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特朗普金正恩河内会谈后 朝美峰会并未死去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的二次峰会在越南首都河内中途谈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注: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2019年2月28日中午,世人瞩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的二次峰会在越南首都河内中途谈崩,特朗普提前结束会谈,空着双手,没有宣言或协议,按他早年信条“转身而去”。此事引发国际问题评论家和关注半岛局势的公众的焦虑:朝美会谈是否已遭遇重大挫折?

回顾会谈前后细节和诸多事态发展,对朝美会谈及有关大局进行检视,应该说,朝美会谈并未失控,而目前局面仍处于随时转向利好的境况。

2月28日中午,因为会谈中出现意外事由,特朗普取消了原定与金正恩及朝方的工作午餐,并提前两小时,在下午两点举行记者会,正式宣布会谈破裂。特朗普解释会谈破裂的理由为:“朝方要求取消(全部)制裁”,而美方无法接受。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延续了新加坡会谈以来的基调:会谈非常好,对金表示高度评价。朝方在凌晨时分举行的记者会则针锋相对地指出,朝方并未要求全部取消制裁,言外之意,特朗普对会谈失败的解释有意误导舆论,但朝方并未进一步说明会谈何以破裂。

会谈失败与谈判风格

结合事后媒体披露,导致本次会谈失败的直接原因在于特朗普的独特谈判技巧运用,也可以说弄巧成拙。按惯例,元首会谈,事前双方各级工作会谈已完毕,元首会晤,无外乎就最重大问题,关涉到未来方向的框架和概念进行直接沟通,然后就是签署协议,享受聚光灯的荣耀。此次河内“特金会”,世人均以为将在新加坡会晤基础上取得具体成果,质言之,就是朝方公布去核路线图,承诺实质性措施,而美方取消部分制裁。

问题在于,此前的工作会谈,美朝均围绕朝鲜注明的宁边核设施展开;而会晤中,特朗普显示美国资源,突然提出美方情报机构掌握的另一个大型核设施,希望将此事纳入谈判账面。而朝方显然对此毫无准备,因此拒绝接受此一议题;谈判因此崩盘。

特朗普早年从事商业和媒体活动时曾撰写和出版畅销书《交易的艺术》,其中最著名的一条,也是他竞选期间和就任后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没有好的交易,宁愿转身走开”。通过抛出撒手锏材料试图让对手心理失衡,从而掌握谈判主动权,进而争取有利条件,并把新议题纳入未来谈判。特朗普在会谈中的举动与其常洋洋自得的谈判技巧毫无二致,而朝方虽一时失衡,但采取了保守的态度,即对美方节外生枝绝不接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金正恩携保镖队伍现身越南

值得注意的是,事后特朗普反复说明谈判进展很好,意思是,原有议题会谈顺利,而同时,他对于抛出超出对方意外的绝招和断然走开视为得意之笔。而朝方防守性的姿态也同样表达了对会谈的诚意和坚持。直接一点说,就是并不因为会谈崩盘而对会谈本身转变态度。双方态度均是如此。这是观察和判断此次会谈失败后朝核与半岛局势的不可忽略的基本点。

是否需要继续会谈?

河内会谈破裂,但无论就各自国内政治生态,或两位领导人个人的政治抱负和需求而言,美朝关系自2018年以来的大局并未改变。简言之,双方仍迫切需要继续会谈进程,以期达成突破性成果。此点是必须看清的。

特朗普上台后的2017年,美国对于朝鲜核武和导弹试验采取传统而加码的制裁和压制路线,此举激发朝方更大对抗意志。在当时朝核问题已没有有效对话渠道的条件下,美朝之间玩的“谁先眨眼游戏”几乎把半岛带到核站和大战的边缘。就此点而言,虽然目前朝美会谈何时能实现局势期待的半岛无核化尚遥遥无期,但最起码,2018年以来,特别是新加坡“特金会”之后,双方实现了包括史无前例的元首会谈在内的多层级直接对话,初步建立了起码的互信和危机管控体制。这样的成果固然为朝鲜避免了卡扎菲利比亚和萨达姆伊拉克式的覆亡危机,同时也为美国解了套。

这是符合全球和地区利益的,也是双方在不能短期解决问题条件下的最优僵局。同时,这既是可见可感的,也是意义重大的战略性突破。虽然本次河内会谈未能达成突破,但双方事后的言论和表态都很清晰:双方无意废除或破坏已有的谈判机制,更不要回到2017年那样的准摊牌局面。双方也不愿意投注巨大内外资源的会谈机制因此而受损。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金正恩到越南为甚么是坐火车,而不是飞机?

