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戏曲在泰国:华人戏班的挣扎

การแต่งหน้าแสดงงิ้ว ใช้สมาธิมาก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中国戏曲演员正在化妆。

中国戏曲已在泰国社会扎根近百年,但当现代娱乐活动兴起后,它正逐渐从新一代的记忆中消失。这种古老的表演艺术很多时候只能在华人祠堂里找到踪迹,它们的观众也通常只是一批华裔老人。

临时戏台的木板吱吱作响,赛荣丰潮剧团的经理他差·奥布通(Thatchai Othong)走上舞台准备今晚的演出。

在普拉普拉差寺(Phlapphla Chai Temple)的华人祠堂对面,戏台被红宣纸装饰一新,台下是大约百余只红色的塑料椅。前排的椅子上放着书或扇子,意味着它们已经被预订了。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戏台被红宣纸装饰一新,台下是大约百余只红色的塑料椅。

54岁的他差看着几小时后就会座无虚席的座位,还是叹了口气。他回忆起潮剧曾是泰国华人最钟爱的娱乐活动的日子。

“光景完全不同了,就像天壤之别,”他差将眼前的场景与过去进行了对比。

“在过去,一个华人戏班能有一百多名演员,观众有几千人。如今,我们的剧团只有几十名演员,而观众只有几百人,”他说。

多年来,在泰国的中国戏曲行业一直在走下坡路。“过去有近30个剧团,但只有大约10个幸存下来。”他补充说,中国戏曲其他分支的命运也相差无几,过去它们的数量有100多个,可现在减少了70%到80%。

在演出的地方睡觉:潮剧演员的生活

中国戏曲剧团曾拥有永久演出舞台,它们在泰语中被称为“维克”。但如今,他们出现在市集等任何邀请他们的地方,搭建临时性的舞台。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对于戏班来说,表演的地方,也是生活的地方。

他差·奥布通一生都在戏班演出中国戏曲,他认为这种表演形式的衰落是因为泰国人对这些节目的不了解。多亏华人的宗祠会在节日组织表演,这些剧团才得以存活。

被母亲以5000泰铢卖给剧团

他差·奥布通的母亲是一名泰国华裔,父亲是穆斯林,他们的关系遭到双方家庭反对。由于母亲的酗酒和赌博,婚姻最终破裂。他差仅仅七岁时,他的生活被完全打乱了。

“妈妈告诉我,'通(他的小名),你要去和一个潮剧团住在一起。'我当时很天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我喜欢看邵氏兄弟的动作片,所以我同意了。”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他差·奥布通,54岁。

“我的妈妈以5000泰铢(约160美元)的价格把我卖给了潮剧团。中介扣除500泰铢手续费后,她赚了4500泰铢。”

于是,他差开始了自己的表演生涯。几个星期的练习后,他开始扮演一名士兵,随后被提拔出演宦官和贵族的角色。他差起初不喜欢表演,但他仍努力练习提升演技,以挣到更高的工资。

25到26岁时,他差饰演了包拯、曹操等主角。随着名气增加,其他的剧团听说他后,找到他的雇主,他差便被调(卖)到其他剧团。在他近一辈子的表演生涯中,他差一共在五个剧团工作过。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他差现在身价不菲。

“我的母亲以5000泰铢的价格卖掉我,但在我进入潮剧行业后,身价几乎涨到了200万泰铢。”

心怀感激

再次见到母亲之前,他差已经在华人戏班工作了八年。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妈妈,你过的还好吗?”他的妈妈简短地回答说,她很好,只是想来看看他。

然后,她又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八年。当她再来看他时,他差已有了妻儿。母亲决定和他差呆在一起,帮助照顾她的孙子。然而,她赌博的坏习惯仍未改掉。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演出所需要的服饰。

“我妻子抱怨钱的问题。她也受不了我妻子,所以又消失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已经20年了,”他差说。

生活仍在继续。尽管被母亲出卖,已经是赛荣丰潮剧团经理的他差从未生过她的气。他认为,是她的教导使他能走这么远。

“她教过我两个汉字——‘仁义’。一开始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我问了一位老师,知道了它们的真正含义——她教导我要永远心存感激,我才不会面对困难。”

因戏曲相识

夕阳西下,赛荣丰的演员们走进化妆间,准备化妆和打扮。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私人化妆盒,一边画自己的脸,一边用泰语和汉语与其他演员聊天。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每名演员都有一个化妆盒。

他差指着一名中年女演员,称她为小伊。小伊是他的妻子,两人在一个中国戏班结识并相爱。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所以很合得来。小伊也在六岁时,以3000泰铢的价格被卖给华人剧团。

他们的女儿,24岁的帕尼达·奥布通(Panida Obthong),从12岁起就在华人戏曲中演出。

“我真的很喜欢。我喜欢化妆和穿着戏服。剧团过去常在不同的府演出。庙会有秋千和旋转木马,我很喜欢,”她说。

图片版权 Busaba Sivasomboon/BBC Thai
Image caption 他差的女儿——帕尼达·奥布通。

六年级毕业后,帕尼达就一直在华人戏班演出。她把这里称做她的事业和她的“家”——每天和家人待在一起,做真正喜欢的事的地方。与她的父母相比,帕尼达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因为她选择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虽然她从事这一行才12年,但她意识到,她这一代人不喜欢中国戏曲,也不懂中国戏曲。唯一能让人感兴趣的,可能就是那些引人注目的服饰。然而,她并不认为作为年轻一代,成为一名中国戏曲演员是奇怪之事。

