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箱:试图拯救新生命的争议举措

A Safe Haven Baby Box in Indiana 图片版权 Safe Haven Baby Boxes

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一间消防局的外面有一个专用箱,看上去很像一个普通的邮箱,打开箱盖向里看,里面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存放中型大小的邮包。

但这里不是寄送包裹的设施,而是提供给人们存放初生婴儿。

印地安纳州去年12月安装了第七个弃婴箱,这些箱为有紧急需要的母亲提供服务。

但是这些箱子看似简单,其实很复杂。箱体内都配备了温度调节系统和感应器。当有婴儿存放在内,箱子会无声地发出警报,提醒紧急部门需要在5分钟之内,把被遗弃的婴儿救起。

在倡议团体“婴儿箱安全港(Safe Haven Baby Boxes)”工作的普丽西拉‧普鲁伊特(Priscilla Pruitt)说,“这是最后的一步。”该组织推动全国设立这些弃婴箱,认为很多年轻的母亲担心独自生育,无法自行养育婴儿,这项措施可以打击杀婴的行为。

“弃婴是一个问题,”她说,“许多年轻女子不想被人发现和见到,特别是在一些小镇,大家都互相认识。”

图片版权 CBS News
Image caption 这不是你寄东西的地方,是提供给人们摆放初生婴儿。

但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这些箱是一个好提议。

父亲权益组织表示反对,认为措施导致只有母亲才可以作出决定。联合国也反对全球其他地方使用弃婴箱,呼吁国家提供更多家庭计划及各类支援,应该针对解决赤贫等弃婴问题的根源。

美国2016年开始设立弃婴箱,但这个概念并不新鲜。

早在中世纪时期,一些医院、教堂、孤儿院外,会使用一些圆桶收集弃婴。

过去20年,这些弃婴箱也引发了一些社会变化,在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德国、瑞士也能找到它们的踪影。

在很多情况下,弃婴箱是由慈善机构提供。“婴儿箱安全港”组织表示,正准备增设20多个弃婴箱,并希望筹款制造100个弃婴箱,资金主要来自一个天主教兄弟会志愿者组织哥伦布骑士会(Knights of Columbu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波兰也有类似的弃婴箱。

美国个别州立法容许设置这些弃婴箱,在印第安那州有7个、俄亥俄州有2个、宾夕法尼亚州则准备设立首个弃婴箱。

新泽西州正在准备审议相关法案,但并未通过,乔治亚州则在有倡议活动。

去年12月时,密西根州议会曾经通过法案,但州长很快就撤回法案,密西根州州长里克‧斯奈德斯(Rick Snyder)撰写的信件表示,目前州内的法例让母亲可以在不记名的情况下,把婴儿给予当局,已经足够。

“容许父母可以如此简单地把婴儿放在箱内,我不同意这是恰当的做法。他们应该亲自把婴儿交予警方、消防人员或医院,”他说。

甚么是《安全港法》(safe haven law)?

在美国弃婴是违法的,但《安全港法》能够把这个行为去刑事化,就是要在婴儿出生最初几天,便把婴儿交到安全的地方。

1999年,德州最先通过法例,之后全部49个州也跟进。

图片版权 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德州的家庭及保护服务局说,根据自法例通过之后2004年开始做的统计,已有131个婴儿透过法例被交予当局。

专家说很难分析这些数字,也很难获悉这些婴儿最后的命运,有一些可能已经离世,被领养,或是仍被当局照看。

弃婴箱能够拯救生命吗?

丹麦一些政客提出有意设立弃婴箱,该国的福利研究中心Vive正研究这些弃婴箱在欧州的效果。

“德国自2000年设立这些婴儿箱,但没有统计在外遗弃婴儿的死亡数字是否有所下跌,”《哥根哈根邮报》引述Vive首席分析师玛丽‧雅各布森(Marie Jakobsen)说。

美国的“婴儿箱安全港”说,使用率证明了这些弃婴箱的价值。婴儿箱从2016年4月起,使用率提升两倍。该组织说如果没有这些箱子,这些婴儿难以活下去。

加州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律系教授米歇尔‧奥伯森(Michelle Oberson)表示,很难说这些弃婴箱是一个坏建议,但似乎有点儿误导。她是专门研究青少年、怀孕、母亲议题的法律及道德议题的专家。

“如果要把婴儿遗弃在垃圾箱,《安全港法》无疑是最坏选择中的可行选择。我们设立领养计划是有众多原因,而我们有很多咨询。”

她说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些措施,不一定能针对目标。许多年轻怀孕妇女出于恐惧和羞耻感,拒绝承认或隐瞒自己怀孕,结果突然要自行把孩子生下来。

“对于一个女生在自己的洗手间里诞下婴儿,我很难想象她会知道这条法例,然后坐公车或Uber去把婴儿交出去。”

“婴儿箱安全港”说,他们团队正与学校及青年组织合作,提高人们的意识。该组织还设立24小时热线为女性提供辅导及咨询工作。

“我们尝试帮助那些女子,不要随便遗弃自己的婴儿。我们不到最后,也不会告诉她们有关弃婴箱的事情,”普鲁伊特说。组织还设立系统,让女性找到更多相关资料。

该组织创办人莫妮卡‧凯尔西(Monica Kelsey)本人也是一名弃婴,她的母亲17岁时被强奸。凯尔西说,这个经历推动了她成为反堕胎倡议者,并提倡设立弃婴箱。

美国杀婴问题

“这些年轻女性通常会非常被动,情感孤立,不信任任何人,”奥伯森解释说,“她们认为这会过去的,可能我不是怀孕,可能只是我的想象。”然后,她们对生下孩子感到震惊,没有任何计划,只想把婴儿遗弃,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父母在孩子出世后几小时便夺去其生命,这个杀婴数字很难确定。

图片版权 Troup County Sheriff's Office
Image caption 美国1月份有人把初生婴儿放在购物袋中抛弃。

俄亥俄州莱特州立大学专业心理学院副院长谢丽尔‧迈耶(Cheryl Meyer)与奥伯森共同写了有关这个议题的书籍。她说,杀婴数字大大被低估。

“有许多个案是完全没有被察觉,可能有些是少年犯,这些案件不一定受到媒体关注,所以很难知道具体数字,而州政府会把这些案件纪录成谋杀案,但不会归类为杀婴案,”她说。

印第安纳州是婴儿箱出现的地方,副总统彭斯来自该州。他强烈反对堕胎,在任州长时通过了全国最严厉的反堕胎法案。

“《安全港法》和这些弃婴箱,都被视为与堕胎相关,涉及一个人的信仰和宗教,”迈耶说。

她在访问那些因为杀婴而入狱的女性时,问她们为甚么不去堕胎,这些受访者回应说,因为她们不相信堕胎。

“遗憾的是,这是一大讽刺,”她说。

印第安纳州布卢明顿“所有选择”不用预约的妊娠资源中心总监雪莉‧多德森(Shelly Dodson)说,许多差不多类型的中心也与宗教有关,本身持有“支持生命”的立场。然而她自2015年开始营运的这所中心,刻意没有这种立场。

“支持生命或是支持选择权,这经常被视为二元的选择,好多人认为只可以从这两个选项中抉择,”她说,“事实是复杂而混乱,我相信我们在心底里也有着同样的恻隐之心。”

凯尔西强调,这些婴儿箱不应该被视作具争议性,“这只是关乎拯救生命,”她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