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掉束身衣运动席卷韩国背后 抛弃美容文化的韩国女性

裴莉娜(Lina Bae)
Image caption 裴莉娜(Lina Bae)

韩国YouTube明星裴莉娜(Lina Bae,音译)决定素颜出镜时,她预料到会有一些负面的评论,但没想到会收到死亡威胁。

今年21岁的裴莉娜认真考虑后作出了这个决定。她以前一直提供美容化妆的建议,担心突然上传一段视频宣扬不化妆会显得很两面派。但她还是觉得,是时候表明立场了。

“我觉得许多韩国女性都穿着‘外貌束身衣’,”她对BBC表示,“我听说,有女性听到别人说自己丑会觉得特别丢脸,我也是这样。”

Image caption 年轻的韩国女性正在挑战该国长期以来的美容文化,裴莉娜是其中一员。

视频中,她摘下了假睫毛,擦掉了樱桃红色的口红。超过500万人观看了她的视频,数千人表示支持。

但也有人对她进行人身攻击。“我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他们说会找到我,然后杀了我,”她说。

“收到死亡威胁后,有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出门,”裴莉娜说。

“脱掉束身衣”运动

年轻的韩国女性正在挑战该国长期以来的美容文化,裴莉娜是其中一员。她们将这称为“脱掉束身衣”运动。很多参与者剪掉了长发,素颜出镜,然后把照片发到社交媒体。

她们感觉到,社会给她们强加约束,想要行动起来进行反抗。韩国女性自小时候起就会接触到许多广告,这些广告告诉她们,要瘦、要白,要有无暇的肤色和完美的鹅蛋脸。

韩国美容产业的规模在全球名列前茅,每年销售额约130亿美元。韩国也是全球人均整容率最高的国家。

在韩国,成功常常与外表紧密相连。去年的一项调查发现,88%的求职者认为,找工作时外形很重要。半数受访者说,他们会考虑通过整容来获得工作。

我在一家摄影工作室遇到了23岁的金楚慧(Kim Chu-hui,音译),她在工作室做好了头发化好了妆。就像其他毕业生一样,她也想为找工作拍一张完美的照片。

“要雇我的人不知道我是谁,”她说,“他们只能从照片上判断我,所以我希望他们看到我最好的一面,留下好印象。”

Image caption 金楚慧

摄影师在帮她拍出一张好照片。“我们可以稍后调整肩膀让它对称,你的面部表情最重要,”他建议。

这些照片将出现在首尔的各个董事会,这些董事会仍由男性主导,他们拥有招聘和解雇职员的权力。

打破美丽的标准

在韩国,即使外表出现最小的变化也会引起最强烈的抗议。

韩国文化广播公司(MBC)主持人任铉珠(Hyun-ju Yim,音译)做了一个在韩国被视为大胆的决定,她成为第一位在电视上戴眼镜的新闻女主播,此前多年她一直被隐形眼镜和假睫毛困扰。

她担心观众会有意见,但恰恰相反,她收到了数千封表示支持的电邮。

Image caption 韩国文化广播公司(MBC)主持人任铉珠

她发现戴上眼镜后,上镜时更自如了。

“我觉得眼镜给我带来了很多改变。我不再穿不舒服的衣服,而是穿我喜欢的衬衫和裤子,我变得更自由了。我觉得这副眼镜给了我自由的翅膀。”

所以,韩国的“脱掉束身衣”运动不仅是关于化妆,这项运动让这个传统国家的女性找到了表达自己的自由。

在韩国社会里,这样的声音是很少见的。但是有一些人认为,参与活动的女性有些过分了。

在首尔的女权主义咖啡厅里,我们跟一些2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聊了聊她们参与活动的感受。

“有人说,'如果你化妆,你就不是女权主义者'。即使喜欢化妆,你可能也觉得要随潮流,”查查(Chacha)对BBC说,“在某些情况下,感觉脱掉束身衣运动变成了新的束身衣。”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班女士(Ms Bang)则表示,因为这次运动,她对自己能否称作“女权主义者”感到有些焦虑。

“我喜欢留长发、化妆和紧身裙,我能成为一名女权主义者吗?我的朋友告诉我,我对社会时事有兴趣、渴望促进妇女权利、相信男女平等,所以我是女权主义者。从朋友们那里听到这些我感到很宽慰。”

“脱掉束身衣”运动近来成为了媒体焦点,让人们关注在父权社会中的女性,这些女性在家庭和公司仍遭到歧视。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韩国男女薪酬差异仍然最大。

如果想要在韩国其他的性别平等议题上取得进展,那这些通过改变外形来表明立场的抗争者们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