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和普京政权的新武器 —— 幽默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smiles during his meeting with athletes at the Russia in October 2018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前苏联解体的时候,经济停滞,粮食短缺,人们需要排着长队领救济粮。当时的俄罗斯人用幽默缓解了这些困境。

20世纪90年代,政治讽刺剧在俄罗斯电视蓬勃发展。普京上台后,这种趋势很快就被遏制了。

在今天的俄罗斯,媒体基本上由克里姆林宫及其朋友控制,除非用于转移政府的责任,否则几乎没有真正的政治幽默空间。

俄罗斯如何将批评变成笑话

当英国表示俄罗斯“非常有可能”是在索尔兹伯里毒杀前间谍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的女儿尤利娅(Yulia Skripal)的幕后黑手时,幽默和嘲笑是莫斯科的主要回应形式。

此后,俄罗斯官员和媒体人士试图将英语短语“非常有可能”(highly likely)变成一个嘲弄的口号,以暗示俄罗斯要为一些最轻微的证据而负全责。

他们借用了一系列英国文学中的受欢迎人物,如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赫拉克勒·波洛(Hercule Poirot)以及柯南·道尔笔下的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用这些人物来嘲笑英国指控俄罗斯参与投毒事件,称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的。

调查网站The Insider曝露过两名中毒嫌疑人之一切皮加(Anatoliy Chepiga),网站负责人多布罗科托夫(Roman Dobrokhotov)说,俄罗斯的嘲弄方式旨在“故意降低讨论水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0年普京上台后,首当其冲牺牲的是一档颇受欢迎的电视讽刺节目《库克利》(Kukly),该节目一再抨击当时的新总统。

战略如何运作

多布罗科托夫告诉BBC:“因为他们无法以严肃的方式回应,所以他们就开始用演戏,企图用嘲笑的方式旨在将一切(指控)减为零。”

他认为,除了阴谋论和误导,这种策略的目的还在于散播怀疑,结果就是,很多看电视的人会认为他们无法了解真相。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人是圣人,真理不存在”。

互联网受众也是这种伎俩的目标。

例如社交媒体话题#我也来自GRU(俄语#ЯтожеИзГРУ)似乎就是受#MeToo运动的启发。亲克里姆林宫的推特用户用这个标签嘲笑英国对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简称GRU)的指控。

一个恶搞招聘广告开玩笑说GRU正在“为其网络攻击部门、化学武器部门和选举干预部门寻找员工。没有必要申请—我们自己会找到你”。

大西洋理事会俄罗斯虚假信息研究员尼莫(Ben Nimmo)告诉BBC,这种试图制作搞笑表情包的方式是“信息时代的虚假信息”战略的一部分。

为什么普京越界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普京自己有时会亲自上一些电视节目。

俄罗斯利用幽默影响竞选的举动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

2000年普京上台后,首当其冲牺牲的是一档颇受欢迎的电视讽刺节目《库克利》(Kukly),该节目一再抨击当时的新总统。

电视是大多数俄罗斯人的主要信息来源。但幽默已逐渐被非政治或消毒过的笑话所取代,这些笑话避免批评普京和他的核心圈子。

如今,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的大多数喜剧节目内容都无关紧要,要么不涉及政治话题,要么直接开涮克里姆林宫在国外的敌人。

如果提及普京,那就是恭维的口吻。以俄罗斯最受大众欢迎的电视喜剧节目KVN为例。去年,G20峰会上的一个短剧将普京描述为运动健将以及娴熟的柔道练习者。视频中的他要远胜于西方国家总统,那些总统显得笨拙而愚蠢。

虽然幽默对曾经的苏联领导人是威胁,但克里姆林宫现在已经把它变成了自己的优势。

“这不是一个超级严肃的政权,他们带着假笑做事,有时只是带着微笑。这是政权并不是一脸严肃,允许一定程度上的幽默。”作家波梅兰采夫(Peter Pomerantsev)说道,他曾经是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制片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