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一带一路曝贪腐问题:肯尼亚铁路项目三名中国人遭起诉

Chinese employees of China Roads and Bridge Corporation at the Standard Gauge Railway (SGR), security manager Li Gen (L), security magager Li Xiaowu (2ndL) and translator Sun Xin (2ndR) appear on November 26, 2018 at Mombasa"s Court, Kenya, charged with bribery.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3人周一提堂否认贿赂调查人员。

中国企业在非洲大举投资建设,但被指存在债务、劳工、环保等一系列的问题,而最新一宗个案,则突显中国在非洲“一带一路”项目的贪腐问题。

肯尼亚检察部门起诉三名中国籍公民,指他们涉嫌在火车售票系统动手脚偷钱,以及向调查人员行贿。三人否认控罪。

一带一路

三人是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高级员工,其中两名疑犯译音姓李(Li Gen, Li Xiaowu),职位是安全经理;另一人姓孙(Sun Xin),任职翻译,在港口城市蒙巴萨标准轨铁路工作。

中国路桥是中交集团旗下的海外窗口公司,专门承接海外工程,也承揽了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公路改建工程、塞尔维亚泽蒙-博尔察大桥、匈塞铁路等项目。

他们及另外四名肯尼亚人,被指控卷入一宗门票欺诈案,涉嫌透过控制订票系统,伪装一些买了门票的乘客私自进行退票,然后私吞退票所得资金,涉及金额为每天一万美元,相当于铁路公司去年每日收入的三分之一,暂时不清楚这宗门票欺诈案发生的具体时间和持续了多久。

肯尼亚当局指控,调查人员就案件进行调查时,三名中国籍公民涉续向调查人员支付5千美元的贿款,试图影响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

三人周一(26日)提堂,他们目前继续被扣留,周五(30日)举行保释聆讯,三人均否认控罪。

肯尼亚检察部门在社交媒体公布了三名嫌疑人的照片。

图片版权 Michael Khateli

中非铁路合作

这次贪腐及欺诈案,令这个蒙巴萨—内罗毕标轨铁路项目再次蒙上阴影。

肯尼亚政府标榜铁路项目是自独立以来最大的项目,可以让当地人在一天内穿梭全国各地,来往蒙巴萨到内罗毕由原本9小时的巴士车程,缩短成4.5小时。

当局有一个野心勃勃的发展蓝图,希望铁路网络最终会与南苏丹、卢旺达、埃塞俄比亚和刚果共和国等连接。

但这个铁路项目耗资32亿美元,早就被指成本过高,加上铁路穿过当地东南部的两个国家公园,也被环保及保护动物团体批评。

其中一些资金是用来补偿铁路沿途的地主,但今年8月,政府官员被指向一些声称拥有个别土地的企业支付2百万美元地价补偿,但事实上这些企业并非该片土地的真正持有者。

根据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报道,这个铁路由2017年6月运行以来至今年11月,旅客突破200万人次,提早十个月达标。报道称铁路建设为肯尼亚国内生总值带来1.5%至2%的增长。

然而根据肯尼亚方面的资料,铁路项目正面对入不敷支的问题,首年录得1亿美元的亏损,

过往亦曾发生一些肯尼亚员工曾投诉中国管理层人员种族歧视,但涉事企业否认。

图片版权 AFP

一带一路争议

许多非洲国家近年都投向中国资金的怀抱,希望得到技术、资金去发展基建,但肯尼亚国内出现了反对中国及中资的声音。

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项目无法自负盈亏,担心令债务问题恶化。另一方面,批评者认为肯尼亚政府无法确保企业聘用肯尼亚员工。

肯尼亚一名执政党国会议员本月提出限制外资在公共建设合约上的参与,他指控中国企业抢夺了当地企业的机会。

肯尼亚的事例,是“一带一路”项目其中的风波,由斯里兰卡身陷债务要把港口控制权卖给中国马来西亚发生“一马基金”风波,“一带一路”基建投资被指非法转入前总理纳吉布成立的“一马基金”帐户,政府重新审视中国投资;巴基斯坦中国领馆近期遇袭,承认责任的武装组织俾路支解放军指中国剥削巴基斯坦资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4月已作警告,指约40%的低收入非洲国家面临债务压力。

但在非洲,多个国家政府普遍欢迎中国投资,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提供的贷款条件始终要比欧美国家提供的条件好,而他们也实实在在需要资金及技术发展基建去推动经济。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宣布未来三年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援助。

中国9月牵头举行了中非论坛峰会,吸引了多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到北京,这些领导人普遍支持中非的合作关系,并争取多方面与中国合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上宣布未来三年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援助,并强调中非合作“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

中国一直强调与非洲国家合作是“互惠互利”,认为是西方国家刻意抹黑中国的投资。

“迄今没有一个非洲国家抱怨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危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经说,“同样是资金,怎么西方国家的资金就是香甜的‘馅饼’,而中国提供的就变成了黑暗的‘陷阱’?这是毫无道理的。希望西方一些国家、人士和媒体能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合作。”

在劳工问题上,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会长姜增伟也曾说,随着非洲劳工技术日渐成熟,非洲聘请中国工人比例将会减少。和过去相比,在非洲的中资企业发生环保和雇工问题的比率正“愈来愈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