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纹身:独特宗教传统如何面对现代文明挑战

ลายยันต์นับไม่ถ้วนบนร่างกายอาจารย์หมู ขุนพล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虽然迷信在如今这个科技为王的时代可能已经不合时宜,但有精神意义的刺符纹身(Sak Yant) 在泰国依然流行,且还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人,甚至包括不少外国信徒。在刺符纹身大师(Ajarn)们看来,这种趋势说明,迷信将永远在泰国社会中发挥作用。

“你是来找Tag大师的吗?请跟我来,我也有一个纹身,”在Saeng-siridham寺庙门口的出租车等待区,一名友善的男子对我说道。他带我走过一条狭窄的小巷,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座两层高的木屋。“Tag大师就在这里,”他说。

房前有大片露天区域,还有一个大木凳让游客等待。一只鹦鹉不停地说着“你好,你好”,愉快地迎接我们。这是一个周四的早上9点,已经有大约7名外国人在等候。他们走到二楼,轮流排队,等待这位纹身师。

“好运、财富或者魅力……这些(纹身)我们都有,不管对男性还是女性都有好处,”Tag Rewadee这样说道。

这位大师已年近60,他的职业生涯并不平坦,在决定成为佛教僧人龙波本(Phra Udom Prachanat)的弟子之前,他经历过多次失意。龙波本是泰国著名僧人,以迷信“工艺”、尤其是刺符纹身或圣物纹身而闻名。

“他对我说,我鼻子尖,眉毛弯,这样的面相显示我能成为一个好学生。我是他的第一批学生。”

在Tag大师30年的职业生涯中,他为1万多人纹过身。他的门徒遍布亚洲各地,除日本与台湾之外,他还去各地旅行,把他的刺符纹身带给当地人。

Tag相信,尽管这种纹身有迷信色彩,但将永远是泰国社会的一部分。“泰国人和全世界对刺符纹身的看法已经发生改变。这种职业可以让人变好,让他们行为更加端正。他们将把这种艺术的火炬一直传递下去,刺符纹身不会消亡。”

说完这番话后,他以自己要主持一场仪式为由匆匆告辞,仪式上他要请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师神灵进入他的肉体。完成这个仪式后,他开始为访客纹身,第一位接受纹身的是一名55岁的加拿大男性。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泰国经文刺青年度节日:信仰与癫狂

“纹身大师”之路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Tag大师在自己的办公室。

周四这天他格外繁忙,因为这天是致敬“大师”的日子。Tag有很多助手可以帮助他先给访客身上着墨,其中一位是Moo(Arjan Moo Khunphol),Moo在技术学校就读时曾“中弹”后幸存,之后开始对圣物纹身感兴趣。

“我在子弹中活了下来(凶手射偏了目标),我认为是刺符纹身保护了我。之后我开始在身上添加更多(纹身),包括脖子、胸部、背部、手臂以及腿部。”

Moo在职业生涯的顶峰进入了纹身圈。当时他是一位年收入达6位数的企业家,但他决心成为一名刺符纹身师。

“我浪费了10年的生命。我常常喝醉,而且花钱经常超支,”他说。“朋友问一直问我为什么(想成为纹身师),我的家人也不同意。他们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职业和收入”,“但我坚持选择自己的人生路。”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Tag为一名瑞士来客刺青。这名瑞士人说,他的妻子是泰国人,是妻子带他来到这里的。

“我想重新拾起那个缺失的部分——刺符纹身和友情的感觉。”

然而一路走来他也并非一帆风顺。刚开始时他就像是在读幼儿园,要学会阅读和写佛经,同时还要获得师傅的认可,证明自己可以成为一名纹身师。这包括要无私待人,不计回报,这在当下的世界是个不小的挑战。

前三年他几乎没有赚到什么钱,但一直在学习。“对刺符纹身和经文的研究没有止境。”38岁时,他已经为别人纹身长达7年了。

“现在的收入并不像以前那么好了,但我更喜欢做一名给予者的感觉,”他面带笑容说道。

女性追随者增多

BBC泰语记者注意到,来纹身的人群中,70%为女性。Moo也表示为纹身而来的人中,女性越来越多。而在过去,来的人几乎都是男性。

“以前如果女性身上有纹身会被认为是瑕疵。随着社会越来越开放,情况也发生了变化。如今女人和男人平等了。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目的:男性希望纹身给他们力量,帮助他们生存,而女性则希望纹身可以给她们带来事业运、金钱、爱情及魅力。”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一名泰国女性接受自己第一个纹身。

