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测试:当心有可能撕裂你家庭的圣诞礼物

礼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圣诞礼物

近来,DNA基因测试越来越流行。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和英国,很多人在给家人买圣诞礼物时选择了基因测试剂礼盒(DNA testing kits)。

而在中国,也有越来越多人参加这种祖源、祖先分布、种族构成比例的测试,当然大多数人是为了好玩和好奇。

一些基因测试剂操作起来非常简单,在家里就可以做。参加测试者只需要提供唾液样本或用棉签取一点口腔内的细胞样本,然后寄给测试公司去做化验就行了。

在美国,已经有数百万人做过这种DNA基因测试,但是如果测试给你带来意料之外的结果该怎么办?

震惊

Image caption 珍妮的测试结果令她吃惊

美国康涅狄格州的珍妮就碰到了这种事。珍妮3年前决定做DNA测试,因为她从小就对祖先和家族谱感兴趣。

在孩子长大后,珍妮手上终于有了大把时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珍妮想知道自己的种族背景。

基因测试结果显示,珍妮主要是英国血统,还包括一点苏格兰血统以及一点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基因。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并无惊奇。

但一年后,她又做了另外一家基因公司的测验,同时还说服和哥哥一起做。

但这次,在收到测试结果后却令她大吃一惊。在她吃力地试图解读她和哥哥的遗传基因曲线时,下面的一行字立即引起了她的注意。这行字的意思说:两人的关系是半兄弟姐妹关系,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是同母异父的关系。

看到这一结果后,珍妮觉得一定是她哥哥没有按照指令步骤操作,因此导致结果出现错误。

珍妮很生气。但与此同时,珍妮脑子里也开始出现疑点。在通过上网查询和研究之后,更证实了珍妮的疑问。

珍妮的父亲已经去世,但她找到了父亲的一个堂(表)姐妹(first cousin),并说服她做了基因测试。当然,珍妮并没有告诉她真相。

结果出来后证实了珍妮的怀疑。珍妮和爸爸的堂(表)姐妹没有共同的基因联系,但珍妮的哥哥却有。这说明,珍妮并不是她父亲的孩子,那么她真正的父亲是谁呢?

真相大白

Image caption 珍妮从小肤色和头发都比较浅

这一发现令珍妮心碎。她在最初的几个月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她给自己其他的兄弟姐妹都买了测试剂并说服他们去做测试。

结果证实了珍妮的猜想,她是家里孩子中唯一一个不是父亲亲生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珍妮的长相与其他兄弟姐妹的不同,她不像他们那么高,也不像他们那样皮肤颜色比较深。

最后,珍妮动员自己母亲也做了基因测试,当时母亲已经86岁。

一年后,珍妮终于鼓起勇气把家人都聚集在一起。这时,珍妮的母亲饱受癌症折磨,身体虚弱。在全家人喝茶之际,珍妮开始向大家解释DNA测试的结果。

珍妮记得当时她妈妈正端着茶杯准备喝茶,突然妈妈端着茶杯的手停了下来,手开始发抖。在珍妮的记忆中,母亲非常刚强,从来没见她流过泪。

珍妮几乎于心不忍,不想让她伤心。但转念一想,如果现在不问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样自己日后就会后悔。

珍妮记得曾有一位商人与家人住在同一个小镇,他跟母亲的关系非常友好。珍妮说出了这名男子的名字,问母亲他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珍妮母亲非常吃惊,她问珍妮是怎么知道的?珍妮母亲事后承认曾经想把这一深藏的秘密带到自己的坟墓中去,因为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丈夫。

让珍妮感到欣慰的是,她父亲10年前就去世了,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会很难过,因为他是一个“单纯、内向的人”。

同病相怜

Image caption 比尔跟珍妮有着类似的经历

这一切给珍妮带来了巨大的震荡。后来,珍妮在一本《我基因中的陌生人》一书中找到了一些安慰。

该书的作者是金融记者比尔·格里芬。他与珍妮有着类似的经历。珍妮还和比尔取得了联系。

珍妮说,是比尔的书“救”了她,否则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而比尔在2012年发现自己不是父亲的儿子时也经历了同样的情感折磨。

