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案调查报告:美国总统特朗普“未有与俄罗斯合谋”

负责“通俄案”调查的美国特别调查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于周日(3月24日)向美国国会递交调查报告概要,当中指美国特朗普并未与俄罗斯合谋干预2016年的美国大选。

该报告的概要并未对特朗普是否非法干预司法公正的问题则未有定论,并未排除特朗普妨碍司法的可能。

该报告概要是由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摘录提交国会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则随即在推特(Twitter)作出回应,指“没有合谋,没有妨碍(公正)”。

特朗普此前反复称这场调查是一次政治迫害,而他在周日表示“国家要经历这些是种耻辱”,形容这次调查是一次“失败了的非法追捕”。

这份报告令穆勒指挥的这场历时两年的调查到达尾声,此前特朗普的一些最亲密的前盟友已经被检控,有一些甚至已经入狱。

“这份报告虽然没有得出结论指总统有违法行为,但是它也没有断定他无罪,”穆勒在报告中这样写道。

报告概要都说了什么?

由巴尔撰写的概要列出了对俄罗斯试图左右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案件的相关调查发现。

巴尔断定:“特别顾问没有发现任何美国人或者特朗普竞选阵营官员与俄罗斯合谋或者在知情的情况下与之配合。”

在概要的第二部分则指是关于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巴尔的概要指,特别顾问的报告“最终决定不以传统意义上的检控方式下判断”。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声称自己已经“完全脱罪”。

概要中提到:“对于受到调查的行为是否构成妨碍司法,特别顾问不下是或否的结论。”

巴尔指,证据未充分到足以“指控总统实施了妨碍司法公正的违法行为”。

巴尔在写给国会的信中最后提到,他将会公布完整报告当中更多的内容,但是报告有一些材料是受到约束的。

他写道:“由于有这些约束,报告公布的时间表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有关部门能够多快地确定哪些材料是法律规定不能公开的。”

“我已经请求特别顾问的助理尽可能快地鉴定报告当中的全部信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别调查顾问穆勒的调查行动持续了将近两年。

美国政界反响

美国众议院民主党司法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杰里·纳德勒(Jerry Nadler)强调,司法部长并没有排除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的可能。

“巴尔表示,总统可能有妨碍司法公正的行为,但是要作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政府将需要在排队合理疑点的前提下证明一个人在腐败的意图下参与了妨碍司法的行动’。”

民主党参议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理查德·布卢门萨尔(Richard Blumenthal)称,虽然缺乏证据支持“可检控的串谋犯罪”,但是对于特朗普是否有所妥协的疑问仍然存在。

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以及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指巴尔的信“引发的疑问和它解答的问题一样多”,呼吁公布完整报告。

声明指:“总统说他完全得到了开脱,这与穆勒的言辞直接对立,且没有任何可信度。”

白宫新闻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指报告的发现就是“总统完全得到开脱”。

特朗普的律师鲁迪·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表示,报告“比我预期的要好”。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对此“好消息”表示欢迎,并在推特上表示,现在“是时候让国家继续前进了”。

下一步是什么?

周日公布的报告核心要点,可能是一个开始。之后将要会有长时间的抗争,要求将穆勒的完整报告公之于众。

一些资深民主党人呼吁公布完整报告,以特别顾问的所有调查资料。

巴尔表示,他将会公布更多,但是同时暗示,将会需要一些时间来确定哪些材料可以公开。

他没有给出任何具体时间表,但是任何进一步细节交到民主党议员手上,只要不是完整报告,都有可能带来法律上的挑战。

在国会等候更多细节公布的同时,巴尔可能会被召唤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

该委员会的民主党主席纳德勒在推特上表示,他会 “在不久的将来”要求巴尔作证。他表示,作证的内容是关于“一些令人担忧的事实出入以及司法部的决定”。

与此同时,特朗普在周日声称自己已经“完全脱罪”,而另外还有十多宗有关他行为的调查仍在继续进行。

其中包括纽约的一宗联邦调查,关于特朗普阵营可能违反选举法规,关于他的经商业务以及特朗普就职委员会可能存在的不当行为。

美国国会则在继续进行自己的调查,主要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内。

分析 - 特朗普的好日子

BBC驻北美记者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

在交给国会四页纸的信上,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主要用自己的话概述了特别调查顾问的结论。不过,在一句重点话语当中,他直接引用了报告的内容。

“调查未有确认特朗普阵营的成员合谋或者配合俄罗斯政府干预选举。”

在这里,是罗伯特·穆勒自己的话,也是将近两年工作、2800次传唤、数以百计的搜查令和无数个小时的问话最终得出的结果。“附属于俄罗斯的个人‘曾经’多次提出过”帮助特朗普阵营,但是他们从来没有上过当。

或许特朗普就会说“没有合谋”。至少,是没有发现证据。

有关妨碍司法公正的部分则比较模糊。是否指控特朗普干预多项调查,并不是由穆勒决定。这名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说这涉及“困难的问题”,把球踢开了。

而咨询司法部人员的巴尔则决定,不检控了,一部分是由于没有明显的犯罪行为需要妨碍司法公正来掩饰。

毫无疑问,这一天对于特朗普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日子。

虽然还有一系列有关他总统任期的调查还会继续,但是肯定的是,穆勒的调查自2017年5月以来就一直像阴影一般笼罩在白宫上空,现在阴影已经散去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