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报告关键细节:俄罗斯认为特朗普当选有利,但双方没有共谋

Donald Trump and Vladimir Putin

通俄门调查的穆勒报告公之于众,以下是你不可错过的关键内容。

穆勒报告是什么?

穆勒报告聚焦特朗普竞选团队在2016年大选中的违规行为,以及与俄罗斯可能存在共谋,俗称"通俄门"。特朗普一直称,通俄门调查是政治迫害的猎狐行动。

调查由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主导,历时22个月,在上月完成,在4月18日公之于众。

报告全长448页,大概有6%不宜公开的内容被涂黑遮挡,并标明需要遮挡的原因。

穆勒团队目前已起诉35人与三家企业,但与特朗普相关的涉案人士涉嫌或承认的罪名都与通俄无关。

“我完蛋了”

报告披露特朗普得知任命了通俄门特别检察官时的反应。

2017年5月,前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椭圆办公室通知特朗普,穆勒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

特朗普跌坐在座位上,说:“我的天啊。这太糟糕了。这是我总统任期的终结。我完蛋了,我完蛋了。”特朗普在此处用了不雅用语。

“人人都跟我说,如果有特别检察官,这就会毁掉你的总统任期。调查会持续好多年,我将无法做成任何事。这是在我身上发生过最糟糕的事。”

报告形容,特朗普当时愤怒地抨击塞申斯。

“你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本应该保护我的。”他随即要求塞申斯辞职。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前司法部长塞申斯

特朗普通俄了吗?

调查发现,俄罗斯政府以“广泛及系统性”的方式干预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确认了俄罗斯政府与特朗普竞选团队之间无数的联系”。

这些联系包括商业关联、向竞选团队提出帮助、邀请当时仍是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与普京会面、邀请竞选团队成员与俄罗斯政府代表会面等。

报告指出,俄罗斯方面认定,特朗普当选会对他们有利,并以此为目标作出努力。而特朗普竞选团队也认为,俄罗斯爆出的信息会对特朗普的选举有利。

不过,最关键的问题是:特朗普通俄了吗?

调查无法证实,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罗斯政府在干预大选的活动上有共谋或合作。

Image caption 穆勒调查,迄今有谁被指控?

特朗普干预司法了吗?

穆勒调查了十项特朗普可能涉及干预司法的行动,但无法就此得出法理性结论。

“这份报告无法就总统是否犯罪得出结论,但也没有为总统正名(exonerate),”穆勒在报告中写道。

试图解职穆勒、拒绝面谈

报告指,特朗普曾试图解职穆勒,并多次尝试影响他的调查。

2017年6月,特朗普要求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Don McGahn)致电监督调查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要求其解雇穆勒。麦克加恩表示拒绝,他决定宁愿辞职,也不要引发类似水门事件中“星期六之夜大屠杀”的解雇检察官决定。

图片版权 Reuters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别检察官穆勒

事发两天之后,特朗普又通过幕僚传话给当时仍担任司法部长的塞申斯,要求他公开表示调查对总统“非常不公平”、穆勒应把调查限制在“会影响未来选举”的范围内。塞申斯并没有这么做。

穆勒在报告中写道,特朗普试图影响通俄门调查的努力“大都不太成功,但这主要由于总统身边的人拒绝执行他的命令或依从他的请求。”

穆勒团队曾寻求与总统特朗普进行自愿式的面谈。然而,在超过一年的讨论之后,特朗普拒绝接受面谈。

特朗普就俄罗斯相关问题提供了书面回答,但拒绝回答关于干预司法、当选到就任前过渡期间的问题。

四处提到中国

报告仅有四处提到中国,其中一处关于特朗普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

在特朗普胜选后,马纳福特表明自己对政府工作没有兴趣,宁愿留在“外围”,利用他在竞选过程中与特朗普以及幕僚们建立的关系,谋取商业利益。

报告称,马纳福特似乎履行了这一计划,他随后在中东、古巴、韩国、日本及中国,演讲解释特朗普上任后的方针以换取报酬。

提到中国的另一处,是特朗普在2016年12月的言论。他当时回应媒体关于俄罗斯干预大选的报导,称指情报机关还没查清谁是背后的黑客,“不知道是俄罗斯,还是中国,或是其他人。”

其它两处在脚注,为新闻报道的标题或引言。

各方声音

报告公布之后,特朗普说,这是对他来说非常开心的一天,报告显示他“没有共谋,没有干预(司法)”。

他形容,通俄门调查是一个“骗局”,“这不应该再发生在其他总统身上。”

他在推特上发出一张模仿《权力的游戏》风格的图片,上面写着:“游戏结束了”。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等民主党人,质疑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的公正性,要求特别检察官穆勒出面作证,并公开没有涂黑的完整报告。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Dmitriy Pesov说,他们需要先通读报告来“估计其中有没有值得分析的内容”,然后再向普京汇报内容。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