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无类? 挪威冷血杀手获准上大学的缘由

布莱维克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安德斯·布莱维克2011年7月发动恐怖袭击,杀死77人。入狱后不久提出上大学申请。

世界著名的高等学府,收到大屠杀凶手的入学申请,该如何处理?

这正是挪威奥斯陆大学(University of Oslo)几年前面临的难题。2011年奥斯陆发生枪击案和爆炸案,77人丧生,凶手安德斯·布莱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入狱后不久提出攻读政治学学位的申请。

2011年7月,布莱维克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发动炸弹袭击后,在奥斯陆西北约40公里外的于托亚小岛(Utøya)发动恐怖袭击,目标对准在岛上参加执政工党主办的青少年夏令营。

当年不少遇害者的朋友,恰好就读奥斯陆大学。让杀人犯与他们共同接受高等教育,争议之大可想而知。

为大学考虑

另外,在布莱维克的极右“宣言”中,奥斯陆大学的一些教授也是他点名攻击的目标。

而布莱维克选择就读的专业要学习的政治制度,正好是他信奉的极端思想所要攻击的。这在奥斯陆大学副校长看来,可谓“思之极恐的悖论”。

尽管如此,3年前奥斯陆大学还是同意了布莱维克的就读申请,不过为此设定了极为严格的条件。他以本科生学习,选择的课程包括政治理论、党派政治学、公共行政学和国际关系学。

课程资料通过监狱管理人员交给他,他与学生、教师没有任何接触,也不能上网。

奥斯陆大学说,让改名换姓的布莱维克接受教育,是为了让达到入学要求的犯人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Image caption 奥斯陆大学决定,尊重犯人的受教育权利。

前奥斯陆大学校长欧勒·佩特·奥特森(Ole Petter Ottersen)说,这是“出于为我们大学考虑,而不是为他”。

去年接任奥斯陆大学校长的斯万·司多林(Professor Svein Stolen)教授,也认同这一观点。

他说:在这样一所有规模的大学里,意见肯定不会只有一种,那些亲身受到事件影响的人,肯定更难接受。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感觉我们总体对选择这样一种解决办法,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是我认为这是大学基于原则采取的行动。”

司多林教授说,奥斯陆大学在接受布莱维克就读申请之前,首先考虑的是学生和职工的利益福祉。

“最为重要的是照顾到其它学生、教师和行政人员的感受,所以当时我们讨论了很多怎么确保让他就学不会造成过多的影响。”

奥斯陆大学副校长艾斯·格尼兹卡(Ase Gornitzka)说,大学也是布莱维克当年攻击的目标,因为大学是挪威开放民主政治秩序的一部分。

她说,“奥斯陆大学的反应与挪威整体社会对布莱维克的反应是一致的。”

“低调应对,挪威人总的情绪就是不给他任何空间。”

“他在法律上有学习的权利,但是他当然不能来大学学习,也不能像普通学生那样学习。”

“他最好受教育”

曾经担任奥斯陆大学学生代表的托马斯,有熟人在布莱维克袭击案件中被杀,现在仍然不愿提及布莱维克的名字。

托马斯解释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他不配。他要的就是出名。”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挪威民众纪念2011年恐怖袭击事件中的遇害者。

托马斯担心,布莱维克选择这个专业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显示自己洗心革面,企图早日出狱。

即便如此,托马斯仍然支持大学让布莱维克就读的决定。

“我无法想象他被释放出狱,但如果他有朝一日真的获释,他受过教育比没有受教育要好。”

“司法惩戒系统不是为了以牙还牙,而是为了改造让人洗心革面。”

最近刚刚从奥斯陆大学毕业的艾米尔说,他认为大学校方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尽管这是一个很富争议的决定。

他说:“布莱维克犯下如此可怕的罪行,这对挪威的开放政策是一大考验。但是教育会对他有利。”

大学的决定以及人们对这一决定的反应,是否很有挪威特色呢?

挪威以自由、宽容和平等著称于世,那么英国和美国的大学会不会接受一个像布莱维克这样有如此犯罪记录的人入学呢?

英国白金汉大学副校长安东尼·谢尔顿说,如果收到这样的申请,他会将决定权交给布莱维克受害者的亲人们。

“我对教育的作用、教育的救赎深信不疑,它能让人类更好。但是此人对那么多的受害者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那么这就不是大学可以决定的事了。”

“如果受害者的亲人们都同意他可以接受大学的教育,如果他表示了悔悟,那么他应该可以入学就读。但如果此事本身造成他们更多的伤痛,那么就绝不可行。”

布莱维克恐怖袭击已经过去了7年。托马斯说,挪威人终于从当年惨痛事件中恢复过来。

他说:“现在挪威终于回到从前。我们不再是受害者了。”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