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选2019:十一张图表看懂关键点

(L-R) Scott Morrison, Bill Shorten, Richard Di Natale, Bob Katter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澳大利亚大选候选人,从左至右:斯科特·莫里森,比尔·肖顿, 里察·迪纳塔莱,鲍勃·卡特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澳大利亚将于5月18日举行联邦议会选举投票。以下一组图表告诉你可能影响选举结果的关键点

谁会成为领导人?

澳大利亚近年来领导人轮换频繁。2010年以来已有超过五位总理上任。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Days in office for most recent Australian Prime Minister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其中四次总理换人是由激烈的党派政变引起的,这些政变影响了澳洲政治。

领导层的频繁更迭可能是民意调查中民主满意度下降的原因。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Australian views on democracy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选民投票时都在考虑哪些问题?数不清的问题里面,以下几个是关键议题。

房价高涨但工资增长放缓

尽管澳大利亚房价“高歌猛进”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了,但是买房难仍是许多人面临的问题,尤其对于城市居民而言。

澳大利亚有不少让人难以负担的房子——但为什么会这样?

经济学家杰森·墨菲 (Jason Murphy) 最近编制的一份图表显示,澳大利亚40年来房价与个人可支配收入的实际比率一路飙升。

从根本上讲,澳大利亚近年来尤其在千禧年以来个人收入水平落后于房价的上涨速度。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House prices have grown disproportionately to personal income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这正是专家将此次大选称为“代际选举”的一大原因。

许多年轻人正努力赚钱购买住房,倍感压力。政客们正在用新政策来争取年轻人的选票,但他们也在调整策略,以吸引澳大利亚的老年人。

尽管澳大利亚的经济仍受到许多国家羡慕,但澳洲人并不一定感觉自己的钱袋跟上的经济增长的步伐。

如下图所示,工资增长乏力,这给个人支出带来了压力。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Wage growth percentage change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选民更关心气候变化

澳大利亚刚刚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夏天。干旱、洪水、丛林大火和旋风等极端天气频发。

不过近年来,气温超出平均水平在全球范围都是一个趋势。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Chart showing how Australia has been getting warmer in recent decade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科学家说,气候变暖对澳大利亚的物种多样性构成了巨大威胁,受影响最严重的就是大堡礁。

过去十年来,澳大利亚政治在气候政策、煤矿开采和可再生能源议题上观点分化。

不过,调查显示,澳大利亚人越来越关注气候变化。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Australian views on global warming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移民问题引发关注

根据最近的全国人口普查 (2016年),将近一半澳大利亚人出生在海外或他们的父母是外国人。

2016年以来,每年移民至澳大利亚的外国人超过18万人。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Net migration to Australia since 1973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随着墨尔本和悉尼的人口不断膨胀, 减少接纳移民的呼声在不断增加。如下图所示,公众的观点也随之变化。

澳大利亚在2017至2018年接纳的移民比前一年已有所减少。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Views on migration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谁在投票?

澳大利亚的人口主要集中在东部各州及沿海地区。

强制投票的措施确保了高参与度。这次选举中,96.8% 的合法选民登记参加投票,这创下了纪录,这意味有超过1600万人登记投票。

但是,澳大利亚原住民的投票率并不高。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觉得这样 “还不够好”,他们声称正在努力提高原住民的投票率。

社区领导者经常批评政治家对原住民社区的问题认识不足,例如不利于他们参与投票的原因。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Breakdown of voters per territory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谁会赢得选举?

我们将在投票当天,即周六知道结果。

最近几个月的民意调查显示,以比尔·肖顿为首的反对党工党想要推翻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的政府。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Graphic: Australia poll tracker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最后,我能在哪买零食?

在选举日吃“民主香肠”已成为众多澳大利亚选民的传统。

由于许多投票站设置在学校、教堂和社区中心,各地的投票站内都设有售卖香肠、蛋糕和饮料的筹款摊档。

Graphic: Sausage sizzles in Australia on polling day

一群粉丝在2013年设立了一个网站,绘制这些烧烤摊档的位置地图。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16年,他们收到多份报告,记录澳大利亚全境1915个香肠摊档和1162个蛋糕摊位。

这个记录在2019年会被打破吗?

由汤姆·休斯顿(Tom Housden),杰·萨维奇(Jay Savage),弗朗西斯·毛(Frances Mao),黛比·罗伊索(Debie Loizou)和艾琳·阿里纳斯(Irene de la Torre Arenas)制作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