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组织民族党遭禁止运作:言论自由与国家安全之争

陈浩天2016年出席一个支持香港独立的集会,事后成为香港警方建议取缔香港民族党的其中一个理据。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陈浩天2016年出席一个支持香港独立的集会,事后成为香港警方建议取缔香港民族党的其中一个理据。

香港政府周一(24日)刊宪宣布正式禁止提倡“港独”的香港民族党运作。民族党被港府指控为“非法社团”后,任何人担任干事、成员、协助管理、集会、捐款等,都会被视为违法,可能会被判罚款或监禁。保安局表示,执法部门会开始处理有关团体的活动。

按程序,民族党可以在30日内向特首会同行政会议提出上诉。被指是非法组织的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对BBC中文表示,暂时未能接受访问。

他上个月应邀到香港外国记者协会演讲时,中国外交部和香港政府均提出谴责,他在演讲时称香港受到中国“殖民管治”,香港只有争取独立才能实现真正民主。

政府说法

香港警方今年7月,行使《社团条例》第8条,以“维护国家安全、公众安全及公众秩序”为理由,建议保安局长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是香港主权移交后,首次引用相关条例──这条例在主权移交前,一般是针对黑社会及三合会组织。

保安局当时给予香港民族党作出书面申述,并三度延长提交申述的期限。最后,民族党在本月14日最终限期后3个多小时提交申述,理由是未能及时在公司注册处索取资料。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周一表示,他基于“国家安全”及“公众安全”为由,决定禁止民族党运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独立成为当地近年示威活动中一个诉求。

他说,香港民族党自2016年3月成立以来,公开纲领是建立独立的香港共和国,并有4年计划,分别中学及海外组织“宣扬港独”,严重违反《基本法》。

虽然民族党至今没有实质暴力行为,召集人曾经指以非暴力抗争形式争取港独,但李家超表示,民族党之前也多次公开表示,可以武力或武装革命等一切有效抗争手段,争取港独,甚至呼吁支持者使用武力。李家超表示,这些事情不能当作“政治口号”。

他特别提到民族党曾经公开宣扬仇恨中国大陆人,要建立“没有中国人的香港”,威胁他人权利和自由。

李家超强调,他的决定经过“谨慎、小心、全面的”考虑,不单是考虑民族党的部分言行,还考虑到党的整体计划和目的来作出决定。

李家超表示,明白香港市民对结社及言论自由的关注,但“自由受法律限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香港"近乎是独立国家",只差民主

民族党:“港独”是香港未来一个选项

陈浩天上月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表示,一早预期组织会遭禁止,因为港府也早已明言要压止港独。

他预计,其他没有明言“港独”、只是提倡“自决”的组织,也可能被禁,例如学运领袖黄之锋所属的香港众志,也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针对的目标。他相信,被禁的组织会愈来愈多。

他重申,自己组织是要向香港人提出,“港独”是一个选项,但“香港已经不再容许可以讨论港独”。

陈浩天在是否暴力抗争的议题上曾作出不同的表态,他在2016年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香港未必需要武装起义,但如果其他方法都行不通时,“武装革命是最后一个途径”。

上个月,陈浩天在外国记者会午餐会上表示,自己和民族党谴责暴力,从未提倡、亦不支持暴力。

民族党目前在香港不算主流政党或组织,根据民族党公开的警方文件显示,警方估计民族党约有30至50名党员,唯一最大型的活动是一个有逾千人的集会。

Image caption 香港中文大学去年有学生在校园挂出"香港独立"的横幅,引来争议。

刘锐绍:当局做法或适得其反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BBC中文表示,目前香港大部分人不接受或反对独立,当权者是用“反港独”的部分民意去创造先例,用现行法例去禁止不利官方的社团,方便日后用作打压其他民主党派。

刘锐绍认为,这种打压的做法长远只会“适得其反”,因为会被视为“打压民主”,令更多人同情“港独”,立场由“反对”演变成“不反对”,反抗思潮反之扩大。

刘表示,北京不是不知道这种愈打压愈反抗的可能性,相信建制派及政府中人,也有向北京反映,但北京的思维“封建”,认为“要将任何不稳定的因素,都要扼杀于萌芽状态”,对于影响其政治生命的事情,不会轻易被说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