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组织的秘密武器:女人的“杀伤力”

法尔玛塔是居住在尼日利亚北部的一名穆斯林女孩
Image caption 法尔玛塔是居住在尼日利亚北部的一名穆斯林女孩。几年前,几百名当地女孩被伊斯兰武装团伙"博科圣地"(Boko Haram)绑架,她就是其中之一。她被博科圣地胁迫进行自杀炸弹袭击,但最终得以侥幸逃脱。

在有关恐怖主义的新闻报道中,提及女人,焦点通常集中在她们的双重身份上:恐怖的受害者、反恐的潜在盟友。

相比之下,参与恐怖活动、支持恐怖主义的女人有时却被忽略。

不过,伦敦少女沙米玛·贝古姆的故事改变了这一切。

从伦敦少女到IS“招贴女郎”

图片版权 PA
Image caption 沙米玛·贝古姆15岁时从伦敦前往叙利亚

2015年,年仅15岁的沙米玛和两名女同学一道前往叙利亚、投奔所谓的"伊斯兰国"。今年早些时候,记者在叙利亚难民营中找到了她。

沙米玛经常被称为IS的"招贴女郎"。

虽然她自己坚持说,她从来就没想过要给IS做宣传、她"就是个家庭主妇",但是,英国内政部取消了她的英国国籍。内政部官员说,"支持恐怖,后果必然自负。"

多少女人加入恐怖组织?

Image caption 英国人萨曼莎·莱斯维特

英国军人的女儿、人肉炸弹的妻子、恐怖组织的"英雄"、全球通缉的"白寡妇"。

她,就是现年29岁的英国白人妇女萨曼莎·莱斯维特(Samantha Lewthwaite)。

点击阅读全文:漫话英伦:全球通缉"白寡妇"

贝古姆的故事将女人自愿、积极参与IS等组织暴力、恐怖活动的一系列问题推到了聚光灯下。

英国国防智库"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Rusi)分析显示,在非洲,恐怖组织招募的成员中17%是女性;另外一项单独研究则发现,在伊拉克和叙利亚,IS招募的外国成员当中有13%是女性。

具体数字仍然不确切,但可能远远高出上述研究的估算。

Rusi参与协作、以及其他一些研究项目调查了在IS、索马里青年党—非洲暴力最为严重的武装组织之一—等组织中女性扮演的角色。

研究人员采访了曾经直接或者间接参与索马里青年党活动的女性成员,探究她们为什么加入恐怖组织以及参与暴力对女性的影响。

这些研究人员来自肯尼亚学术界,他们对极端化风险较高的社区有长期、深入的了解。

女人在恐怖组织做什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索马里青年党是非洲暴力最为严重的武装组织之一

不同的恐怖组织当中,女性扮演的角色也有差别。

在索马里青年党内,女性通常承担普遍视作更加传统的角色,比如给武装分子作妻子,或者承担家务。有时候,她们也充当性奴。

女性还可以是吸引新成员的工具。肯尼亚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些女性成员会通过向其他女人承诺工作机会、钱财帮助、咨询指导等为恐怖组织招募新成员。

比如西达亚(化名)。她是裁缝,一位顾客承诺给她投资,劝她去边界地区,到了那里以后,西达亚被偷偷贩至索马里。

在“伊斯兰国”,女性通常上网招募新成员,并且在宣讲IS理念方面起到积极作用。

再说沙米玛·贝古姆,她投奔IS的故事可以被IS看作宣传上的一大胜利,尽管她自己坚持说,在叙利亚期间她除了照顾丈夫、孩子没做其他太多事。

在"伊斯兰国",女人可以做医护工作,但有一定的限制,另外,IS还有一支全部有女性成员组成的道德警察分队。

最近,伴随着在伊拉克、叙利亚丢掉大片根据地,"伊斯兰国"也开始让女性走上前线。IS在他们的报纸al-Naba上直接向女性发声、呼吁她们加入圣战;IS还曾在去年发布视频,显示几名女性成员在叙利亚前线参加实战。

