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拒收的洋垃圾让马来西亚小镇窒息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有一股好像化学异味,很呛的。”

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塑料垃圾进口国,其中一个小镇现在几乎被1.7万吨塑料垃圾窒息。

一切发生在去年夏天。每天晚上夜半钟声响过之后,居民郑年荣( Daniel Tay ,音译)就知道什么事要发生了。

他会马上关上门,封闭窗户,等待那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不一会儿他的房间里就会充斥着犹如橡胶燃烧的辛辣气味。他总是被呛得频频咳嗽。

之后的几个月里,每晚深夜这股怪味都会准时充斥在他的房间里。后来他才发现这股怪味的来源 - 一些非法回收工厂在夜间偷偷燃烧塑料。

无处可躲

当时,郑年荣并不知道,2017年中国决定禁止进口来自外国的塑料垃圾。仅仅那一年,中国已经进口了700万吨废弃塑料,因此环境保护主义者认为中国决定禁止废弃塑料进口是一大成就。

但是大量的塑料垃圾总得有去处呀?结果这些主要来自美国、日本和英国的废弃塑料就被运往了新的目的地 - 马来西亚。

这个新的塑料垃圾目的地可能会是马来西亚的任何一个城镇,但仁嘉隆镇(Jenjarom )紧邻马来西亚最大的港口巴生港(Port Klang)- 大多数国家的塑料垃圾都从该港进入马来西亚,这座小镇因其便利的地理位置而不幸成为大多数塑料垃圾目的地。

仅仅从2018年1月到7月,就有75.4万吨塑料垃圾进口到马来西亚。

一些被当地政府视为非法的塑料回收工厂也应运而生,希图在价值7.34亿美元的巨额塑料回收业中牟取暴利。

根据当地州政府统计,在仁嘉隆镇所在的瓜拉冷月县(Kuala Langat)就有33座非法回收工厂。有些靠近生产棕榈油的植物园,有些靠近城市。

而当地居民是在好几个月之后,当一些症状已经出现 - 才发现这些非法回收厂的存在。

"慢性中毒"

Image caption "这股怪气味已经出现有些时候了,但只是在2018年8月左右才变得更加糟糕,"郑年荣说。

"这股怪气味已经出现有些时候了,但只是在2018年8月左右才变得更加糟糕,"居民郑年荣说。"我开始感觉不适,经常咳嗽。后来我发现,原来是因为这些非法工厂,我非常气愤。"

塑料垃圾通常被回收制成微丸,然后工厂再将其变成其他类型的塑料。但并不是所有的塑料都能回收利用,因此合法的回收工厂会将无法再利用的塑料垃圾运到垃圾中心 - 这个程序是需要花钱的。

而那些非法回收工厂却不愿花钱将无法回收利用的塑料运到垃圾中心,他们选择埋掉,或更通常的做法是 - 烧毁。

当地居民恩古女士说,塑料燃烧引起的臭味如此强烈,她剧烈咳嗽,都咳出了血块。她说,"我夜间无法入睡,因为气味太浓烈了。我好像变成了僵尸,一点力气也没有。"

她说,直到后来她才发现,在她家附近就有一些非法回收工厂,东西南北方全有。

当然,离这些工厂越近,受到的危害就越大。

贝拉•陈(Belle Tan)发现,离她家一公里处就有一个非法工厂,那些燃烧的塑料垃圾严重影响了她11岁儿子的健康。

"他身上起了很多疹子,肚子上,脖子上,腿上和胳膊上,他的皮肤一直脱皮,碰一下都疼。我很气愤,为儿子的健康担心,可是我能怎么办?空气里充满了这些怪味。"

这些症状是否与空气污染有直接联系尚不清楚,但有专家说,塑料燃烧气体会危害人的呼吸系统。

"这些塑料燃烧气体的主要问题是,它们是致癌物质。而致癌物质最终可能导致癌症。"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系的唐彦华(Tong Yen Wah)教授对BBC说。

