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谢幕德国基民盟党魁,其政治遗产能保留多少

German Chancellor and leader of the 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CDU) Angela Merkel acknowledges the applause after delivering her speech at a party congress of Germany"s conservative 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CDU) party on December 7, 2018 at a fair hall in Hamburg, northern Germany. -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will hand off leadership of her party after nearly two decades at the helm, with the race wide open between a loyal deputy and a longtime rival. (Photo by John MACDOUGALL / AFP)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图片版权 John MACDOUGALL / AFP
Image caption 德国总理默克尔作为基民盟党魁的最后一次演讲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所属的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简称基民盟)周五(12月7日)在汉堡举行党代表大会,选举新一届的党魁,接替不寻求连任的默克尔。1001名基民盟代表当中,有999人投了票,结果由基民盟秘书长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胜出。 之前外界广泛认为她是默克尔属意的人选。

在宣布一刻,默克尔笑逐颜开,连忙走上前恭喜对方,她笑得那么灿烂,脸上的疲态顿时不见了。这一幕背后,标志着默克尔时代正步向终结。根据传统,新党魁将是2021年德国大选时基民盟的总理候选人。就这场选战如何影响未来德国的政治版,及德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难民和德中关系,BBC特约撰稿人采访多位基民盟党员。

早在10月,基民盟遭受地方选举失利后,默克尔宣布放弃参加12月的基民盟党魁竞选,更表明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后不再寻求连任,逐步淡出政坛。连月来,谁是默克尔接班人成为热议话题,各候选人举行多场地方会议,向党员介绍个人理念。政党换血也许能创造一番新景象,基民盟主席之争激烈,外号“小默克尔”的56岁克兰普—卡伦鲍尔、63岁的前基民盟国会领袖默茨(Friedrich Merz)以及38岁的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均是德国媒体眼中的热门人选。选前民调显示,三位候选人中,克兰普—卡伦鲍尔与默茨的支持度不相伯仲。

图片版权 REUTERS/Kai Pfaffenbach
Image caption 新当选基民盟党魁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12月7日,默克尔穿上蓝色西装外套,保持其一贯着衣风格,以党魁身份在党大会上完成最后演讲。她强调基民盟代表人性尊严,不论对内或对外,必须紧守自由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在未来会受到考验。在她发言后,台下掌声如雷,多名党员高举写上“Danke Chefin”(中译:多谢老板)的标语,一位手持标语牌的女党员Bianca Seeger对BBC中文表示,感谢默克尔在过去18年为基民盟付出的一切,“默克尔是世界的重要人物,懂得分析及解决问题,现在卸任党魁一职,因她明白让位给其他人,更加有利政党的未来发展。” Seeger支持克兰普—卡伦鲍尔担任党魁,称赞她很想法、有能力团结基民盟。

党友给默克尔正面评价

默克尔担任基民盟党魁18年,稳坐了13年总理之位,跟各派系合作无间,党员自然对她有不少评价。基民盟柏林分部秘书长艾佛斯(Stefan Evers)早前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默克尔三度连任德国总理至今,曾带领国家度过多次全球危机,包括欧债危机及处理欧洲难民潮问题,政绩可谓功不可没,“她仍然是德国最受欢迎的政客,在党内备受欢迎。”

不过,在政治大环境的转变下,党内求变声浪不断,“默克尔时代”即将落幕。艾佛斯认为,时势不同了,默克尔选择在这个时候退下火线是正确的决定,给予基民盟一个转变的机会。

有“默克尔对头人”之称的政治新星施潘本身是同性恋者,同时也是党内偏右派代表人物,曾公开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虽然在选战中落败,但他此前接受德国媒体访问时,多次强调基民盟需要变革,又指基民盟与保守姊妹党基督教社会党(简称基社盟)在难民议题上分歧严重,两党必须重新调整关系及建立信任,他的一字一句似乎说穿了基民盟的真正问题。

艾佛斯指出:“当你放在政府工作的时间越多,处理党内事务的时间越少⋯⋯默克尔领导基民盟已有18年之久,是时候重整政党,换党魁只是其中一步,我们希望开放更多讨论空间,让党员参与决策过程,选民对基民盟有着不同期望。”

德国总理和执政党党魁非由同一人担任,过去也有先例。德国前总理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在2004年卸任德国社会民主党(简称社民党)党魁后,仍然担任总理职位,集中精力进行经济方面改革,直至2005年才下台。尽管默克尔有意完成总理任期至2021年,但根据德国《图片报》最新民调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德国人希望默克尔卸任党魁后,同时退下总理位置。

图片版权 Kanice Yan
Image caption 三位基民盟党员在周六默克尔的演讲中高举“多谢,老板”的标语牌

默克尔的政治遗产

新任党主席上台后推翻前任的政策计划是常有之事。默克尔即将卸任,她的政治遗产,到底能保留多少?

