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与欧洲:直布罗陀,香港与坚如磐石的爱(下)

直布罗陀的小猴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这种老家在北非的猴子早在摩尔人在西班牙建立穆斯林政权之前,已经被旅行者和商人带到了直布罗陀,

英国在谈判脱离欧盟过程中,被一些华人称为"西班牙的香港"的直布罗陀问题再次凸现。虽然在几十年前港英时代,香港曾被称为“东方的直布罗陀”,但直布罗陀和香港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直布罗陀当地如同一个小欧盟,直布罗陀居民是多民族的,他们既反对本地脱离英国,又反对英国脱离欧盟。可是英国要脱欧了,直布罗陀怎么办?

英国与西班牙就直布罗陀主权争议已经持续300年。和香港不同之处之一是,这个方圆不过6.7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是历史上曾经经历无数次血与火洗礼的兵家必争之地。现在,这里的金融、博彩、旅游业都已经成为当地经济支柱。

在英国加入欧盟多年后,实现了人员货物的自由流通。除了当地有3万多居民外,每天多达上万名西班牙人越过边境进入直布罗陀打工,下班后越境回到西班牙家里。在欧盟里的直布罗陀与西班牙如同一国,虽然两地分别是两国,分别是英制和西制。

随着英国和欧盟谈判脱欧,主权等严肃的大问题又再次凸起。2018年末,发生西班牙军舰游弋到直布罗陀岩石山附近用高音喇叭播放西班牙国歌的事件,引发英国和直布罗陀方面抗议。这种事情过去历史上也发生过不止一次,英国皇家海军通常也是迅速“识别查证”,“予以警告驱离”,抗议等等。

直布罗陀虽然至今仍是英国重要的海军和空军基地,但英国陆海空军人数很少,皇家空军基地几乎没有战机常驻。在英西仍有争议时,主权如何维护?

最多亲眼目睹英西直布罗陀主权争议的,恐怕是在直布罗陀地标性的大磐石山上居高临下观察地区风云变幻的猴子。

直布罗陀猴子与英国主权共存亡

直布罗陀与西班牙自然分界的巨大磐石山上,居住着一种地中海猕猴,他们属于旧世界古老的猿猴的一个分支。他们的老家既不是英国,也不是西班牙,而是横跨北非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之间的阿特拉斯山脉,这个山脉将地中海南岸和撒哈拉沙漠横断开来。

早在欧洲还没有现代国家和国际法之前,甚至早在北非的摩尔人在今天的直布罗陀和西班牙建立穆斯林政权之前,他们已经被旅行者和商人带到了直布罗陀,欧洲与非洲间直布罗陀海峡的距离最窄处只有大约12公里多。

这个地中海猕猴家族见证了直布罗陀的历史:西班牙人在统治直布罗陀两百年后,易主交给英国人。英国人统治这一地区已经3百多年,期间曾经历过西班牙单独或联合欧洲强国(特别是法国)多次巨大规模的武装围困和进攻,经历了无数次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反围剿。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除了当地有3万多居民外,每天多达上万名西班牙人越过边境进入直布罗陀打工,下班就越境回到西班牙家里。

现在,他们是同种类地中海猕猴中欧洲唯一的野生群体。他们原来就没有国籍, 他们的生活却和英国人密切相关。英国脱欧恐怕也会让他们烦恼。

英国军人对直布罗陀猴子的关爱

迷信的直布罗陀人很早就把直布罗陀岩石山上的猴子们和英国对直布罗陀的主权和治权联系起来:已经流传欧洲的一个当地传说是,只要岩石山上有猴子,英国人就会永远掌握着直布罗陀。

过去,英军很早似乎也就继承了这种迷信。

在20世纪近百年里,英军如同对待士兵一样,直接关怀这些猴子的生活,饮食起居,给每只猴子建立了档案,包括出生日期,性别,名字,家庭情况(有几口、谁和谁是什么关系)、住址(岩石山哪个部位)等。

英军给他们起的名字也很英式幽默:领头的猴子以直布罗陀的英国总督、英国陆军高级将领起名。他的妻子名字则取自总督夫人的名字。他们每周接受英军按规定标准定期发放的食物,包括水果,蔬菜和干果。一旦有猴子生大病或受伤需要医治,立即送往岩石山下英国皇家海军医院,就诊标准和英军现役士兵一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世纪50年代,英国公主安妮访问直布罗陀,在英军军官陪同下逗小猴玩耍。

到21世纪前夕,英军大部撤离当地,猴子的生活管理任务交给了直布罗陀地方自治政府,生活在为他们划定的自然公园里。也常有调皮的猴子跑下山到街上偷游客的东西。法律没有规定对猴子有惩罚,但任何人私自给猴子喂食将被罚款最高4千英镑。

直布罗陀居民反对本地脱离英国反对英国脱欧

爱护小猴的直布罗陀居民最关心英国脱欧。在直布罗陀目前的3万居民中,按民族划分,现代移民直布罗陀的英国人仅约14%,绝大多数是直布罗陀人,他们站总人口约80%。他们大多数都能既说英语,也说西班牙语。

直布罗陀人的姓氏显示了他们的父辈、祖辈来源于欧洲各地,主要的来源各民族的比例大约是:英国等地约27%,西班牙等地约26%,意大利等地约15%,葡萄牙等地约15%,其余主要来自希腊、马耳他、摩洛哥、法国等地。这里如同一个小欧盟,但他们现在绝大多数都是英国公民。在政治上他们属于英国东南选举区。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直布罗陀人的生活方式是英欧混合文化。1967和2002年举行了两次当地全民公决,超过96%的当地居民要求维护英国主权。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超过98%的直布罗陀居民选择留欧,反对英国脱离欧盟。

二战之后,西班牙以直布罗陀是英国殖民地的理由要求联合国迫使英国将直布罗陀主权“回归”西班牙。在联合国调停下,直布罗陀居民1967年举行公民投票,以99.64%以上的比例要求维持英国主权,反对西班牙接管。

当年英国为了加强和欧盟的密切关系,1997年上台的工党政府秘密与西班牙政府举行谈判,讨论两国共管直布罗陀。但直布罗陀公民们得知后怒了!于是,2002年直布罗陀再次举行全民公决,以高达98.97%的比例反对英西共管,要求维持英国主权。

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民投票中,近96%的直布罗陀居民选择留欧,反对英国脱离欧盟。但全英国脱欧总票数超过留欧。投票第二天,西班牙立即发表声明要求英西共管直布罗陀。但直布罗陀首席部长皮卡多驳斥这一要求称,直布罗陀两次全民公决结果表明了直布罗陀公民的意志,主权问题不容谈判。

2018年末英国国内正就英国首相特里莎·梅政府提出的英国脱欧草案争执不断之际,西班牙再度将直布罗陀问题在欧盟与英国峰会前单挑出来。首相桑切斯说,如果欧盟不能保证西班牙今后对涉及直布罗陀的事务有"特别否决权",西班牙将投票反对欧盟批准英国脱欧协议。

而梅首相在英国英国下议院解释说明她提出的英国脱欧草案时专门用了一分多钟谈直布罗陀问题。她动情地强调:英国和直布罗陀将永不分离。

到底谁将能主直布罗陀沉浮?是直布罗陀公民?还是高谈阔论的欧洲政客们?在这个世界秩序乱云飞渡的时候,似乎大家都不确定?也许台湾歌手罗大佑的一首老歌歌词可以反映出这种不确定状态下的欧洲政治风云:

什么都可以抛弃,什么也不能忘记

现在你说的话都只是你的勇气

春天刮着风,秋天下着雨

春风秋雨多少海誓山盟随风远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