"这也取决于被燃烧的塑料的种类,和人类吸入这些气体的程度。如果你短期内吸入大量这些气体,会感觉呼吸困难…,也可能影响到你的肺。但如果是长期暴露在这些有害气体中,那可能致癌物质就开始发生作用了。"

但这里很多居民对这些情况没有任何了解,对这些废弃塑料燃烧引起的潜在危害无动于衷。

"这里的许多人只是想过一种简单平淡的日子,"居民泰伊说,"他们只是会说,这味道太臭了,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气味正在慢慢毒害他们。"

"你一直闻到这种怪味,你的身体也就习惯了,"一个当地居民对BBC记者打趣说,"没准儿还可能对身体有益呢。"

Image caption 贝拉•陈(Belle Tan)发现,离她家一公里处就有一个非法工厂,那些燃烧的塑料垃圾严重影响了她11岁儿子的健康。

权宜之计

现在,马来西亚政府已经将仁嘉隆镇的33座非法回收工厂关闭,该镇大多数地方已经没有那些怪气味了。

但是这些非法工厂被关闭后剩下的1.7万吨塑料垃圾仍然堆在那里,对于一个只有3万人口的小地方来说,这些垃圾是个大问题。虽然地方政府已经处理掉了大部分垃圾,仍然有一个4000吨的巨大塑料垃圾山,人人可见。

这里曾经是一片空地,现在成为暂时的塑料垃圾山。围着这个垃圾山走一圈,可以看到来自很多国家的塑料垃圾,很大一部分来自日本和英国 - 你可以看到品牌 Asda,Co-op,和Fairy (英国超市)。

地方州政府想拍卖掉这块地,但由于它的严重污染而无人想要。马来西亚能源、科技与环境、气候部部长杨美盈(Yao Bee Yin)说,有若干解决方案,最可行的是把这些垃圾运到水泥厂,燃烧塑料的热力可以用于生产。但这个解决方案的问题是代价太高。

"我们估计,仅仅把这些垃圾运到水泥厂就大约需要马来西亚币250万。"杨美盈说,"当然我们认识到,我们必须首先清除掉这座垃圾山。"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塑料去哪儿?中国式的回收再造

不只是一座城镇

然而在马来西亚,不只是仁嘉隆一个城镇存在非法回收塑料垃圾的问题。

地方政府官员说,当抓到这些非法工厂,将其关闭,他们又转移到马来西亚的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张。

而且并不令人奇怪,他们能轻易地租到土地。一个土地拥有者对BBC说,他将自己的土地以5万马来西亚币(相当于12,260美元)的月租租给了一个中国人。他说,他并不清楚租地者的用途,只管收租金。考虑到2016年一个普通马来西亚家庭的月收入不过5,228马来西亚币,这笔租金是很吸引人了。

当地人认为,非法塑料回收业很难杜绝,除非全面禁止进口塑料垃圾。然而,在马来西亚政府考虑到塑料垃圾进口和回收带来的潜在经济利益,全面禁止塑料垃圾进口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取而代之的是,马来西亚政府将制定更严格的塑料垃圾进口规则,只有那些拥有塑料垃圾进口特许证的公司可以进口塑料垃圾。

"如果你在源头和海关控制好,我想这会大大减少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杨美盈说。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打击洋垃圾:香港回收商图转危为机

放眼世界

仁嘉隆镇的问题揭露了世界上塑料垃圾回收系统存在巨大漏洞。

塑料垃圾有自己的国际贸易代码 - HS3915。

但这个代码却没有显示,这些塑料垃圾的品质如何,是有质量的,还是污染物。进口方完全不知道,只有打开看了才能知道。

2017年联合国环境暑的一份报告承认,混合的塑料垃圾被称为"干净的塑料废弃物"是很普遍的做法。

杨美盈认为,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适当的标识系统。"我们需要将塑料垃圾进行标准化的标识。"她说。

否则,在马来西亚或世界其他地方早晚会有另一个城镇,可能变成下一个仁嘉隆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