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间谍:欧洲小国捷克也要警惕忧虑的原因

Prague's famous Charles Bridge is seen in an early morning mist, lending the scene a mysterious ambienc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电影《Mission Impossible》第一集取境的地方,现实也是间谍活动活跃的地方。

捷克反间谍部门发出严厉的警告,指中国与俄罗斯加强了在该国的谍报活动。根据当地的安全资讯部门(BIS),中俄两国正实行长期战略,以打击西方国家。

当局指,中国间谍及外交人员,正对捷克国民构成“极高风险”,而俄罗斯则继续其混合战策略,影响欧盟及北约成员。

布拉格绿树成荫的布本内克区有很多别墅区及外交使馆,当中包括俄罗斯大使馆,以及一间精致的俄罗斯咖啡厅。

女侍应为我递上了一壶绿茶及一件柠檬塔,当我道谢时,她用俄罗斯口音的捷克语对我说:“不用客气”。

捷克有多少间谍?

我打开了2017年BIS年度报告的反间谍活动栏目,这份报告有25页。

“对捷克人民来说,俄罗斯外交军官仍然是最具风险的源头,令人在不知情下接触到外国势力的情报官员,”报告说,这反映了俄罗斯一种广泛应用的策略,就是“以外交作为掩饰,不对外公开情报人员的身份”。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俄罗斯驻当地大使馆有超过120名员工。

俄罗斯大使馆聘用了44名外交官,及77名支援人员,另外有18人(包括8名外交官)在俄罗斯驻布尔诺及卡罗维发利领事馆。

只有莫斯科知道有多少名间谍是以外交作为掩饰,私底下,捷克官员认为人数可能高达4成,即是他们认为,那些人是为俄罗斯情报部门工作,或是会把情报给予俄国。

在咖啡厅附近一个转角位是将令马歇尔‧科涅夫(Marshal Konev)的雕像,他1945年解放布拉格,但则打压1956年的匈牙利革命。

图片版权 Alamy
Image caption 马歇尔‧科涅夫的雕象经常成为反俄示威者的目标。

再走几步,你经过普希金广场后,便来到西伯利亚广场,以及一所俄罗斯中学,旁边有俄罗斯文化中心,俄罗斯使领馆,如今,都令捷克政府很头痛。

一名要求匿命的外交官说,太多俄罗斯外交官在这儿,对邻国德国、奥地利,也会构成威胁。

俄罗斯想要么?

俄罗斯驻当地大使馆批出了不合比例的外交车辆,这些车辆无法被警方截停和检查,但可以在欧盟申根区内,不用护照便可自由行驶。

“天晓得他们背后想做什么?”我的一名消息人士说,布拉格政府正在思考怎么反击,拒绝一些俄罗斯的外交车辆申请。

“俄罗斯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30年来专门报道情报议题的记者雅罗斯拉夫‧斯普尔尼(Jaroslav Spurny)说。

他说,“一部分是影响力的问题,他们在1945年解放我们,1968年‘再次解放’我们,他们仍然把我们视为其势力范围,在这层面上,是极其老式的想法。”

“但现在我们是欧盟和北约的一份子,俄罗斯情报部门十分清楚弱点在哪里,哪些国家最容易被利用。”

“对匈牙利人,(俄罗斯)与总理欧尔班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直接,而波兰人,则两者关系永远不会好到哪里去。”

“但我们捷克不一样,他们侵占了我们20年,他们对我们有所了解,知道可以如何办事。”

为何中国也是捷克的问题?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6年到访布拉格时,有人把在当地的中国国旗弄污。

BIS的报告中,也警告中国“狂热的”间谍活动,特别是资讯科技方面。

12月捷克国家网络及资讯安全局特别对中国科技公司华为威胁发出警告。

局方表示,中国的策略和俄罗斯同样是混合性的,中国的外交官及商人,与情报人员一样有相同的风险,并指出中国有三大目的:

  • 利用捷克去打击欧盟团结
  • 针对重要捷克部门进行情报活动
  • 经济及科技间谍

这份报告令BIS和总统米洛什‧泽曼有重大分歧,泽曼试图以中俄两国为外交核心。

为何捷克总统感生气?

捷克总统泽曼形容BIS“外行”,又指报告是“胡言乱语”,这更加激发了国家网络及资讯安全局局长之间的矛盾。

总统府发言人伊日‧奥夫恰切克(Jiri Ovcacek)对BBC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一个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领导,沉溺于发表政治观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捷克总统泽曼(左)经常发表支持俄罗斯观点的言论而引发争议。

批评人士指控总统,刻意去削弱自己的情报部门,有知情人士声称,BIS正收起一些敏感资料,担心会被国家内的背叛。

他们说,其中一个问题是两位亲近总统的顾问,他们都没有权限去查看机密文件,其中一人之前领导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的捷克分支,在泽曼竞选总统时,担任重要的角色。

捷克总统府强烈否认指控。

BIS发言人拉吉斯拉夫‧什季哈(Ladislav Sticha)说,“我们当然不想人们假设所有俄罗斯人都可能是间谍。”

“我们只想说,不要把敏感资料给予你不太认识的人,我们希望这一点能够成为人们的常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