除当场表示会谈很好之外,特朗普在回国后又采取了两项重大政策举措。首先,美国宣布冻结在朝鲜半岛进行多年的年度大型联合军事演习,也就是每年都令双方剑拔弩张的“关键决心”演习与“秃鹫”演习(有翻译为“鹞鹰”演习),改为较小分队的分散演练;前者为年度春季带部分实兵验证的司令部演习,即美韩半岛全面作战计划演习,以便根据年度情况变化修改总体作战计划;后者为火力展示演习,意在训练美韩联合作战部队的火力投送,并借机向朝鲜进行可见威慑。

其次,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在返国的途中,即在“空军一号”专机上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就是美朝2018会谈的中间人通话,通报情况,表明后续谈判决心,同时邀请文在寅与金正恩联系,从中进行调停。此外,国务卿蓬佩奥向媒体表示,美朝较低级别的会谈仍在进行。值得补充的是,对于文在寅来说,作为中间人和发起者,美朝会谈的成败与其个人政治成败已经紧密捆绑。

对于特朗普个人来说,朝核问题是继废除全民医保、打败所谓的“伊斯兰国”(IS)、减税和重开贸易谈判之外最重大的政策议题,也是其以2020连任竞选为导向的政策体系的核心任务。上任以来充满争议,并且最近在边界墙预算问题上遭遇重大挫折的特朗普是一个以任务为导向的总统。他不顾各种非议而能赢得部分支持者欢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任务能力,而半岛核问题是他视为自身任务能力的试金石。他无法承受谈判彻底失败,局势重回2017年紧张状态的国内政治后果。

质言之,对于美国,不能重回半岛随时必须开战的危险局面,甚至面临本土核打击威胁;对于特朗普这样的以年度“小目标”傲立于政坛的人来说,如果美朝会谈这样如此具有彻底特朗普色彩的项目完全失败,资源付诸东流,那很可能意味着共和党内支持松动,从而葬送2020连任梦。因此,美国和特朗普都需要继续美朝会谈,并尽快取得阶段性成果。

朝鲜目前的得失

自2018年2月借平昌冬运会展开和平攻势以来,从与文在寅的三八线会晤,文在寅访朝,到新加坡“特金会”,朝鲜领导人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美朝及南北关系突破,初步打破了几年来因国际制裁而导致的外交孤立局面。在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动作中,金正恩体现了出人意外的灵活性,使半岛局势峰回路转,朝核问题在零点之前实现逆转。这一过程令诸多观察家惊叹,然而,如果回到更基本的层面考察,人们不难发现,迄今为止的进程,虽取得了不小的珍贵成果,但距朝鲜解决自身迫切需要的根本问题仍有很远距离。

回到事情的起点才能看清朝鲜目前的得失。金正恩在2018年初的突然变招,实在是出于两个基本的现实压力:第一,美朝对立加剧带来的战争威胁;第二,国际制裁对朝鲜整体经济、产业和社会造成的危机。从这两点看,虽然外交转轨使战争危险得以悬搁,但由于美国采取没有实质进展不会放弃制裁的针对性压力政策,随着时间迁延,朝鲜内部的困难和压力其实有增无减。

据路透社上个月报道,随着春荒来临,历来缺粮的朝鲜今春粮食缺口将达140万吨。而由于长期国际制裁,朝鲜在发电、钢铁和机械制造,乃至日用品生产方面,都已陷入绝境;而由于出口和国际金融活动的禁制,朝鲜出口几乎停顿,凡此种种,所造成的国内困难,虽由于信息封锁而外界难以进行准确评估,但证诸零星的有关报道,其巨大的摧毁性破坏力是可以想象的。