Moo接待的第一名客人是一名50岁的泰国女性。这是她第一次纹身,选择了为她推荐的两个图案。

像被蚂蚁咬了一样疼,但我想要纹身,所以必须忍住,”她一边接受纹身一边说道。

当被问及她对刺符纹身怎么看时,她说道,“这不奇怪。我这个年纪父母已经不能左右我了。”

这时另一位20多岁的女性也到了。她的背部有一只蜥蜴纹身。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这种图案与教育有关,男女皆可。

“我喜欢这种方式,也希望我的生活可以变得更好。当然这也取决于你自己的努力,”她说。她同样认为,女性接受刺符纹身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不需要父母同意,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她说。

信念、信仰与非理性想法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一些信徒会在纹身后经历一种“Kong Kuen”反应,当事人会浑身颤抖,汗水浸湿全身,还会有人一时兴起,表演泰国舞蹈。

通常来说,一个纹身需要一到三个小时,根据图案不同可能会有差异。每次纹身完成后,纹身师会将圣水洒在接受者身上,保佑他们。

这时会有一名信徒手持托盘,把钱放进托盘(数额根据个人意愿而定),信徒需要双膝跪地,在纹身师诵经时深呼吸。

在这个阶段,一些信徒会经历一种“Kong Kuen”反应,当事人会浑身颤抖,汗水浸湿全身,还会有人一时兴起,表演泰国舞蹈。

BBC泰语记者在现场便目睹了一名这样的青少年。他刚刚接受了一个哈努曼(Hanuman,面具舞中的一个猴子形象)纹身,随即便表演起一种像猴子一样的舞蹈。

“每个形象都有自己的精神。如果你意志特别坚强或脆弱,你就会感受到它(Kong Kuen),”一名纹身师说道。

Moo还表示,信仰与无知之间的界线十分薄弱。他认为,信仰也需要理性和逻辑,例如信仰背后的历史。与之相反,无知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就像有人认为的那样,“我觉得那很好,我不管为什么好,怎么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Tag认为,圣物纹身和护身符将在泰国社会长期保留,特别是在当下这个需要精神支柱的时代。

“我是个电气工程师。你见过‘电’吗?不,但你可以感受到电击,这就证实了它的存在。科学来自思考和结果。至于迷信,则是无形的,它对人的影响取决于许多因素,比如你过去的命运和行为。”

刺符纹身:做个好人的第一步

在从理工科转入与纹身职业后,Moo对自己的生活要求更加严格了,但他坚称很高兴自己更有人情味了,因为一个刺符纹身大师必须是一个好人。

“我遵从佛教的戒律,避免恶习和成瘾,以便让我操作的纹身给他人最大影响。”

图片版权 Tossapol Chaisamritpol/BBC Thai
Image caption 有时前来纹身的女性会多于男性。

这有两种方式。信徒必须是道德上的好人。这也是Moo这样的纹身师还需要给他人提供生活建议的原因。Moo认为,纹身不能改变任何人的生活,但可以是一个人决心行善的证明。

“这一切都始于对圣物纹身的信念,有了这个信念后人就会开始改变。当你改变自己时,很容易会变得更平易近人,从而从他人身上得到仁慈与善意。纹身只是一个次要因素,身上布满纹身不会改变你的生活。除非你想要成为一个好人,否则什么都不会改变。”

Tag认为,圣物纹身和护身符将在泰国社会长期保留,特别是在当下这个需要精神支柱的时代。

“现在人们很难去寺庙,因为一些僧人行为不端,也可能是因为寺庙和僧人数量在减少。但是刺符纹身不在寺庙里,它的门槛比较低,人们更容易接近。它已经存在超过1000年了。”

在成为纹身师前,Moo曾经工作过十多年,现在做纹身大师已经超过7年,他这样总结自己的心得:“纹身只是一个提醒,让人记得要从善,每天做好事,想法也要积极。这样下去,即使没有纹身,你的生活也肯定会越来越好。”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