但是,互相取经让各恐怖组织之间的区别越来越模糊。

在索马里,青年党试图建立起用伊斯兰律法Sharia Law的伊斯兰国家,不过该组织也有女性上前线参战、发起自杀攻击。

研究显示,2007到2016年间,青年党发动的自杀攻击中,5%攻击者是女性。

非洲其他地区也有同样的现象。比如尼日利亚,“博科圣地”也曾用女性充当自杀攻击者。

女人为什么加入恐怖组织?

图片版权 Met Police
Image caption 2015年,英国东南盖特维特机场,沙米玛·贝古姆和女同学一起出发,前往叙利亚

驱使女人加入恐怖组织的原因有几个方面。

在某种程度上来看,能吸引男性的因素同样也能吸引女性,比如强大的意识形态、经济收益等。

但是,恐怖组织也采用一些专门针对女性的手段,比如,推崇重返传统的性别划分。

Rusi一项研究发现,索马里青年党的招募团队充分利用一些穆斯林女青年的不安全感。这些女青年担心,上大学会影响她们嫁人的机会。

内罗毕大学一位女大学学生在受访期间说,“如果我能找到一个男人娶我、保护我,为什么要辛辛苦苦读书、上学?”

还有一些女人,最开始好像是被工作、挣钱等机会诱惑。

但是,辨别她们的真正动机并不容易。许多受访的女人表示,她们是被迫加入恐怖组织的。

正如沙米玛·贝古姆一样,有其他女性成员说,她们没有积极参与活动;也有人承认参加过、但是被迫的;还有人说自己也是受害者。

一些女人可能确实受到某种程度的胁迫,但是,否认自己的责任,也是重新返回、融入社区非常有效的一个途径。

女性恐怖分子能改造好吗?

Image caption 2013年,萨丽-安妮·琼斯带着两个孩子去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据信她2017年死于无人机轰炸。

(在叙利亚期间),人称“白寡妇”的萨丽-安妮·琼斯利用自己的推特为IS组织广做宣传。曾经多次发布手持武器的照片为圣战组织招兵买马,有的头上蒙着黑色罩袍,有的带着白色头巾装扮成修女。

她用化名"乌姆·哈桑·阿尔-不列颠尼",通过社交网站宣扬在哈利发国度内的美好生活,据信为IS激进组织招募了数十名女性。

记者分析,琼斯对"伊斯兰国"的价值更多是形式上的,但她的这种代言人的形象,无疑被视为极为危险。

点击阅读全文:英国反叛"白寡妇" 从朋克到IS招贴女郎

帮助前恐怖组织成员重返社会的渠道和方法很多,但专门针对女性的却很少。

决策人和安全部门在制定预防、再教育、重新融入等计划时需要把女人离开恐怖组织的特别原因考虑进去。

比如,许多女人已经生了孩子,丈夫不在身边,他们可能是战士,或者已经死了,或者在坐牢;还有一些女人可能曾被强奸、性侵,需要接受心理治疗和咨询。

政府在处理女性参与暴力极端活动问题时必须慎重考虑这些因素,更好地理解性别差异如何驱使女性加入恐怖组织、以及加入恐怖组织对女性造成的特殊影响。

这不仅有助于帮助她们所在的社区更好地应对,也有助于预防更多的女人加入极端组织。

有关本文:

本篇分析文章由BBC特约外部组织专家撰写。

玛蒂娜·祖森(Martine Zeuthen)是人类学家,她负责英国“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RUSI)中由欧盟出资赞助的Strive项目。该项目的宗旨是在非洲之角减少极端主义招募新成员、削弱极端化。

盖娅特丽·萨格尔(Gayatri Sahgal)是“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的研究项目负责人。

“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是英国独立智库,专注国防、安全领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