“我很有热情,否则我不会学会表演。”

老年观众和美国游客

演出开始,在激昂的旋律中,乐师们开始演奏扬琴、小提琴、锣和木管乐器,这是拜神仪式的前奏。整场演出从开始到结束几乎花了三个小时。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演员上台前的最后一步,是佩戴笨重的头饰。

当演员们看到台下近乎满座时,非常振奋,还有很多观众站在场外。乍眼望去,他们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泰国华人。

“如果这个乐队在我家附近表演,我每次都会来,但我不能一直跟着他们,”一名泰国华裔女子说。

她解释说,舞台表演讲的是一个雀妖拥有一名美女,并把她托付给宫里的一个妃子,以此来报复风流的皇帝。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台下观众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泰国华人。

记者身旁的一名观众是美国游客玛莎·哈特(Martha Hart),她晚上很早就前来拍照。玛莎一直等到谢幕才离开,但她说,她看不懂其中的对话和故事,尽管她认为戏剧很迷人。

“太漂亮了”,她激动地说。“我很喜欢演员的演技、服装和奉献。他们显然训练很用功。”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美国游客玛莎·哈特(Martha Hart)

据法国外交官西蒙·德·拉·鲁伯(Simon de la Loubre)保存的记录,中国戏曲首次出现在泰国是在阿瑜陀耶王朝那莱王(1656年至1688年)统治末期。

泰国中国戏曲协会副会长庞萨康·安卡温(Pongsakorn Anankawain)在接受BBC泰语电话采访时表示,该记录并未点明这是一部戏曲,只是把它称为"中国戏剧"。

“中国戏曲最繁荣时期是在拉玛五世时代,最常见的是潮州戏,其次是海南戏,”庞萨康说。

这名49岁的中国戏曲教师补充说,中国戏曲在拉玛三世时期也很受欢迎。传说许多中国剧团从中国来到普吉岛演出,并且一待就是几个月。那时,岛上的采矿业蓬勃发展,很多人富裕起来。但不幸的是,霍乱随之爆发。

“当时有一名老人拥有一位演员,他是剧团的中介人。他要求民众严格食素10天,后来疾病便消失了。这就是普吉岛素食节的起源,这个节日现在已闻名世界。但这只是一种信仰。”

图片版权 Busaba Sivasomboon/BBC Thai
Image caption 戏剧团的入场费仅为20泰铢。

他差补充说,中国商人来到泰国做生意时,一些戏曲演员也跟着前来。他们并非成群作为剧团而来,而是一些优秀演员来到这里,在泰国找到其他演员。

他差指着一名在其戏剧中扮演主角的年轻人说,“这是我的女婿,他来自呵叻府,他的父亲是泰国民俗戏剧梨伽表演者,但他却选择演潮剧。”

但现在已经不再有中国戏曲学校。大多数演员都是老年人或是他们的孩子和孙辈。新一代对加入剧团不感兴趣,这凸显了中国戏曲正在消亡的事实。建立一所学校是延续这一传统的方式之一。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我们如何报答我们的祖辈?”他差不断地问自己。

让下一代接棒

庞萨康·安卡温承认他差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因为现在只剩下大约30个剧团,其中20个处于危机之中。

由于演出预订量减少,收入随之下滑,许多演员不得不找其他工作,例如当小贩或出租车司机来养活自己和家人。年轻演员大多决定离开剧团并改行。剩下的大部分演员年纪较大,做不了其他事。

泰国文化部长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与该协会合作,将中国戏曲艺术传授给新一代。该项目在府一级学校展开,授课时间在三天以上。目前,该项目深受好评。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现在只剩下大约30个剧团,其中20个处于危机之中。

“信武里府的一所学校在很多其他府展示了功夫舞,而素攀府的一所学校表演了中国戏曲的变脸。在中国四川举行的一场比赛中,呵叻府的一所学校凭天使舞而获奖,”庞萨康说。

计划的下一步,是建立一所永久性的戏曲学校。该项目位于泰国沙吞县潮州协会的五楼,建成后将配备齐全的设施。由于即将举行的大选,这个项目已暂时停止。目前还不清楚新一届政府是否会继续该项目。

庞萨康说:"我们计划为华裔富人举办一场演出,如果他们愿意支持我们,我们就可以用自己的资金继续我们的项目。"

“中国戏曲是神灵”

玛莎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歌剧,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因为她喜欢舞台、灯光和声音。然而,她认为这样的文化表演很难吸引新一代。不仅是中国戏曲,西方戏剧也面临着同样的窘境。

她对BBC说,在她看来,中国戏曲需要更多与网络结合,以让年轻人意识到,这也是文化的重要部分。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玛莎喜欢中国戏曲的舞台、灯光和声音。

“你不必从头看到尾,甚至也可以不喜欢这个节目,但你必须明白,艺术是你所生活的社会的一部分,”她说。

当他差被问及,如果可以改变过去,他会选择做什么时,他差毫不犹豫地说,尽管这个行业已经陷入衰退,他仍然会选择去演出。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中国戏曲是神灵。我从中挣钱来养活我的家庭,有了一所房子和一辆车,享受美好的生活——所有这些都来自艺术,我很虔诚,”他说。

“我的妈妈也教我要感恩,”他说。为了表达对艺术和前辈们的感激,他决心继续守护宝贵的文化。他将继续弘扬中国戏曲,直到社会将其完全遗忘的那一天。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