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女性今与昔:伊斯兰革命前后的对比 

1992年,伊朗举办西式时装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四十年前,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国家和社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女性的地位和生存状态也不例外。

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冲击的一个重要领域是女性的服饰和发型。1930年代,伊朗国王下令禁止女性戴面纱、头巾,还授权警察在公共场合见到女性戴头巾时强行摘除。

到了1980年代,在政教合一体制下的伊朗教士掌权,当局颁布了一系列强制性着装规则,要求所有女性都戴上头巾(hijab)。

革命前后的伊朗妇女在相机镜头下的风貌,自然因此而迥异。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伊斯兰革命前

1977年女学生 图片版权 Magnum Photo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7 年,德黑兰女大学生:革命爆发时,许多女性已经完成或正在接受高等教育,革命后的几年里,大学录取女生人数显著增多。部分原因是革命后上台的政府设法说服农村保守家庭允许女儿离家到外地上大学。

英国约克大学女性研究专业教授哈蕾·阿夫沙尔(Haleh Afshar)1960年代在伊朗长大。她说:“他们其实是想阻止女性上大学,但反弹极大,不得不允许她们重回大学校园。”

“有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离开了伊朗,当局意识到,为了治理国家,他们必须让男女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逛街 图片版权 Magnum Photo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德黑兰街头鞋店橱窗前: 革命前,许多伊朗女性穿西式服装,包括紧身牛仔裤、超短裙和短袖上装。

阿夫沙尔教授说:“鞋子是永恒的,每个女人心里都埋藏着对鞋子的热情!在这件事上,伊朗女性跟世界其他国家的女性没什么不同。逛商店能让女性从日常的繁琐焦虑中解脱片刻。”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野餐 图片版权 Magnum Photo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德黑兰郊外周五野餐:周五在伊朗算周末,亲友聚会一般在这一天。

阿夫沙尔教授说,野餐在伊朗文化中占重要地位,深得中产阶级喜爱。这一点既使在伊朗革命后也没变。不同的是现在野餐时男女坐在一起会更拘谨,互动交流也有更多克制。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发廊 图片版权 Magnum Photo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7年,德黑兰的发廊:阿夫沙尔教授说,像上图那样的场景现在在伊朗见不到了。不过,革命后理发店和发廊还有。

她说:”现在在发廊里见不到男性,女顾客知道一出发廊的门必须尽快盖住头发。有些人可能会在家里开地下发廊,男女不必隔离。“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巴列维国王1971年参加波斯王朝2500年庆典 图片版权 Magnum Photo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1年,国王和身边的卫士:波斯王朝建立2500年纪念庆典上,一名年轻女子试图靠近巴列维国王(右一)。那场庆典规模和声势之大,奢华之极,招致反对国王的左翼和宗教界势力。

阿夫沙尔教授说:”当时,国王已经非常不得人心,有人认为这种奢华和放纵可能引发了之后的一系列事件,最终在8年后引爆伊斯兰革命。“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穿着打扮时髦的学生 图片版权 Magnum Photo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德黑兰白雪覆盖的街头一位行人:

阿夫沙尔教授说:”你无法阻止伊朗女性上街,但今天你看不到这样的场景 - 她的耳环和脸上的妆容一目了然。伊朗有这么一种概念,叫‘风化‘,就是行为的正派得体;现在伊朗街头行走的女性都会穿一件长及膝盖的罩衫并戴头巾。“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伊斯兰革命后

抗议穆斯林面纱, 1979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9年,伊朗妇女会抗议穆斯林面纱: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发动革命掌权后下令女性必须戴面纱,无论宗教信仰和国籍。

1979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数千名伊朗各界妇女上街抗议这条新颁布的法令。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反美抗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9年,德黑兰美国大使馆外抗议示威:成千上万名伊朗学生包围了美国驻德黑兰使馆举行反美示威;学生还扣押了几十名使馆人员作为人质。

阿夫沙尔教授说:“在这种时候,各路各派的人因为共同的对美国的仇恨而走到一起成为盟友,变得很正常。美国和英国设法在伊朗施加影响、掌控石油由来已久,所以(伊朗人)对美国和英国的不信任也是根深蒂固。”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去参加周五祈祷的一家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80年,伊朗一家人去参加周五礼拜途中: 阿夫沙尔教授说,周五礼拜对一群人来说具有特殊意义;这些人相信或支持伊斯兰教当局,但又不愿意被贴上异见分子的标签;周五礼拜是他们走出家门聚会的时刻。

她说:“不过,这些人大部分是男性。女性不准跟男性进入同一个房间,她们要与男性分开,自己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祷告。”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婚纱店橱窗前的伊朗妇女 图片版权 Magnum Photo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86年,德黑兰街头的婚纱店:橱窗里展示的婚纱是西式的。阿夫沙尔教授说:”伊朗女性最初可以爱穿什么穿什么,只要不出门。婚礼和婚庆宴会按道理是男女隔离的,所以在只有女宾的场合你穿什么无关紧要。但那时也有男女宾混合的婚礼庆典,(这种情况下)有人会雇门卫保镖,或者贿赂警察,让他们睁一眼闭一眼。“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戴头巾的伊朗妇女 图片版权 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5年,德黑兰街头:并不是所有的伊朗女性都决定穿从头罩到脚,只露出脸部的黑长袍。有人喜欢穿宽松的外套,裹大头巾。

阿夫沙尔教授说:”关键在于你的头巾向后推多少。女性有自己的各种小小的抵抗方式,比如把头巾尽量往后推。“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沙滩上的男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5年,里海沙滩:伊朗禁止女性在公共场合穿泳衣游泳。阿夫沙尔教授说,男女不能一起游泳,但人们会设法绕开这条禁忌,比如租船出海,到无人的水域就自由了。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呼吁政府加强执法,严格推行强制戴穆斯林面纱法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6年,德黑兰街头支持穆斯林面纱的会游行:伊斯兰革命爆发25年后,支持强硬派的妇女上街游行,抗议政府在推进强制戴穆斯林面纱的法律方面执法失败。参加抗议示威的人一律穿从头罩到脚的黑色长袍,唯一的例外是这个小女孩。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从购物中心看足球赛的女性 图片版权 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8年,在德黑兰购物中心看足球赛:伊朗从来没有正式禁止女性观看男子足球赛,但经常被挡在体育场外,有些试图进去的女性还被警察拘留。伊斯兰革命前,女性可以参加和观看体育赛事。

所有图片均受版权保护。

.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