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北外交官:身陷危局的朝鲜海外代言人

脱北者多年来都把装有物资和有关韩国的新闻投到邻近朝鲜的水域,希望可以送到朝鲜人手上,但这种做法近年令韩国政府尴尬。 图片版权 ED JONES
Image caption 脱北者多年来都把装有物资和有关韩国的新闻投到邻近朝鲜的水域,希望可以送到朝鲜人手上,但这种做法近年令韩国政府尴尬。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准备下周到越南第二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正当朝鲜慢慢破除昔日与外界的隔膜,外界如何看待投奔到外国的朝鲜前外交官慢慢变成棘手的问题。

这个问题近日在意大利慢慢升温。BBC驻首尔记者劳拉·比克(Laura Bicker)报道指,意大利政府公开表示关注上月据报“失踪”的朝鲜驻意大利大使赵成吉(音译Jo Song-gil)女儿的行踪。2016年出逃到韩国的前朝鲜驻英国公使太勇浩(Thae Yong-Ho)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他相信赵成吉的女儿已经被遣送回国。

求证这些报道难度很大,但如果消息可信,这就证明了这种事情带来的高风险——一名朝鲜外交官从享尽特权、备受信任的位置上投奔外国,变成自己国家在海外的另一种代言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样做可能会令你或你的家人朋友身陷险境,这是一种十分实在的危险。

“主体思想”代言人

除了赵成吉的女儿,他本人和他的家人也下落不明。他们最后露面是在去年11月,据报目前正在第三国寻求庇护,也有说法指他正在前往美国。

朝鲜的外交官都被视为在外国推广朝鲜“主体思想”(Juche)的最前线,实际的工作是在海外为朝鲜的政权筹集资金。除了外交官,朝鲜还要求驻外国大使馆的职员都要向世界宣扬平壤的思维与看法。

如果他们决定出逃,就会被朝鲜视为“终极的叛徒”,也被视为对金正恩家族的严重羞辱,但这些情形仍然多次发生。

韩晋泯(Han Jin Myung,音译)曾经在朝鲜驻越南大使馆工作,他接受总部设在美国的《朝鲜新闻》(NK News)访问时说,他早前把一些东西变卖后,没有上缴得到的金钱,之后就被上司告发。他说他肯定自己会严重被罚,因此很快就决定要离开。他透露,朝鲜的驻外人员月薪只有400美元。

图片版权 www.kimjongun.it
Image caption 赵成吉据报多年都在罗马生活,直至去年失踪。

韩国的选择

这些朝鲜驻外外交官可以看见朝鲜以外国家的人民如何工作、如何生活。他们大多尝试到外国的生活,孩子也可能就读当地国际学校。他们初尝到自由的感觉,可能就希望获得更多。

每次有朝鲜外交官决定出逃,对韩国都是一个尴尬的局面。朝鲜和韩国近年打破过去的对峙,令朝鲜外交官出逃到韩国成为更烫手的山芋。

出逃到韩国的朝鲜人一向都会得到韩国政府的保护。过去的事例证明这有实际用途:一名与金正恩同父异母兄长的亲信李汉永(音译,Yi Han-yong)曾撰写一本有关金氏政权的书,他随后 1997年在韩国首都首尔市郊被杀。

多年前出逃到韩国的前朝鲜外交官太勇浩认为,韩国政府在这方面应“更主动”,但他再不认为赵成吉应向韩国政府寻求协助。

他指出,韩国需要向外界展示它欢迎朝鲜人,但目前的情况并不是这样。“韩国政府和人民都没有表示他们愿意拯救赵成吉或他的家人,情况令我很伤心。”

“我们要跟朝鲜人民说,韩国是他们的祖国,韩国会欢迎任何想到这个国家的朝鲜人。”

但这种欢迎并不是必然的。韩国保守派政府过去当权时,曾经利用脱北者批评朝鲜政府,指当地政府侵犯人权情况严重。

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推行的政策主张与朝鲜接触。韩国政府多年来都认为,不论是韩国人还是朝鲜人,都应该拥有政治和经济自由。但朝鲜政府一直指控首尔在幕后控制脱北者出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太勇浩曾任朝鲜驻英国副大使。

朝鲜外交部向来都对脱北者严厉批评,曾经不点名批评太勇浩是“人渣”,又批评韩国政府容许他到国会演说。

BBC记者劳拉·比克向韩国统一部和外交部就太勇浩认为“韩国不欢迎朝鲜人”的忧虑查询,对方回应指,韩国“欢迎任何自愿搬到韩国的脱北者”。但比克形容,韩国的回应用字十分小心。

韩国政府多年来的确有向脱北者提供物质支持,韩国国内目前有约32000名脱北者,政府有向他们提供住所和教育,协助他们展开新生活。

近来,统一部似乎开始关注对朝鲜政府如何看待脱北者的行动。去年文在寅与金正恩首次会面后,一名多年来都十分活跃政治活动的脱北者计划在朝韩边界用汽球把宣传单张送到朝鲜国内,他说他收到电话,要求他停止行动。他没有理会,但准备释放汽球时,却被韩国警察包围。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惊险片段曝光:脱北士兵遭朝军近距离开火

另外,一名在韩国最大报馆《朝鲜日报》当记者的脱北者金明松(Kim Myong Song,音译)早前被禁止到板门店休战区采访。金明松自2013年开始报道韩朝关系,但韩国统一部说那次在休战区举行的会议有“特别性质”,因此必须采取“必要行动”。

金明松接受BBC访问时透露,统一部的决定令他痛心。他说,脱北者都是韩国公民。“我们逃离了一个专制独裁政权来了韩国,把希望都放到韩国的民主政府,它却主动禁止一名脱北者记者采访,反而朝鲜政府没有作出这种要求。”

“这令我担心,韩国政府需要的时候会放弃我们,不会保护我们。”

了解朝鲜的窗口

一些专家认为,韩国欢迎这些脱北者对自己有好处。韩国国家安全及战略研究院前主任金郑峰(Kim Jeong-bong)接受BBC访问时指出,政府可以从赵成吉身上取得许多资料。

金郑峰认为,赵成吉可以让韩国政府了解朝鲜近期外交政策的动机,也能了解朝鲜就近期朝韩和朝美峰会对驻外外交官发出的指示。

“金正恩也许曾对朝鲜驻外官员说,他正尝试与韩国商讨向朝鲜提供经济支援。金正恩也可能说过,他虽然与美国接触,但他不会放弃朝鲜的核武。”

脫北者離開朝鮮前做甚麼工作?

圖表只包括1998至2018年期間離開朝鮮的人

資料來源:韓國統一部

金郑峰认为,赵成吉的父亲和外父都曾经是高级外交官,赵成吉的外父更曾是外交部名誉书记。“这显示赵成吉的外父曾经陪伴金日成和金正日与外国领袖会面。赵成吉到达韩国的话,可以让我们把过去70年朝鲜外交历史的不同部份拼凑起来。”

金郑峰相信,赵成吉已经到达美国,美韩与朝鲜就事件谈判期间,我们大概不会得到任何新的资讯。

“美国很大可能不会就此作任何声明。前朝鲜驻埃及大使张承吉(Chang Sung Gil,音译)和胞兄张承豪(Chang Sung Ho,音译)投奔美国时,美方一直没有公布。”

“赵成吉的事件也可能朝这个方向发展。”

第二次美朝峰会很快就举行,BBC记者劳拉·比克认为,许多人都会觉得这是小心处理事件的方法。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