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上升 欧洲整体右转

League leader Matteo Salvini is surrounded by reporters 图片版权 EPA

在整个欧洲,民族主义和极右翼政党已经获得了显著的支持。

这些人中,有的已经上任,其他人则成为了主要的反对声音,至于那些尚未获得政治立足点的人,他们也在迫使中间派领导人右转。

在一定程度上,这被视为人们在金融危机和移民危机之后对目前政体的抵制,但人们的不满情绪也引发了对全球化和民族认同趋于淡化的长期担忧。

虽然有关的党派涉及多方,但有一些共同的主题,例如对移民的敌意,反伊斯兰言论和欧洲怀疑主义。

那么,欧洲的政治格局将会走向何方?

意大利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意大利新内政部长兼联盟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与支持者见面。

无果的选举和数月的不确定性最终导致两个民粹主义政党——反建制的“五星运动”和右翼的“联盟”——组成了联合政府。

他们的崛起源于意大利在2008年遭受的严重金融危机,此后,意大利成为北非移民的主要目的地。

“联盟”此前被称为“北方联盟”,他们此前致力于创建一个独立的北方国家,但现在,他们的目标已经转变为领导这个他们此前想要离开的国家。

他们的联合政府计划包括大规模驱逐无证移民,这符合该联盟强烈的反移民立场。

访问西西里岛时,意大利新内政部长兼联盟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表示,必须阻止该岛成为“欧洲的难民营”。

双方都对欧元感到不满。由于很少有人反对更多的选举,意大利的下一次投票可能会给欧盟带来巨大的麻烦。

德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个月,AfD的一次集会吸引了5000名支持者,但有20000多人对此进行了反对游行。

成立仅五年后,德国极右翼政党“选择党”(AfD)首次进入联邦议会。

该党成立之初就是反欧元派,他们一直推行严格的反移民政策,并担忧伊斯兰教的影响。该党领导人被指带有纳粹暴行倾向。

这个政党的成功被解读为选民不满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对难民的开放政策,因为在移民危机最严重的时候,默克尔取消了边境管制。2015年,有近百万人抵达德国,其中许多人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

尽管她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正在遭遇近70年来最糟糕的结果,但去年的大选足以让默克尔连任第四任总理,并与德国社民党(SPD)组成另一个联盟。对于德国极右翼政党“选择党”来说,他们作为最大的反对党的地位已经给了他们最大的平台。

但是,“选择党”的崛起导致默克尔的口气发生了变化——在她新任期的第一次重要讲话中,她说2015年的“人道主义例外”不会重演,并承诺加强边境安全和增加非法移民驱逐出境。

奥地利

在德国的邻国奥地利,极右翼政党比德国“选择党”取得了更大的成功。

去年,自由党(FPÖ)与保守党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兹(Sebastian Kurz)政府联盟。 保守党和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长期以来一直主导奥地利政治。

目前,自由党输掉总统选举几乎已成定局,而两个主要的中间派政党都没有撑到第二轮选举。与德国一样,移民危机被视为右翼政党成功的关键,这也是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的议题。

库尔兹先生誓言加强对移民管控。在竞选期间,他甚至被自由党指责窃取了他们的政策。

选举开始以来,奥地利有人建议学校应禁止10岁以下女孩戴头巾,以及扣押移民的手机。

瑞典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反移民的瑞典民主党(SD)在2018年大选中取得了重大进展。

反移民的瑞典民主党(SD)在2018年大选中取得了重大进展。他们赢得了大约18%的选票,高于上次的12.9%。

该党的根源在于新纳粹主义,但近年来,该党将“新纳粹”重新命名,并于2010年首次进入议会。与此同时,总理斯特凡·洛芬(Stefan Lofven )的中左翼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也得到了支持。

社会民主党注重社会福利和少数民族宽容,但瑞典民主党反对多元文化主义,并希望执行严格的移民控制。

然而,跟许多国家一样,瑞典的情况也很复杂。 瑞典接受的人均寻求庇护人数比任何其他欧洲国家都高,并且对移民的态度最为积极。

法国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勒庞在2017年5月被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击败,输掉了法国大选。

作为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 )的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努力使这个政党成为法国的主流,但她在2017年5月被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击败,输掉了法国大选。

勒庞反欧盟,反欧元,并指责欧盟总部布鲁塞尔要对大规模移民负责。2010年,勒庞告诉国民阵线的支持者,穆斯林在街头祈祷的情景类似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纳粹占领。

自总统选举失利以来,国民阵线在议会选举中接连失利。在马克龙的政党占主导地位的议会,他们只赢得了少量席位。

最近,该党已将自己更名为国家集会(National Rally),勒庞女士表示,她将寻求通过与盟友结盟的方式来争取权力。

匈牙利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尔班(Viktor Orban)的支持者们。

今年4月,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尔班(Viktor Orban)获得第三个任期,在以移民议题为主导的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奥尔班说,这场胜利让匈牙利人“有机会保护自己并保卫匈牙利”。

长期以来,奥尔班一直反对穆斯林移民,视自己为匈牙利和欧洲的捍卫者。他曾提出,要警惕“一个人口混杂,没有认同感的欧洲”,这些言论导致他被称为“种族主义者”。

他可以说是中欧维谢格拉德国家,包括匈牙利、波兰、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的主要代言人,反对欧盟强迫各国接受配额制下的移民。

斯洛文尼亚

虽然这个国家远远落后于大多数欧洲国家,但反移民的斯洛文尼亚民主党(SDS)是今年大选中最大的党派。

该党由前总理简·詹萨(Janez Jansa)领导,他支持维谢格拉德领导人们反对移民配额,并表示他希望斯洛文尼亚“成为一个将斯洛文尼亚人的福祉和安全放在首位的国家”。

在竞选期间,他与奥尔班先生形成了联盟,借用他的策略来激起本国人对移民的担忧。

不过,斯洛文尼亚去年只接受了150份庇护申请。在移民危机期间,大多数难民都使用巴尔干半岛和中欧作为向西方过渡的中转站。

波兰

另一个谴责欧盟处理移民危机不当的政党,保守派“法律和正义党”在2015年的选举中获得了强有力的胜利。

这个党的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政策,例如控制国家媒体、进行允许政府解雇和任命法官的司法改革等,都使欧盟感到震惊。

“法律和正义党”也支持一项有争议的法律,也就是指责波兰民族参与纳粹大屠杀是非法的,有些人认为,这是企图为一些波兰人在纳粹暴行中的行为洗白。

波兰和匈牙利相互提供政治支持,例如移民配额,以及奥尔班表态要在法院改革事宜上与波兰保持“团结”。

其他欧洲国家

  • 丹麦的移民法规是欧洲最严厉的,这反映了右翼丹麦人民党(Danish People's Party)的力量。丹麦人民党是议会中的第二大党。丹麦允许其警察没收移民财产,以支付他们的行政费用,并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避孕援助以“限制移民压力”。
  • 捷克共和国新总理安德烈·巴比斯(Andrej Babis)说,斯洛文尼亚和意大利最近的选举表明,捷克共和国、波兰、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正在蔓延。
  • 2015年芬兰大选中,右翼芬兰人党(Finns Party)获得第二名,尽管今年这个党派的总统候选人仅获得6.9%的选票。
  • 在去年的荷兰大选中,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的反移民自由党(Freedom Party)本来已经胜券在握,但最终还是被获得选票最多的政党击败。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议会中增加了席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