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中国:关系改善酝酿“百年变局”

Türkiye Çin bayraklar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最近土耳其里拉暴跌,造成这个欧亚古国"元气大伤"。在与美国关系日渐冷淡的情况下,土耳其官民正积极向拥有丰厚资金的中国靠拢。两国关系是否进入新的蜜月期?

土耳其经济危机为中国提供了新的机会,北京力争打造新经济圈,对开拓该国市场表现出积极姿态。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土耳其和中国几乎同时在新的世界经济版图上崛起。一个是"金砖四国"之一,一个是"薄荷四国"之一。但中国的经济崛起在体量、深度和影响上都远超土耳其。2011年,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6年,土耳其成为全球第十八大、中东第一大经济体。

中国和土耳其都曾有威震世界的帝国历史,在新时代里两国领导人都试图恢复自己昔日文明的辉煌。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它们首先找到的是契合的经济发展目标,这使得双方将分歧和差异置于次要地位。

特别是在目前全球经济金融形势的大变动中,两国都受到美国贸易战的压力,寻找互惠互利的经济共同点。

经济危机和中土经贸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土耳其展开贸易战、对土耳其钢铝大幅征税,土耳其近两年就开始不断贬值的里拉兑美元汇率又闪崩20%(2018全年下跌已约40%)。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的同时,是连续数月高达两位数字的通货膨胀率,失业、债务率不断攀升,一场经济危机的风暴来临。

土耳其官员表示:"美国有可能失去土耳其这个盟友。"BBC土耳其语部记者卡萨波格鲁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指责西方对土耳其发动"经济战"的同时,将中国视为替代西方的一个新盟友。

在土耳其经济危机之际,中国送来"大礼包":中国工商银行将向土耳其提供总值约36亿美元的借贷额,用于能源与交通基建等建设。这也正符合埃尔多安总统要求外债多元化的要求。

埃尔多安强调土耳其要 "与伊朗、俄罗斯、中国以及一些欧洲国家建立新的经济盟友关系。"

土耳其早已授权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以及英国的汇丰控股确定在2018年内发行熊猫债券的可能性。熊猫债是指国际金融机构在华发行的人民币债券。如果熊猫债能成功发行,那将意味着土耳其将获得首批非美元资金来源。

"政治意义"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今年7月"金砖五国"峰会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召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中国工行标准银行的经济学家Helena Huang对BBC土耳其语部表示:"金融市场会将熊猫债券认作土中两国高层发展双边经贸经济关系的一个政治动作。"

在中土高层推动高层经贸金融推动的同时,中土在交通旅游等其它领域的合作也在全面展开。

中国宣布2018年为"土耳其旅游年"。土耳其驻北京大使欧南表示,预计今年中国赴土耳其游客人数超过40万人创历史最高纪录,并预测近期可能会实现100万中国游客的目标。

BBC土耳其语部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也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恢复对土耳其的直飞航班。

"一带一路"

近两年来,随着中国在国际政经地位上升,同时土耳其加入欧盟努力受挫,土耳其更积极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土耳其希望发挥其横跨亚欧大陆的独特地理位置,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交通连通发展经济的战略不谋而合。

土耳其外长表示愿成为"一带一路"上连接欧亚的桥梁。

土耳其原有建设该国横贯东西的、东起卡尔斯(Kars)西至埃迪尔内(Edirne)铁路的"中间走廊"的设想,但重大的基建项目受到资金制约。现在这条铁路已经成为该国融入"一带一路"的重要项目。

此外,中国中远太平洋航运公司已经拥有了土耳其第三大港65%的股份;中国电信设备公司华为也将和土耳其电信合作5G互联网项目,其他包括电商等领域的项目也都在双方考虑之中。

土耳其政治东倾?

2018年9月,土耳其官方的中文网站TRT引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说:"土耳其被邀请参加俄罗斯和中国举行的东方-2018(军事)演习。"这番谈话之意,不言而喻。

这次俄军举行的演习中国和蒙古仅是参与其中。但因为演习规模是冷战结束以来最大一次,备受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等西方国家关注。而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受到邀请,还被土耳其总统谈论,意味深长。

不过,土耳其过去60多年是美国西方的盟国。土耳其也是唯一一个即使穆斯林国家,又是北约成员的国家,土耳其与西方军事关系深厚。作为一个深受西方影响、又希望加入欧盟的国家来说,土耳其与东方的隔阂深远,种种矛盾也不是一朝一夕即能消除。

历史上,发源于中亚地区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鼎盛时曾是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疆土近800万平方公里的大帝国,但在一次大战中与德国为伍灭亡,帝国崩溃,土耳其仅保住小亚细亚本土近8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文化遗留影响却没有仅局限在土耳其。

中土历史和新疆问题

19世纪欧洲民族主义兴起时期,沙皇俄国出现的泛突厥主义主张所有操突厥语族语言的民族联成一体,组成一个有奥斯曼土耳其苏丹统治的大突厥帝国。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都得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民族主义者支持,并将有关主张和影响传播到中亚等地,包括新疆。忠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阿古柏军队也一度占领过新疆特别是南疆大部地区,但被大清帝国将领左宗棠击败。

在清末中国内地知识分子纷纷前往欧美日本留学之际,新疆不少知识分子则前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下的埃及、土耳其和阿拉伯地区留学。他们回到家乡后,给新疆带来广泛的泛突厥文化影响。中共建政后,很多泛突厥文化主张者逃亡土耳其。

全球经济一体化给土耳其带来冲击的结果是多重的:一方面,该国精英集团秉承推进当年国父凯末尔努力建设现代化世俗国家的努力,借区域经济融合要求加入欧盟;另一方面,传统的伊斯兰文化重新复兴,希望重新复兴传统秩序与道德。泛突厥主义借此重新找到发展的社会基础,在涉及与土耳其文化同源的新疆维吾尔穆斯林问题上,土耳其很多社会舆论从宗教角度予以支持,包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曾在被北京认为是"新疆7.5暴乱事件"上批评中国。

但随着联合国和西方国家对试图通过暴力手段在新疆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极端宗教组织定性为恐怖组织后,加之土耳其政府长期坚持务实的外交政策,国内世俗主义对极端宗教压制,新疆问题并未成为中土关系近十多年发展的重大障碍。

特别是随着中土经济关系的日渐密切,土耳其官员多次承诺要 "消灭"在土耳其境内的"反华"力量。2017年,土耳其外长恰乌什欧陆甚至表示,"土耳其承认一个中国政策,决不允许在土耳其和地区出现反华行动。"

土耳其在与美国关系日渐冷淡的情况下,中国和土耳其的经贸与外交关系不断改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