换言之,对于美朝会谈,朝方的基本目标是逐步取消制裁,以便缓解国内经济和社会压力,为经济政策转轨争取必要的国际环境与资源。而要实现这一点,则必须与美国达成谈判突破。这是为何河内会谈崩盘后朝方竭力表示出委屈姿态,并为进一步谈判放出系列“好话”。

同时,也应该看到,对于美朝会谈,特朗普虽然目前是蜜糖为主,讲尽赞扬之词,但特朗普的戏剧性执政风格根本不能排除,如其感到谈判无望,2017式的声称要让平壤尝尝美国“愤怒与火焰”的军事威胁局面,随时随地会重演。朝鲜的政策无论怎样变化,对于这一点是不愿意看到的。一旦如此,则不仅是特朗普的失败,也是朝鲜政策的彻底失败,而到那时,会面临怎样的危机局面,是否还会有转圜的狭窄余地,这恐怕不是金正恩及朝鲜领导层愿意赌博的。

小国大国博弈和“特金会”的未来

另外,有一点也是必须重复指出的:在小国与大国的博弈中,大国即使一时心意不遂,也只是癣疥之疾;而对于小国来说,虽然竭尽心力,着着领先,仿佛一路眼花缭乱,但只要一招不慎,最后往往意味着身死国灭,国破家亡的可悲结局。因为,归根结底,国际博弈毕竟是实力和本钱的游戏,而小国并没有这样的实力和本钱。对此,对于卡扎菲和萨达姆的覆辙,朝鲜领导者恐怕心知肚明,而观察者也不能毫无觉悟。

总结来说,朝美河内会谈失败了,但会谈的机制还在运作,对于双方会谈的现实必要性有增无减,因此,尽管实现终极目标的道路无比遥远,但鉴于上述基本认识,就可以比较清晰前瞻美朝会谈及“特金会”的未来。河内会谈前,特朗普在登上“空军一号”出发前,曾向记者表示,这此“特金会”不会是最后一次,以后他会经常跟朝鲜领导人见面,俨然把金正恩形容为“我的最好朋友”一类。河内会谈崩盘后,他丝毫没有关于弃绝与金会谈的言论。当他说“朝鲜没有准备好”,这话也埋下了当朝鲜“准备好”随时再谈的可能。而金正恩归途中甚至放话,他愿意再次与特朗普重开峰会,即前面没谈好不算,可以重新开谈。

关于河会峰会的直接和含蓄陈述是双方现实政策需要的体现。但只要简单回顾新加坡峰会之前的取消和继续谈游戏,人们不应忽略,美朝现任领导者的戏剧化外交风格也是展望未来走势很重要的指标。他们习惯于采用神秘主义的多边外交手法,或者,用坊间通俗的话来说,千万不要低估两个超级“戏精”可能带给你的惊喜!

有一件事是清楚的——双方目前都看重会谈机制,都没有把实现无核化的终极目标当作现实的谈判目标。因此,下一步美朝会谈接续河内断章之处也是非常清晰——朝鲜做出某些弃核实质承诺,比如,继续冻结核武和导弹试验,停止浓缩铀加工等业务,开放宁边核设施的国际监察,递交部分重要核研究人事和技术资料,承诺严格遵循核不扩散准则等;美方则取消部分制裁,并启动部分对朝经济和产业国际投资。然后,双方在此基础上签署半岛和平协定,继续进行弃核的终极谈判。诸如此类。

这些目标在朝鲜是可以做到,也是出于维持谈判必须做到的。也可以说,对其作为实际核武拥有国的地位并无实质损害,却可能给多年恶化的半岛局势带来真正有意义的缓解。同时,对于美国和特朗普来说,这也意味着他取得了前任总统们望尘莫及的外交突破,真正实现了朝鲜弃核“可靠、可核查和不可逆”的进展。

总之,在现实迫切需要的推动下,为追求和实现这些触手可及的目标——实现朝鲜核武局势冻结,朝方做出实质让步,并承诺不扩散,而美国解除事关民生和国家财政的主要制裁,为此,特金会3.0随时上演,这是完全可能的。假如事态真这样演变,人们千万不要感到意外。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