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龙凤胎 两个妈妈 两个爸爸 三个国家

西蒙(Simon)和格雷姆(Graeme)抱着这对双胞胎宝贝。
Image caption 西蒙(Simon)和格雷姆(Graeme)抱着这对双胞胎宝贝。

亚历山德拉(Alexandra)和考尔德(Calder)是一对龙凤胎,现在有19个月大。

龙凤胎本来就稀少,但更稀奇的是这对龙凤胎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爸爸。

西蒙(Simon)是亚历山德拉的爸爸,考尔德的爸爸则是格雷姆(Graeme)。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Image caption 西蒙、格雷姆、梅格和他们的双胞胎。

三个国家、两爸两妈、一对宝贝

听着有点晕,事情还得从西蒙和格雷姆说起。

西蒙和格雷姆是一对英国的同性恋伴侣。他们有一个心愿,就是有朝一日能有自己的小宝宝。

但要实现这个愿望就必须要有卵子和代孕妈妈的帮助,不然两个大男人怎么生孩子?

他们向一家代孕公司寻求帮助。两人最初的想法是找到两个捐献的卵子,用两人各自的精子分别受孕,因此保证两个人都能有自己的亲生孩子。

但是,代孕公司告诉他们,有可能使用同一位代孕母亲,让她同时怀上两个人的孩子。

他们先找到了来自美国的一名匿名卵子捐献者,又找到了来自加拿大的一名代孕母亲。而体外授精过程(IVF)则是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完成。

具体操作是,医生把采集到的卵子分成两组,然后一组由西蒙的精子来受精,另一组则由格雷姆的精子受精。

首先筛选受精卵,然后进行冷冻。之后再选择两组受精卵中生命力最强的两个。

这两个受精卵再被移植到代孕母亲的子宫里。而这一过程则在加拿大完成。

Image caption 父亲之一西蒙

代孕母亲

这里需要交代的是,两个受精卵的卵子都是来自同一名卵子捐献者,因此这对姐弟双胞胎是同母异父。

而他们的代孕母亲则是加拿大女子梅格·斯通(Meg Stone)。

之所以选择加拿大代孕母亲是因为加拿大在这方面的法律框架比较明确。

加拿大绝大多数省份的法律让使用代孕服务更容易。

同时,加拿大还允许单身父母以及同性恋夫妇使用这项服务,这在一些国家是不允许的。

而且,加拿大的代孕服务不是商业行为,而是不计报酬的利他主义。在道义上更容易被某些人接受。

经过以上复杂程序后,两位“父亲”回到英国等待怀孕的结果。9个月是个漫长的过程。这期间,两人经常通过现代通信手段与代孕母亲梅格保持联络。

毋容置疑,西蒙和格雷姆经历了喜悦、紧张、焦虑和期待等各种心情。

最后,在孩子出生前的6个星期两人飞到了加拿大陪梅格代产。

做父亲的喜悦是难以形容的,两名父亲坚称一定要与代孕母亲梅格保持联系,特别是他们无法与卵子的匿名捐献者取得联系。

两名父亲如愿以偿,同时有了自己的亲骨肉。今后还会再考虑要小孩吗?

对此,西蒙说:“永远不能把话说绝”。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