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从“通俄门”抽身后会一门心思对付中国吗?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特朗普与习近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由特别检察官穆勒主导的历时一年的“通俄门”调查结束,没有发现特朗普本人及其团队的通俄证据。这对特朗普来说,不能不说是自他当选总统后迄今为止得到的一个最大礼包。之前,特朗普深陷“通俄门”漩涡,其内政外交直接或间接受制于该事件。民主共和两党陷入恶斗,美国国内政治分裂,很大程度上也是围绕特朗普“通俄门”进行的。现在,穆勒的调查还他一个“清白”,少了这个“包袱”,扫除了其总统连任的最大障碍。

那么,对正处于贸易谈判的中国来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已经卸除通俄嫌疑的特朗普,会不会再出重拳对付中国?

中国国内一种看法认为,没有了“通俄门”的后顾之忧,特朗普将毫无顾忌地和普京走近,美俄两国关系缓和,莫斯科也就没有必要借助北京对抗华盛顿。俄中关系必定会比现在疏远。这样,特朗普就好腾出手来对付中国,而不必担心俄罗斯从旁使坏,甚至可以联手莫斯科一同对付北京。

同时,“通俄门”调查结论有利特朗普,也减少了民主党的牵扯,之前,他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用来和国会民主党人的内斗,这使得他不能专心致志去关注外交政策和对外事务。比如,在二月底的特金会上,特朗普把未和金正恩签订协议部分归咎于民主党人在国会大搞黑材料,让他生气。现在这些麻烦都消除,特朗普就可以一门心思对付中国,除了贸易谈判外,华盛顿会在其他一系列中国在乎的事情上,向北京发难。

这个看法很难说对或错。本来,特朗普上台之初,就有“联俄制中”的想法,据说出自基辛格的献策,虽然后来基辛格出面否认,但想必该想法不是空穴来风,这从特朗普本人从不掩饰他对普京和俄罗斯的好感可略知一二。特朗普当选之初给蔡英文的“电话外交”也说明了这点。如果没有“联俄制中”想法,特朗普不大可能一开始就冒失拿台湾向中国开刀。只是后来由于 “通俄门”事件爆发,民主党人揪住不放,使得特朗普不得不去应付民主党,并为表示自己的“政治正确”,转而对普京和莫斯科采取强硬态度,作为天平的两端,对习近平和北京却开始“惺惺相惜”起来,直到贸易战才改变对中国态度。

从普京来说,如果特朗普伸出橄榄枝,他当然巴不得。最近几年由于美国的制裁,俄罗斯的经济难有起色,这对普京的形象多少有些损害。而改善和美国的关系,也能减少对北京的依赖,并在美中两国的"斗殴"中左右逢源,获取好处,反而使得北京要更多看莫斯科的眼色行事。故美俄走近,在美中俄大三角关系中,北京是相对处于被动的一方。

然而,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或一种可能,事情还有另一方面或另一可能,而且后者的实现程度也不低。这就是如果贸易谈判达成,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反而可能比现在要好,美国的对华政策反而可能不如现在这般咄咄逼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对俄关系上,特朗普固然少了“通俄门”羁绊,但他能否由此“毫无顾忌地”亲近普京,是要打问号的。

为什么这样讲?在分析特朗普的对外政策时,如果说“通俄门”是一个掣肘因素,那么一旦这个因素消失,由此所引发的美国国内压力施加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的影响就会减少,他可以不必为显示自己的“政治正确”而特意制定强硬的对外政策。换言之,特朗普现在对中国的强硬态度,会不会因为“通俄门”事件的影响,而要急于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出这种强硬,以向民主党人和美国民众证明自己是站在美国的立场和利益上的,以弥补“通俄门”给他带来的道德短板。此种可能性应该存在。果有如此考虑,如今“通俄门”警报已排除,特朗普就没有必要在对华政策上再表演这种"政治正确",因而,一旦美中贸易谈判达成协议,为"褒奖"习近平,特朗普反而有可能在现有严厉的立场上后退一步。

另一方面,在对俄关系上,特朗普固然少了“通俄门”羁绊,但他能否由此“毫无顾忌地”亲近普京,是要打问号的,或者,其实是不可能的。无论对华还是对俄,既要看到总统个人的作用,也要看到美国建制派在其中所起作用,总统并不能独揽外交政策。具体到对俄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实际是美国建制派在主导。后者对俄罗斯的敌意不亚于对华。比如,兰德公司今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就称俄罗斯是流氓,中国是竞争对手,俄对美国安全的威胁比中国更直接、更严重。这反映了美国建制派长期以来对俄的看法。

还应看到,“通俄门”事件虽已解套,但美国两党以及民主党和特朗普的矛盾并未减少,美国政治的极化现象依然存在,在对俄事务上他依然要受民主党的制约。而民主党对穆勒的“通俄门”调查很不满,众议院民主党占主导的六大委员会已经向司法部发函,要后者在4月2日前将调查报告的副本和所有证据都上交。显然,民主党不甘心就这样轻易放过特朗普,必然还会就此事及其他议题继续纠缠。在这种情况下,难以想象特朗普会在对俄关系上步子迈得太快。

此外,特朗普要“联俄制中”,也要得到普京的响应,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在俄美及俄中关系上要搞清楚,普京是基于短期抗美需求和中国接成准盟友关系,还是俄中关系有稳定的长期基础。答案是,两者都有。前者使得特朗普递来橄榄枝时普京不会不接受,但是普京也一定明白美国建制派对俄罗斯的真实态度,因此不会也不可能全盘倒向美国,和美联手对中。因为他知道,一旦中国被打趴下,下一个就轮到俄了。俄中虽然也互相戒备,但令俄罗斯人最担忧的领土问题随着江时期两国边界的勘测完成,不大可能在今后成为两国关系的主要障碍。而中国的资金和市场也是俄罗斯需要的。因此,目前俄中关系的基础不会因美国的介入动摇,俄罗斯不会参与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围堵。

事实上,鉴于美国已经确立中国为战略对手,特朗普是否在“通俄门”调查结束后调整对华政策,是进一步展示强硬还是怀柔一点,不是很重要,因为战略对手的定位锁定了美国长期对华政策的基调,即使有修补,也是在上下一定幅度内,不会有一个大幅度的摆动。故对中国来说,没有必要为特朗普的下一步怎么走过度担忧,如果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有大改变,也一定不是因"通俄门"结束调查,而会是其他因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