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Grindr:一段崎岖的男同性恋网路交友史

Grindr logo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十年前,在我去上班途中的巴士上,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使用Grindr。

那时,我刚听过朋友描述这个免费的iPhone应用程序(APP),可以告诉你周遭的男同性恋者在哪里。巴士上坐在我前座的便是一位早期用户,他经过那些没有脸,仅有胸膛裸露的用户照片,回复了一连串的信息。

这个概念实在非比寻常。

当Grindr于2009年3月推出时,iPhone还处于起步阶段。

那时,黑莓机已成为了王者。 苹果的应用商店开张还不到一年。更没有Instagram或Snapchat。也没有Tinder或Scruff或Bumble,或那些无数跟随Grindr为它们铺平道路后而来的交友应用程序。

Image caption Grindr 创始人

由以色列企业家乔艾尔·欣凯(Joel Simkhai)创立,Grindr是男同性恋交友的一种途径。

彼时,像Gaydar这样的男同性恋交友网站已被数百万人使用。

但是Grindr通过使用iPhone的卫星定位数据改变了游戏规则,让人们可以发现在附近的其他人。Grindr很快推翻了Gaydar,因为后者过于缓慢的把自己网站与应用程序接轨。

关于线上约会和同性恋的未来已永远改变。

今天,Grindr表示,它在200多个国家拥有超过300万的日常用户。

“这是一份Argos(注:著名大卖场)同性恋男子目录,有现货,可供收藏。”喜剧演员节杰克·鲁克(Jack Rooke)说。他讲述了他的Grindr体验,一个让他能“自立”的地方。

作为一个年轻男子,Grindr与他的性取向相关,它也帮助他与同龄人连结。

Image caption Grindr被中国公司收购

“能与另一位同性恋说到话真是太好了,”他说。他描述了他本来是去一男子家约会,但结果却是彼此讨论如何手作“口袋面包。”(pitta bread)

“对我来说,Grindr是我学习同性恋文化和酷儿文化,以及明白成为同性恋者意味着什么的地方。”

该应用程序有相当多的成功案例:“很棒的一夜情,幸福的婚姻。”

但是使用Grindr也带来许多负面经验。收到随意传来的污蔑言语,约会被“放鸽子”或对方用假照片或假资讯去换取私密照片,并迅速散播在网上。

Image caption 霸凌语言很容易出现在社交网络

在Grindr的十年历史中,种族歧视,是最常见的。杰克说:“在Grindr上,你看不到亚洲人,没有黑人,没有胖子。”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认为Grindr含有很深的偏见。”

没有按时赴约,和种族歧视信息,促使博客安德鲁·伦丁(Andrew Londyn)写了本书,描述如何在Grindr生存。

他回忆起曾与一位“非常英俊的希腊人”聊过几次。最后,这名男子问他,为什么彼此还没约出来喝一杯。

“因为你没有先问过我啊” 安德鲁开玩笑地回答道。但反应却是十分凄惨:一场耗时的种族歧视与恶言恶语。对方将安德鲁比喻成畜生,并告诉他该滚出英国。

“那令人十分愤怒。你才刚要约我出去,现在却马上咒骂我!”安德鲁说。

在博客,安德鲁描述了同性恋者失去了“社区”。而他认为像Grindr这样的应用程序有所责任。

因为以前,所有不同年龄,背景和体格的男性都能在酒吧见面,共度时光。

但今天,人们可以从“线上目录”中选择朋友。

“我们正将彼此非人性化了!”安德鲁说。

“我们不认为Grindr上这个人是能与我连接的人。他们有母亲和父亲,他们可能有兄弟姐妹,他们工作,他们想要幸福。但我们只是把他们看作一张照片。如果你只视他们为一张照片,便很容易可以丟弃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Grindr拥有数百万用户

应用程序的到来,为LGBT社交场所带来新挑战,后者许多顾客人数因而下降。

伦敦老鹰(Eagle)酒吧老板马克·欧克里(Mark Oakley)说:“Grindr是互联网的一次演化:关于男同性恋者如何开始见面和联系彼此之演化。”

10年前,他的酒吧以深夜性爱派对而闻名。一道黑色的窗帘将酒吧与“暗房”隔开,任何事都能在后者发生。在星期六夜晚,你可以“在沃克斯豪尔(Vauxhall) 车站听到性爱的声音。”

但随着Grindr普及,人们对“这种夜晚”的需求下降了。

“Grindr提供更直接的性爱邀约途径,没有障碍。为什么人们还想去舞厅,付钱买门票及酒水,甚至可能没有人喜欢他们?”

马克认为,与性有关的事,转移到网路上是很自然之演变,如同他将CD和DVD转换为网路下载和数位分流媒体相比较。

“企业不得不转型或退场。”

“为了在今天的市场中生存,我们不得不进化并改变我们现有的东西。我们酒吧进行了相当大的改装,带来了新的外观和感受。现在一切都是关于音乐和娱乐的。”

他说,黑色的窗帘已经被慎重的拿下,并回收了。

Image caption 同志恋酒吧受到网路约会软体挑战

但,Grindr有时被用于最可怖之犯罪。 2016年,连环杀手斯蒂芬·波特(Stephen Port )因杀死四名年轻男子并强奸另四名受害者而被判刑。他用Grindr策划谋杀计画。

2018年,戴瑞·尔罗(Daryll Rowe)因蓄意将HIV传染给他透过Grindr约会的人而入狱。

任何新科技都能用在可怕目的。但马克担忧Grindr已留下了一个“残存物”:让那些寂寞或孤立於世的男人更容易遇到提供毒品和毒品性派对之对象。

Grindr官方声明禁止“提及毒品和毒品用具的讯息与照片,包括象征毒品的表情符号”,但这无法阻止所有人。

有些个人档案公开宣传吸毒和性爱(HNH)派对。“钻石表情”符号经常被提供冰毒的人使用。

对于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来说,Grindr不应该被指责提供毒品流通管道,但它可能会让毒品变得更易接近。

“Grindr有社会责任,该严肃面对它的问题。”马克说。

“Grindr虽公告了警告讯息,但它可以做的更多。既然它是拿到执照的媒体,所以应当管控在其网域发生的事情。它为什么不做呢?”

2018年1月,Grindr被中国《昆仑集团》收购,后者支付了总计2.45亿美元(1.85亿英镑)。而创办人欣凯离开该公司。

收购后的第一个变化之一是推出“Kindr Grindr”活动,旨在消除种族主义和恶劣行为。

“在Grindr,我们注重多元,包容性和尊重对方之用户。我们不接受任何种族主义,霸凌或任何形式之劣行”该网站表示。

Grindr还更改了社区准则。现在,任何在个人资料中使用种族主义或污蔑性言语的人若被举报,都会被关闭帐户。

BBC 已与Grindr联系,讨论了本文提出的相关问题,但尚未收到回应。

Image caption 透过社交软体贩卖毒品是严重的议题之一

展望未来,杰克希望Grindr将继续并应对恶劣行为。

“我希望Grindr成为更好之工具,”他说。“特别是英国的一些团体正在讨论我们是否应该向年轻人传授LGBT教育。”

在快速运行的应用程序和互联网世界中,市场领导者可能被迅速推翻。

如果昆仑希望Grindr保持领先,它将需要尽一切努力使Grindr成为一个男性彼此约会的热情与友好之空间。

如果您受到本文探讨的议题之影响,BBC Action Line有实用资源,包括有关药物和性取向之信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