当比尔问起自己已经95岁高龄的母亲这一尴尬问题时,她母亲很不情愿地承认自己“犯了错”,她说跟自己从前的老板曾有过短暂的婚外情。

并非个例

Image caption 凯瑟琳发现她也不是父亲的亲生。

然而,像珍妮和比尔这样的经历并非罕见。随着DNA基因测试的流行,爆出越来越多这样的家丑。当然,还有许多没有暴露出来的。

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凯瑟琳在55岁生日时收到年长兄弟姐妹们的一份DNA基因测试剂礼盒。结果发现她也不是父亲的亲生。

但她母亲那时已经离世,因此她无法得知自己的生父是谁。这让她无所适从,直到她遇见了跟她有类似经历的另一名女子。

于是,她们决定成立一个自助团体,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这个团体里的成员就达到4100人。

这个组织里的人都有类似的经历,比如他们母亲怀的孩子并不是自己丈夫的,但也有个别母亲是被别人强奸而怀孕,或是他们是从小被领养的,但家人从未告诉他们真相。

有些家庭还因为基因测试结果出来后产生矛盾,造成关系紧张,相互不再理睬等现象。

家庭分裂

Image caption 贝蒂和父亲,但这并不是贝蒂的亲生父亲。

贝蒂就碰到了这样的事。两年半前,贝蒂做了DNA基因测试,结果发现她的兄弟姐妹跟她是同母异父。

当她打电话把这一结果告诉母亲时,她母亲先是说测试公司搞错了。当这一话题再次被提起时,不但母亲不认账,连她的兄弟姐妹也一起指责她。

他们说贝蒂精神失常,说她撒谎。贝蒂的父亲3年前已经去世,但幸亏贝蒂保有他的一缕头发,在经过亲子化验后确定,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这时,贝蒂的同母异父姊妹称贝蒂这样做很“邪恶”,并告诉贝蒂:“对我们来说你已经不存在了”。从此,贝蒂跟母亲及兄弟姐妹就断了联系。

这让贝蒂感到伤心,因为她和母亲关系一直很密切。贝蒂认为这伤了她母亲的自尊心、她的基督信仰,而且破坏了她的形象。

由于贝蒂肤色较深,她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可能有墨西哥血统。而她母亲和父亲则是典型的欧洲血统。

贝蒂参加基因测试,并不全是由于好奇心驱使,她这样做还有健康原因在里面。

贝蒂有甲状腺问题,而且她和女儿还有另外的遗传症状,但不可能是来自贝蒂母亲这边的遗传。

“受害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测试很简单,但结果最重要。

劳伦斯(化名)的情况与珍妮、比尔、凯瑟琳和贝蒂都有所不同。他本人是一名父亲,DNA基因测试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劳伦斯女儿一直缠着他,让他买个DNA测试剂,但劳伦斯一直推脱,部分原因是99美元的价钱让他不舍。

但终于有一天,他架不住女儿的请求让了步。但当劳伦斯妻子听到这一消息后,“脸色惨白”。当晚,他妻子向他招认她与一位同事有过一段长期的婚外情。

劳伦斯妻子在生下女儿2个月后曾做过亲子鉴定,结果证实了她的直感,女儿的确不是丈夫的。但她把这个秘密保守了15年。

可以想象劳伦斯的崩溃,他后来离开了妻子但却与女儿保持友好关系。因为,他听从母亲的劝告,女儿是无辜的。

作为男人,劳伦斯的处境更加尴尬,因为没有男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妻子偷人背叛,而且还生下了别人的孩子。

他说:“没人能理解,当发现你的女儿是别人的要比发现你的妻子有婚外情糟糕100倍”。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基因测试礼盒越来越流行

现在,凯瑟琳的自帮组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帮助像劳伦斯这样情况的父亲分组。

尽管这样,劳伦斯表示自己并不后悔做了这个测试,因为发现了真相。

但他同时警告那些想参加DNA测试的人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可能会出现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家丑”。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劳伦斯那样,有些人宁愿选择不知道。

但DNA测试出的意外也并不都是坏事,比如,比尔、凯瑟琳都找到了他们原来根本不知道的亲属和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贝蒂希望有一天能够找到她的亲生父亲。

珍妮知道,或许某一天她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会联系上,但她现在还没有这样的计划。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