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会三号权势人物性侵定罪的前前后后

乔治·佩尔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月26日佩尔离开澳大利亚法庭。有关他性侵的第二个案件证据不足撤诉,让此前的性侵案件得以公之于众。

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的性侵丑闻,近年来时常出现在西方大小媒体的报道中。最新一起案件的主角,是在梵蒂冈掌握财政大权的澳大利亚枢机主教乔治·佩尔(George Pell)。

周三(2月27日),澳大利亚法庭驳回了乔治·佩尔的假释申请,他必须在拘押所等待3月中旬的宣判。此前一天,他被裁定性侵罪名成立的消息震惊世界。自此,他成为天主教会在性侵丑闻中落马的最高级别神职人员。

媒体对这一消息的集中报道,不仅仅因为他曾经位高权重,也因为此前出于法律原因,有关他涉嫌性侵案件的报道受到澳大利亚法庭禁令的约束。

案件始末

陪审团认定,佩尔在1996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个教堂里,性侵了两个唱诗班男童。

控方表示,1996年,刚刚晋升墨尔本大主教的佩尔抓住这两个偷喝圣酒的13岁男童,对一人实施性侵,并猥亵另一人。

BBC在澳大利亚记者海威尔·格里菲斯(Hywel Griffith)报道说,佩尔在法庭上带着笔记本,边听边写,但是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情绪。

“当法庭中提及他在1996年如何向这两个男童施暴,将自己的大主教袍子脱到一边暴露自己时,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这两名受害人中,一人已经于2014年死亡,另一人如今已经30多岁。

这位受害人周二(26日)发表声明,说案件给他造成很大压力,而且“还没有结束”。他说,这样的受害经历让他感到“耻辱、孤独、抑郁和挣扎”。

“像很多幸存者一样,我在多年以后才认识到性侵对我一生的影响。”

佩尔仍然坚持自己是清白无辜的,将对裁决提出上诉。

大权在握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08年7月,时任教宗本笃十六世(右)与澳大利亚红衣主教乔治·佩尔参加世界青年日。

佩尔,现年77岁,2014年被任命为梵蒂冈的经济总管,因此也被广泛认为是罗马天主教会第三号大权在握的人物。

佩尔1941年出生在澳大利亚墨尔本附近的巴拉拉特市,少年时代热爱橄榄球运动,曾与橄榄球俱乐部签约,但后来转而成为神职人员。

1960年他开始就读神学,1966年获得英国牛津大学教会史博士学位。

他一直坚持天主教应该遵循传统价值观,对同性婚姻、堕胎和避孕等问题持非常保守的态度,也经常宣讲神职人员应该禁欲。

2003年,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任命了31位枢机主教,佩尔是其中之一。

他也是天主教会2005年选定教皇本笃十六世以及2013年选定教皇方济各的枢机主教“选举团”成员。

2014年,他从澳大利亚被提拔到罗马,负责整顿梵蒂冈的财政。

在他自己面对性侵指控之前,他被指掩盖教会神职人员性侵儿童的行为。

报道禁令

2017年6月,澳大利亚警方指控佩尔涉嫌“多年前、多次”性侵男童。佩尔随即矢口否认。

聆讯期间,佩尔在法庭外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而正是这一期间,法庭聆讯首次披露了佩尔面临1970年代和1990年代不同的性侵指控。在此情形下,法官下令这两个不同的案子都进入审讯阶段。

为了不让先开审的案件对第二宗案件造成影响,2018年5月法官下令禁止媒体报道对他的审判。

第二宗案件因证据不足撤诉,报道禁令也随之解除。

虽然澳大利亚各大媒体基本都遵守法庭的报道禁令,但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佩尔涉嫌性侵的案件实际上广为人知。他成为澳大利亚媒体和公众心知肚明却避而不提的人物。

澳大利亚有些媒体对法庭的报道禁令也不乏批评的声音,有的甚至在头版刊登社论,直指禁止报道的弊端却避提他的名字。

墨尔本《先驱太阳报》(Herald Sun)就曾刊登报道,标题为“此条消息经过审查”。报道说:“本报不准刊登这一重要新闻,但相信我们,这是一个你应该读的故事。”

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称对他的审讯是全国最大的新闻,“可怕的罪行。这个人有罪。但是我们不能公之于众。”

性侵丑闻

过去几十年来,从澳大利亚的乡间小镇到爱尔兰的中小学校,再到美国各地,天主教会神职人员面对的性侵指称可谓一浪高过一浪,到2018年更呈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涉及位高权重者的性侵案件以及公开聆讯中的受害者亲身证词,让神职人员性侵问题不断成为媒体的头条新闻。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梵蒂冈举行“保护教会未成年人”峰会期间,教皇方济各在祷告。

就在澳大利亚枢机主教佩尔因性侵定罪十天前,才刚刚出现了另一则震惊世界的消息:美国退休的枢机主教希尔多·麦卡利克(Theodore McCarrick )因50多年前的性侵指称被削免了圣职。

他是现代历史上被免去圣职的最高级别天主教神职人员,也是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性侵案件中级别最高的一位。然而,佩尔的定罪,对梵蒂冈造成的影响更加巨大。

  • 2018年10月曝光的一份报告透露,在1946至2014年间,超过3600名儿童在德国受到天主教神职人员的侵犯。
  • 同年8月,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陪审团在一份报告中详细列出了天主教会性侵情况,超过300多个神职人员被点名。
  • 该报告发现,在过去70年中,有1000多个儿童被宾州6个教区的神职人员性侵。
  • 2018年6月,梵蒂冈法庭判决,前驻外使节卡洛·阿尔伯特·卡佩拉手机中载有儿童受虐的淫秽图片和视频,被判刑5年。
  • 2018年5月,面对多宗性侵指称以及教会成员“官官相护”的指称,智利全国34名主教全部向教皇提交辞呈。

面对如此众多的性侵儿童丑闻,梵蒂冈2月21-24日召开了“保护教会未成年人”峰会。评论人士认为,峰会本身说明教会对性侵问题非常重视的同时,也反映出过去多年神职人员性侵未成年人问题的严重性。

教皇方济各谴责教会神职人员性侵行为,说这要比社会其他领域的同类事件性质更为恶劣,将之与历史上宗教祭杀儿童相提并论。

正如参加峰会的一位枢机主教所说:在性侵事件中,有权势的人把手伸向了为天主献身的人,甚至最弱势和最脆弱的人。

佩尔被定罪后,澳大利亚总理司各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说:这一案件显示,在澳大利亚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他还向所有曾经遭遇性侵的受害者喊话:“希望你们知道,我们此刻心里在想着你们,你们身边是有人关爱你们的。你们并不孤单,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们。”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