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会与性侵丑闻 你需要知道的那些事

教皇方济各与枢机主教们在一起(2013年10月1日)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亚枢机主教乔治·佩尔(右二)近年来进入教廷权力核心层,成为教皇方济各的左膀右臂,曾掌管梵蒂冈的财政。

进入2019年,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涉嫌性侵或包庇性侵的案件所牵连的人物越发位高权重了。

3月13日,澳大利亚法庭裁定,曾执掌梵蒂冈财政大权的澳大利亚枢机主教乔治 佩尔(George Pell)因多年前性侵唱诗班两名儿童罪名判刑6年。 这对多年来深陷性侵丑闻的天主教会来说,无疑是又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

此前的3月7日,法国天主教会最高级别神职人员——枢机主教菲利普·巴尔巴林(Philippe Barbarin)被裁定包庇掩盖教会中的性侵未成年人问题,被判刑半年缓期执行。

这两位枢机主教都表示对判决不服,将提出上诉,他们或许还有翻案的可能。但是今年2月,美国退休的枢机主教希尔多·麦卡利克(Theodore McCarrick )因50多年前的性侵指称被削免了圣职,却是罗马天主教廷对世俗法庭判决的承认以及采取的行动。

揭开黑幕

实际上,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性侵罪行的曝光,最早就是从美国开始的。

20世纪80年代,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的调查记者杰森·贝利(Jason Berry)开始追踪一个名叫吉尔伯特·高斯(Gilbert Gaothe)神父的性侵真相。1992年,杰森·贝利出版的《请带领我们免于诱惑》一书,就是根据天主教会截止1980年代末期与提出民事诉讼的多名性侵受害者达成的庭外和解案例而写的。

2002年,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继续对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性侵问题展开调查,报道了更多更广的性侵行为以及教会内部掩盖事实真相的情况。《环球报》的记者因为这项报道获得了代表新闻界最高荣誉的普利策奖。他们的系列报道还被改编成了获奖影片《聚焦》(Spotlight)。

美国记者自1980年代开始揭开的真相,至今仍在继续展开。

去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8个教区中的6个成为调查的对象。2018年12月,调查报告公布,震惊全世界。报告写道:“从教会自身档案中超过1000个儿童受害者被确认"。针对300多名涉嫌性侵的教士,这些儿童都有“确凿可信证据”。

图片版权 Jason Berry
Image caption 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的调查记者杰森·贝利(Jason Berry) 1980年代揭发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性侵和掩盖性侵黑幕。

这份长达1000多页的报告,追溯了过去70多年的案例,所列举的例子触目惊心。

在斯克兰登教区(Scranton),有教士强奸了一个女孩导致她怀孕后堕胎。这个教士的直接上司,即所属地区的主教,写信道:“这是你一生中的困难时刻,我很理解你的困扰。对你的悲伤我感同身受。”

然而,这封信并不是主教写给这个女孩的,而是写给这位教士的。

这份报告得出结论说,这些恋童癖之所以能够侵犯儿童是因为教会将这些受到指称的神职人员转移到其他教区,以掩盖他们的罪行,而且不向警方报告。

教会行动

天主教目前在全世界各地有12亿信众,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不断被揭发的神职人员性侵丑闻,对天主教会带来巨大的冲击。外界自然将注意力转向教会最高层。

在现任教皇方济各之前,退休的前任教皇本笃十六世曾经被批评包庇掩盖教会神职人员所犯的性侵罪行。对外界的批评,本笃十六世2013年曾在一封信中公开否认。

他承认教会性侵问题的可怕,但坚持认为神职人员并没有大于其他人的恋童癖倾向。

他写道:“我从来没有掩盖过这些事情。邪恶的力量在教会中深入到如此程度,是我们痛苦的根源。一方面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痛苦,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让这样的案件不再发生。根据社会学研究,神职人员犯下此类罪行的比例,并不比其他可比的职业更高。”

独身禁欲

长期以来有人认为: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的性侵问题,与教会规定的独身禁欲守贞(celibacy)有极为密切的关系。对此,天主教会内外都表示了不同的看法,否认这两者之间的必然关系。

2017年3月,教皇方济各在接受一家德国杂志采访时曾经表示,他对天主教会接纳已婚男性担任神职工作持开放的态度。实际上,天主教会的确也接受过从基督教皈依天主教的已婚男性,也接受过成家后的男性修道成为神父,不过这样的特殊情况并不多见。

图片版权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布兰卡契教堂(Cappella Brancacci)内的一幅15世纪的壁画,描绘圣彼得的生平事迹:让提比萨寡妇复活。

然而,天主教会要求神职人员独身禁欲,却也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有评论人士认为,如果天主教会果真开放对神职人员的独身禁欲要求,那应该是对早期基督教传统的回归而并非离经叛道。

在基督教历史最初的1000年当中,神职人员生儿育女并不少见。被罗马天主教尊为第一任教皇的圣彼得(Saint Peter),便是已婚之人。《圣经》新约几大福音书中多处有记载的一个传奇故事,是耶稣医治好他的岳母。

清规戒律下的天主教神职人员私生活,向来是外界关注和好奇的隐秘世界。

2016年,BBC曾经获得一些信件,揭示已故罗马天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和一位名叫安娜-特雷莎·蒂米尼卡(Anna-Teresa Tymieniecka)的女哲学家保持了超过30年的私人关系。

教皇道歉

2013年3月教皇方济各当选后,他对神职人员性侵丑闻给教会带来的冲击应该完全了解。

2014年7月,他与分别来自爱尔兰、英国和德国的6名性侵受害者见面。在一次不公开的弥撒中,当着这6位受害者的面,他做出了道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现年82岁的教皇方济各,多次就天主教会人员性侵行为道歉。

根据梵蒂冈之后发布的消息,教皇方济各说:“在上帝和他的子民面前,我为神职人员对你们犯下的性侵罪行和罪孽表达我的悲痛。”

“我卑谦地请求你们的饶恕,我祈求你们也饶恕教会领导层。他们没有对性侵受害者以及家人的报告作出足够的回应。”

此后不久,教皇增加了8名新成员加入保护未成年人委员会,他们分别来自非洲、大洋洲、亚洲和南美。但这个委员会很快就受到辞职事件的冲击。委员会中仅有的两位曾受过性侵的成员,玛丽·柯林斯(Marie Collins)和彼得·桑德斯(Peter Sanders)提出辞职。

玛丽·柯林斯曾在13岁时被神父猥亵,她写出一封公开信表示,虽然教皇有意解决神职人员性侵问题,但是梵蒂冈的官僚作风却不断阻碍改革提议的进行。

这个委员会曾经建议,对于所有性侵受害者和幸存者的来信都应该做出回复,结果她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收到过任何回复。

她在信中写道:“我发现自己无法一边听着公开讲话中所谓教会深切关心那些受侵犯者的人生所受的苦难,一边在私底下眼睁睁看着梵蒂冈有人拒绝承认这些人曾经写过信。”

她在信的最后说:“这恰好反映出教会对整个性侵丑闻是如何处理的:在公开场合措辞精细,但是关起门来却是完全相反的做法。”

对此,教皇方济各决定打开大门:梵蒂冈今年2月21-24日召开了“保护教会未成年人”峰会。

BBC宗教事务编辑马丁·巴希尔(Martin Bashir)分析指出,这是教廷针对性侵问题采取的“史无前例”的行动。

“对现年82岁的教皇方济各来说,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比这个问题更加紧迫和充满挑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