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不一样的节目:日本同志配偶兴讼维权求婚姻平等

中岛爱与蒂娜·鲍曼 图片版权 Ai Nakajima
Image caption 中岛爱与蒂娜·鲍曼已在德国注册结婚,但日本不予承认。

日本13对同性伴侣决定在情人节这天状告政府,索取象征性的国家赔偿,抗议日本法律不承认同性婚姻。

他们星期四(2月14日)分别在四座日本城市,向当地地方法院提诉。这群原告认为,日本法律禁止同性伴侣结婚,侵害其宪政权利。

一旦胜诉,日本当局日后将必须允许同性婚姻。

目前,日本是在七大工业国集团(G7)当中唯一不允许同性婚姻的国家。然而,一些民意调查显示,日本民众尤其是年青人强烈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很保守”的日本社会

40岁的中岛爱与31岁德国人蒂娜·鲍曼(Tina Baumann)是其中一对参与诉讼的同性配偶。她们2011年在德国柏林相遇,曾在当地居住,后来移居日本。

然而,同性结合在这两个国家面对着截然不同的待遇。中岛爱称,许多她的朋友都不敢公开自己的性取向,要瞒着家人其同性伴侣的存在。

中岛爱对BBC记者说:“日本社会本质就是十分保守。”

自2015年起,首都东京的涉谷区户政部门开始签发“伴侣关系证明书”予同性伴侣,但此措施不等同于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而只被视为推动企业平等对待不同性取向员工之手段。

中岛女士说:“虽然大多数年青人支持同性婚姻,但是政客一般年纪较大,很不愿意接受社会事物改变。”

她说:“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一直告到最高裁判所。要是走这条路的话,那就得花五年以上。”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5年3月31日,增原裕子(中左)和东小雪(中右)成为第一对获得东京都涉谷区政府颁发伴侣关系证明书证书的同性恋人。然而两人在2017年12月宣布离婚。

不被承认的德国婚书

中岛爱与蒂娜·鲍曼在德国结婚,今年1月向目前定居的横滨市户政部门提交结婚申请书,以求核准其德国结婚记录有效。但一如所料,横滨市当局最终拒绝其申请。

鲍曼目前以学生身份居留日本,一旦毕业,她必须取得新的居留签证。但作为同性夫妇,中岛爱目前无法为鲍曼办理家眷签证。

鲍曼指出,这只是问题的开始。

“在德国,‘出柜’很容易,按照自己意愿过自己的生活很容易。但在日本,不同性别的家庭岗位传统明确。女人就得结婚生子,不少人依然认为女人当了母亲就得停止工作。”

图片版权 Ai Nakajima
Image caption 中岛爱与鲍曼感受到日本与德国两地同性夫妇生活的差异。

中岛爱与鲍曼有许多朋友担心被排挤,不敢在家人面前公开谈自己的同性伴侣。

中岛爱说:“那几乎就像被流放,你生活的大小事都会被影响。比方说作为同性伴侣你要租房子,房东可能会拒绝。想买房子也可能申请不到房贷。”

“差不多做任何事情我们都会遇到问题。”

鲍曼说:“一些人批评我们,说我们就该搬到德国去,别在日本捣乱。”

她们最终还是决定要站出来,捍卫她们觉得更重要的权利。

“有希望”的漫漫长路

日本宪法第24条规定,婚姻必须在“两性合意”的基础下结合,据此政府一向将之诠释为日本不允许同性婚姻。

代表这13对同性恋人的律师分别指出,宪法有关条文旨在防范强迫婚姻,并未禁止同性婚姻。

预料这次集体诉讼只是日本走向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一步,但活动人士已表明要长期抗争,直到目标达成为止。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