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也能惹麻烦 苏丹警察强行剃光爆炸头

sketch of soldiers shaving off an afro

在保守的非洲伊斯兰国家苏丹,时尚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事物。记者泽恩纳布·穆罕默德·萨利赫(Zeinab Mohammed Salih)探讨时尚引发的危险后果。

过去几星期,苏丹的社交媒体用户被一些视频和图片吓坏了:画面中一些来自首都喀土穆贫困地区的年轻男子,他们的爆炸头发型被前金戈威德(Janjaweed)骑兵队的武装人员剃光。

政府支持的金戈威德武装部队在世纪初曾被指在西部达尔富尔地区实施暴力,而现在他们又有了新的角色。

他们被指骑着骆驼和马走入那些认为是同情反抗者的村庄,将之烧成平地,杀掉男性,奸淫女性。

被重新命名为“快速援助部队(Rapid Support Forces)”的他们,现在的任务是追踪倒卖贩子,和阻止移民前往欧洲——这些任务是由欧盟资助的,不过欧盟否认有任何资金到了前金戈威德成员手中

这些过去的武装分子现在开始从事剃头的原因并不清楚,不过他们针对的发型往往会与保守的宗教和社会圈子联系在一起,那些人会被看作“异常”。

穿裤子受鞭打

在苏丹,衣着确实是一个敏感话题,而时尚更可能令你陷入麻烦。

这些前金戈威德武装分子的行为,令人想起了过去的公共秩序警察。他们经常逮捕女性并且鞭打她们,是因为她们穿着了他们认为不道德的服装,比如裤子。

他们还会拘捕女性的茶水服务员,以及其他在公共场所工作而又易受欺凌的女性。

公共秩序警察在苏丹很受争议,不过一些苏丹人对于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以及她们应有的外表同样抱有保守的观念。

他们希望看到女性包裹头部,穿着长裙或者叫“阿巴雅(abaya)”的黑色长罩衫。

这些观点是在现任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治下重新建立的。巴希尔在1989年凭借伊斯兰教支持的政变上台,之后他将1985年废除的伊斯兰教法又重新带回了这个国家。

维权组织“No to Women's Oppression(向压迫女性说不)”的活动人士阿玛尔·哈巴尼(Amal Habbani)向英国《卫报》(The Guardian)表示,每年因为着装而被公共秩序警察逮捕并鞭打的女性,大约在43000人至50000人之间。

与伊斯兰教领袖辩论的女权人士

在爆炸头引发讨论之前几天,一个著名的伊玛目(Imam,伊斯兰教领袖)和伊斯兰教法学者评论称,性骚扰和童婚都可以是合理的,而一名前电视主持人和女性权利倡导者对此的回应,引发了两极分歧的争论。

他们当时正在参加德国之声电视台(DW TV)一场关于苏丹女性想要什么的辩论。

这名叫沙沃吉(We'am Shawogi)的女性向这名伊玛目表示,他更应该讨论诸如平等报酬这样的问题,而不是把焦点放在女性的外观上——一个女人衣柜里的服装是她自己的选择。

社交媒体上的一些人被沙沃吉的态度激怒了,他们认为她不尊重伊玛目——但另一些人则说,她的语气反映了很多女性都感受到的挫败感,她们同样认为那样的着装已经过时。

你或许还对这些感兴趣:

在这场电视辩论之后,直接表达自己意见的沙沃吉在社交媒体上收到了来自一些苏丹男性的死亡威胁。

这名28岁的女性还经营着喀土穆一家有艺人和音乐人驻演的咖啡馆,但她不得不开始躲起来。

这场辩论也未有令公共秩序警察停止行动。上月,他们逮捕了歌手莫娜·玛吉·萨利姆(Mona Magdi Salim),因为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她在喀土穆一场音乐会上穿裤子演唱的照片。

她被控告衣着不检,一旦定罪就将面临鞭刑。

据汤森路透基金会(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在去年的调查显示,苏丹是阿拉伯世界当中女性权利状况最恶劣的五个国家之一——在22个国家当中排名第17。

这与2016年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报告相一致。该报告指出,苏丹的安全部队在全国范围内通过性暴力、恐吓以及其他形式的虐待,来使女性人权卫士噤声。

“长年受辱”

温妮·奥梅尔(Winni Omer)是一名记者和维权人士,她也是苏丹女性因发声而面临检控的例子。

去年,她穿着“不检点”的服装和朋友一起走在街上时被捕——但是她当时穿的是裙子。最后,她被判无罪。

几个月后,警方在她探访朋友时再次逮捕她,同时被捕的还有其他人。她们全都被指控为娼妓,并且被禁止离境出国。

过去一年左右,奥梅尔一直在法庭进进出出。上月,她得到了出境许可,出国修读人权专业硕士学位。她的案件仍然未判。

在苏丹,公共秩序警察的漫长历史显示,建制政府对于任何形式的改变都感到恐惧,认为这是对权威的威胁。

现在,似乎又轮到年轻男性通过爆炸头、辫子头或者低腰裤来表达他们的个性了,但是他们或许和那些想要突破伊斯兰教法和阿拉伯传统并因此长年受辱的女性一样,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