2015年爆发欧洲难民潮,一场难民危机,成了默克尔从政以来最棘手难题。基于人道主义精神,默克尔力排众议,毫不犹豫打开大门,默克尔接收逾百万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赢得举世赞扬。然而,她低估了难民潮为德国带来的压力。艾佛斯也坦承,难民政策存在许多漏洞,百万难民涌入德国境内,在房屋分配、遣返不合资格难民等方面,行政安排混乱,还衍生族群融合问题。

为此,基民盟和基社盟之间的裂痕日益加深,基民盟的右翼势力不断对默克尔发起挑战,激化党内紧张气氛。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和默克尔因难民问题几乎撕破脸,内部就此争吵不休。

默克尔过去摆出的大爱包容姿态,新党魁接捧后,会否改变其政策方向?根据观察,克兰普—卡伦鲍尔和默克尔同样属于温和派,对同性婚姻及其他社会议题立场相对保守,不过两人在某些关键议题上各有意见。尽管克兰普—卡伦鲍尔支持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但她也致力强制查证难民的真实年龄,并要求当局采取措施来遣返庇护申请被拒的难民。

11月在图林根的基民盟政党集会上,另一候选人默茨表示社会应就是否修宪,收紧德国《基本法》中的避难权条款展开讨论,引起反响,当时克兰普—卡伦鲍尔亦大力反对默茨的修宪限制避难权之提议。德国波恩大学政治分析家梅伊尔(Tilman Mayer)选前分析,默克尔的政治遗产会否化成泡影,视乎谁是继任者,克兰普—卡伦鲍尔的立场较接近默克尔,一旦当选,很可能延续默克尔的政策方向。默茨和施潘跟默克尔有很大差异,若然由他们其中一人接捧,则是巨大转变。

面对德国民粹主义抬头,不少人怪罪默克尔,直指难民政策加深民众的不满,才导致极右政党在选举中崛起。极右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在2017年德国大选中以12.6%得票率居于第三大党,也是二战后首次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进入国会,而近期更在巴伐利亚州及黑森州地选大有斩获,“德国另类选择党”闯入德国政治格局,令基民盟屡屡受到挑战。

“基民盟不是只有默克尔。”艾佛斯形容基民盟是多元化政党,在国家安全、教育以至社会各个议题有明确立场,“如果人们觉得‘德国另类选择党’的提议更恰当,我们便要认真思考,找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新党魁诞生后,基民盟将集中火力在明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上,同样重要的还有几个德国地方选举。经历巴伐利亚州选举,基民盟再在拥有金融重镇法兰克福的黑森州选举遭受挫败,形势不妙。在党大会现场,同属基民盟的法兰克福市市长贝克尔(Uwe Becker)表示对政党前景仍感到乐观,指基民盟的经济主张,成功让失业率维持在低点,就业市场表现稳固,但过去数年,社会着眼于争论其他议题,例如移民政策,忽视了经济方面的努力。他强调,选出新党魁是党开启新一章的时刻,基民盟有机会重新讨论这些议题,藉此深化政党形象,挽回选民的信心。

中德关系

随着“默克尔时代”即将落幕,外界关注未来的日子里,德中关系将有何转变。现时的双边关系发展良好,两国高层交往频繁,德国总理默克尔任内已11次访华,创下西方国家领导人访华次数之最。2016年起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事实上中德经济合作藏暗涌,时有摩擦。

在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下,的确为德国企业创造了不少商机,英国《卫报》早前报道,德国城市杜伊斯堡(Duisburg)已经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在欧洲最大的物流中枢,八成开往杜伊斯堡的列车来自中国,有着“德国的中国城市”之称。不过,德国前外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曾公开抨击“一带一路”策略不利于民主自由,指中国利用“一带一路”打造一套与西方不同的价值观体系,形成一场民主和独裁的斗争,这番话反映出部分德国人对“一带一路”倡议存有疑虑。

基民盟柏林分部秘书长艾佛斯(Stefan Evers)接受BBC中文访问,形容中德关系既紧密又复杂,“一方面是经济伙伴,另一方面德国经常批判中国的人权问题。”人权议题一直是中德关系的一根刺,出生于牧师家庭的默克尔,自小在东德共产党铁幕下长大,成长经历影响了她对施政及人权问题的立场。

德国素来关注世界的人权状况,坚守以自由和民主为导向的政策方针,为异见人士提供庇护。默克尔掌权以来,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及价值观,许多遭受政治迫害的异见人士也流亡德国,包括中国作家廖亦武和异见艺术家艾未未等。

默克尔坚持为人权发声,2007年默克尔不顾中国反对,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会面,成为史上首位接见达赖喇嘛的德国总理。值得一提,今年五月默克尔访华期间,曾与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捕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见面,李文足递亲笔信给默克尔,请其协助寻找失踪丈夫的消息。此外,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被中国软禁多年后,今年七月获释飞往德国,不少分析认为刘霞重获自由,背后功臣正是默克尔。

艾佛斯表示,人权是基民盟的核心价值,不论最终由谁接任党魁一职,相信这个路线不会改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