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假名媛获刑4至12年 曾骗倒纽约社交圈

安娜·索罗金 图片版权 TIMOTHY A. CLARY/GETTY
Image caption 判刑后的安娜·索罗金被带走

美国纽约曼哈顿最高法院星期四(9日)判处德国假名媛安娜·索罗金( Anna Sorokin)4-12年有期徒刑。

她最后具体刑期取决于她在服刑期间的表现。

4月末,纽约法院陪审团裁定,这位俄裔德籍假名媛,28岁的安娜·索罗金( Anna Sorokin)盗窃、诈骗等4项罪名成立。她的骗金高达20万美元。

在被判刑前不久,安娜表示对“自己的错误”表示歉意。

安娜·索罗金谎称自己是安娜·德尔维(Anna Delvey),来自德国富商家族。

早些时候,安娜在法庭上拒绝认罪。她的辩护律师说,他相信安娜将来会有钱偿还每一笔欠债。但陪审团显然对此并不信服。

图片版权 BFA
Image caption 28岁的安娜·索罗金

人们不禁要问,一个身无分文的20多岁年轻女子是凭借什么手段让纽约的名流上当受骗的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索罗金2014年参加纽约的一个时装颁奖活动与名人朋友们在一起(右边是安娜)

新世界 老伎俩

心理学家玛丽娅·康尼科娃(Maria Konnikova)是《信心游戏》一书的作者,该书揭露的就是行骗术(con artistry)。

她说,安娜一案充满了骗子行骗的一贯伎俩。虽然这个案子发生在纽约,但它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因为,人们总是自以为是。

玛丽娅表示,如果骗子称自己与贵族沾亲带故,过去,人们还得找出报纸广告,或是和八卦专栏作者交友以及与名人合影等来提高自己的可信度。

而现在,社交媒体的诞生可以使之更为容易。因为,人们更愿意轻信社交媒体上的一切,没有什么人愿意去核实社交媒体上的东西是真是假?人们更愿意接受表面文章。

安娜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她在Instagram上把自己打造成一名热爱艺术、有品位的名媛。

图片版权 theannadelvey/Instagram
Image caption 安娜在 Instagram上有接近6万粉丝。

轻信虚荣

还有人说,许多纽约社交圈的千禧一代年轻人并不了解他们所谓朋友的家姓(surname)或是背景。他们更关心的是派对、狂欢。你的关系和你都认识哪些名人以及享受“当下”等等。

在安娜欠朋友账不付时,人们会为她找到“合理的”解释,认为可能是有钱人钱太多了,连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似乎金钱“晃瞎”了人们的双眼。在金钱面前,人们会自动将荒谬行径合理化。

雷切尔·威廉姆斯(Rachel Williams)是安娜诈骗的一名受害人。安娜曾邀请雷切尔到摩洛哥度假,并称费用由自己全包。

但在刷卡时,安娜的信用卡却出了问题。于是,只好请雷切尔替她先垫上,承诺之后会把这笔钱还给她。

摩洛哥之旅持续一周时间,却花了62000美金,安娜则从未把欠款还给雷切尔。

雷切尔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就上当受骗呢?因为她曾目睹安娜的出手大方,一幅有钱人的气派。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安娜·索罗金2019年4月出庭,拒绝穿不符合自己标准的服装。

谁不愿意跟有钱人交友呢?毕竟,安娜是一个活跃于美国纽约上流社会的名媛,号称是德国6000万欧元(6700万美元)家族财产的继承人。

假名媛

她每天住五星级酒店,穿名牌服装、参加顶级派对、乘坐私人飞机,出手大方,经常给人100美元的小费。

这位假名媛很快打入纽约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并与各界名流富贾摩肩接踵。

安娜把利用各种手段骗来的钱用于支付自己的豪华生活:私人健身教练、豪华酒店、顶级派对等等。

检控方说,在2016-2017年期间,安娜·索罗金先后诈骗酒店、银行以及朋友等。

安娜·索罗金自称要开设一家名为安娜·德尔维基金会的私人艺术俱乐部。

她还称由于种种官僚障碍使她从欧洲向美国转移财富受阻,因此需要借钱贷款等。

2016年11月,她伪造银行帐单以及其他假文件申请一笔2200万美金的贷款,作为在曼哈顿开艺术俱乐部的费用。

虽然没能如愿以偿拿到这笔贷款,但是银行还是给了她10万美金的预付款。

安娜用诈骗来的钱过着奢华的生活,她被指控曾用35000美元租用私人飞机,但却从未支付这笔帐单。

安娜从小与父母一起从俄罗斯搬到德国居住,父亲是一名卡车司机。她还有在英国和法国学习和实习等经历。

她的故事如此离奇。Neflix计划把安娜·索罗金的经历拍成电视剧。

安娜·索罗金还可能被遣返回德国,因为她在美国的签证已经过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