金正日见面。

银幕上,金正日带着宠物进屋。

图片版权 Kim Dang
Image caption 1997年,朴采书在平壤金正日塑像前留影。

朴采书说:“他们带我去见金正日主席,就说明已经把我查完了。”他说那是在1997年6月。

那时他对外的身份是韩国一家广告公司的高层行政人员,正在设法做朝鲜半岛南北方之间的广告项目。

朝鲜官员带他去见金正日,希望他能向金主席推销这个利润丰厚的项目,顺便解释一下广告这个概念。

“判断力强”

他说:“广告被视为资本主义的珠宝。怎么向共产主义政权推销广告这个概念呢?那很不容易。要做这个广告项目,必须得到最高领袖金正日点头批准。”

朴采书说,这位共产党领袖态度温和,举止有礼。

他说:“金正日看上去判断力很好,也很坚定。他不重复自己说过的每一个字。他说话直截了当,毫不迟疑。”

图片版权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书以广告公司行政官的身份为朝鲜官员讲解广告概念。他说韩朝双方经常在朝鲜这个酒店秘密协商

然而,正是在这里出现了意外。

朴采书在那次交往中得知金正日不想与金大中见面。金大中当时是韩国总统候选人之一,1997年12月胜选。

当选总统后,金大中推行“阳光政策”,还办成了历史性的2000年韩朝峰会。

但朝鲜担心这位民意支持率极高的自由派政客经验太丰富,朝鲜方面不是他的对手。

干扰大选

他向韩国情报机构汇报了这个情况,并得知国家情报院不希望金大中当总统,准备跟朝鲜联手阻挠他竞选总统。

韩国情报院让朝鲜在非军事区搞一次军事行动,这样选民就会转而支持金大中的保守派对手李会昌。

朴采书说:“他们是在跟敌人作交易,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民众的愿望之上。太荒谬了。”

他认定那样不对,就把竞选舞弊的消息透露给了金大中阵营。

他还说服了朝鲜官员不要在非军事区搞武装行动。

最后,金大中以微弱多数当选总统,实施颇具争议的“阳光政策”,开启了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新局面。

据报道,金大中胜选后,金正日处决了一批说服他朝鲜应该跟南方串谋,干扰韩国选举能够成功的高层官员。

图片版权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书和朝鲜特工接头

那么,这位潜伏特工是怎么被曝光的呢?他的真实身份和任务本该永久保密的。

在朴采书说他与金正日会面一年后,金大中宣誓就职韩国总统。韩国情报部门故意泄露了一份文件,里面涉及大选前韩国情报机构跟朝鲜的纠葛。

这是个以攻为守的预防性举措,意在警告金大中政府不要深究过往旧账:文件里还有涉及金大中竞选班子的关键人物与朝鲜官员见面的内容。

国家公敌

文件里还有涉及朴采书“黑金星”代号的一些具体细节。

他无法继续潜伏,于是被解除任务。

朴采书随后举家定居北京,过着“正常生活”,直到2010年。

那一年,“黑金星”受到指控,称他脱离韩国情报部门后向朝鲜出卖韩国军事情报。

图片版权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书见证朝鲜与韩国代表签署广告项目合同。

他被判监禁6年。现已刑满释放。

他承认确实提供过一些情报,但声称那些都不是当局所称的顶级军事机密。他准备要求重审。

“双重间谍”

被问及他究竟是不是双重间谍时,他说:“法庭裁决我是双重间谍。

”在情报界,'双重间谍'是最肮脏的一个词。它意味着你脚踩两只船,向各方出卖对方的情报。我从未做过那种事。"

朴采书说,他无怨无悔,对祖国没有愤恨之情。

"我爱我的国家。我勤奋工作。也有得到很高回报的时候。我不后悔。"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