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衣与女权:印度村庄为何要禁止女性白天穿睡衣

Woman in nightie using a gym in a park 图片版权 Priya Kuriyan

印度南部一个村庄的长者委员会规定,禁止女性在白天穿着睡衣。

在这个地方,这种不显体形的宽松衣装也被称作“maxis”,它原本是用作为睡衣。不过,多年来,它已经成为数以百万计的印度女性日常着装,遍及印度各大城市、乡镇甚至村庄里的家庭主妇。

四个月前,在印度安德拉邦的托卡拉帕利村,一个九人组成的委员会下令,女童和成年女性在早上7时至晚上7时之间不得穿着睡衣,违者将面临2000卢比(28美元或22英镑)的罚款,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委员会还是由一个女人领导的。

委员会还承诺,报告他人违规的将得到1000卢比的奖金。

村民们都严格遵守了这一规定,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受罚的报告。

村中的长者穆尔提(Balle Vishnu Murthy)向前去探访的BBC泰卢固语部(BBC Telugu)记者表示,这项禁令是为了不让女性裸露她们的身体部位。“在家里穿睡衣是可以的,但是穿着它出外可能会招来目光,给穿着的人带来麻烦,”他说。

图片版权 Priya Kuriyan

一些居民——女性和男性都有——表示,他们反对这项禁令,但是只能遵守,因为不然就要掏罚款,而在这个渔村,那是一笔数额不菲的钱。

这不是这种平常着装第一次引起“道德卫士”的愤怒了。2014年,孟买附近一个村庄里的女性组织声称,在白天穿睡衣是一种“不良行为”,威胁要对违者处以500卢比的罚款。该项禁令因为来自女性抗争而不了了之。

但是,睡衣说到底不过是一件衣服,为什么有人会有如此强烈的反感呢?而且对时尚有追求的人,也往往都鄙视这样的服装。

印度近年创办的一个时尚数码网站“时尚之声(The Voice of Fashion)”的主编雪法利·瓦苏德乌(Shefalee Vasudev)在印度《铸币报》(Mint)撰文指出,这种睡衣“形如麻袋,像腐坏的棉花糖一样干巴巴”,她想将这种衣服列为印度最土鳖的服饰。

图片版权 Priya Kuriyan

不过最近,瓦苏德乌在接受BBC访问时说,她认为这个村委员会所下达的禁令是基于道德卫士而不是时尚品味。

睡衣是一个百万美元级别的产业,而全印度的市场都满是各种款式的设计。最流行的是碎花棉质款式,最便宜的只要100卢比就能买到,而最高档的则可以是几千卢比。

设计师达杜(Rimzim Dadu)说,睡衣广受家庭主妇欢迎,是因为像印度国服沙丽(sari)那样的服装并不是穿来做家务的最好或者最舒服的选择。她说,睡衣给了女士们自由。

设计师大卫·亚伯拉罕(David Abraham)则说:“它不是最优雅的服饰,但是它对于女士来说成为了某种类似于制服的东西,因为它方便又实用。它满足了她们所有的要求——它是一件过的衣服,你可以直接套上,而且它长到脚踝,遮蔽了整个身体,所以同时也很低调。”

两个设计师都对禁令感到惊讶——达杜说它是“蛮横”的,亚伯拉罕则表示这很“荒谬”。

一般相信,睡衣最初是来自英国殖民地时代,当时是英国女性穿着的睡袍。随着时间推移,它渐渐也被上层印度女性所采纳。

至于睡衣是从何时开始走到了街上,则不是那么清楚,但是瓦苏德乌表示,她虽然是在1970年代的小镇古吉拉特长大,但是她见过“妈妈和阿姨”一整天穿着睡衣,有时候甚至穿着它去当地市场买菜。

图片版权 Priya Kuriyan

她说,在90年代搬到德里时,看见年轻的妈妈们也穿着它带孩子去赶校车,或者和菜贩讨价还价,十分吃惊。

她表示,那真是不忍直视,女人穿着它,“如果它太薄,就在里面加上完全不搭的衬裙,而在上面甩上了条杜帕塔(dupatta)长巾,以此来显得低调。”

瓦苏德乌表示,她理解睡衣对于中产家庭主妇生活上的好处——因为这是“自由的服装”,将她们从束手束脚的纱丽当中解放出来。

但是她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那些“专制的道德卫士”会认为睡衣是“污秽”的,并且要试图禁止。

“它不能算作性感,也不能算污秽,”她坚称,“事实上,它是女人穿的衣服里面其中一种最没有性意味的破烂。”

她说,一些人想要禁止穿睡衣的原因,是他们因为这是“更西方、更现代”的东西,因此它就成了污秽的。

大卫·亚伯拉罕对此也有同感。“污秽因为是来自观者自己的眼睛,”他说,而这种禁令是“完全不符合逻辑的”。

他说,这个村委员会的禁令是针对性别的,完全就是关乎专制和权力。

“你有听过有村委员开会研究男人应该穿什么的吗?从来谈的总是女性的穿着。道德卫士抱有的观念就是,今天它是睡衣,谁知道它明天会变成什么?”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