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越南网民众说纷纭 父母“晒娃”有合适度

一名11岁中国女孩的遭遇引起网民辩论;一场越南童模的活动也引发争议。父母是否有天经地义使用孩子形象的权利?BBC在本周讨论妇女问题时,关注在社交媒体上和社会活动中使用儿童形象的合适度在哪里。

在越南,一个保护儿童免于性虐待的媒体活动引发了争议。活动中,一个题为“怀孕的女孩”项目让年仅8岁的女孩模特扮演受性虐待的女童,看上去像怀孕的样子。

Image caption 让年幼的女孩扮演遭受性虐待后怀孕的形象引起争议。

图片中显示儿童模特 -- 面部清晰可见,每个女孩都用手护住看上去是怀孕的腹部。有些图中显示一个无名男性的阴影伸向恐惧的女孩,男性的手有的拿着糖果诱惑,有的捂住女孩的嘴,有的抓住女孩的肩膀。

这个意在保护儿童的活动倡议人是摄影师“夜猫”和电视节目主持人阮明妝和范公诉,他们与一个专门教授儿童表演的“阳光学校”合作发起这个项目。

“儿童应该生活在一个文明与友爱的社会中。我希望这个项目将向观众表达一个强烈的意愿,使人们更加理解受害者遭受的痛苦。”摄影师“夜猫”在社交媒体上写道。

展览中有这样的图示:“ 遭受性虐待的女童平均年龄才9岁。”

根据联合国拯救儿童基金会2018年的报告,援引越南社会劳动部收集的数据显示,从2014到2016年间,越南遭受性虐待的儿童案达5,300件,主要都是针对女孩。而联合国拯救儿童基金会在越南的代表杜波斯( Louis Vigneault-Dubois)认为,实际数字要高得多,“只有很少一部分案件向警方报案。”他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越南遭受性虐待的儿童大多数是女孩。

社交媒体的反应

最近这些图片被上传到社交媒体之后,在越南社会上引起激烈讨论。

其中一个被关注的问题是,这些参加拍摄的儿童的隐私权和她们可能会受到什么样的心理影响。

有这样一些评论:

“根本没有必要让这些小女孩捧着自己怀孕的肚子,完全可以用其他方式来表达。”

“为什么隐藏成年人的面部,却暴露儿童的面部,他们只是想要耸人听闻的效果。”

不过,也有一些支持的反应,其中包括不少女性。

“感谢这些勇敢的女孩子,通过图片来传达重要的信息。”

“如果隐藏这些女孩子的面部,我们就看不到她们痛苦的表情,那么这个重要活动的意义就失去了。”

面对众多批评意见,其中一位创意者范公诉在一份越南报刊上发表文字声明说,他们争得了这些参与儿童的父母同意,参与各方都了解可能会出现“难以预料的结果”。

他说,“我们选择通过这样使用女童模特的的方法,是为了让观众知道她们只是参与活动的模特而已。”

他接着说,“如果这项活动对这些儿童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我们会立即停止。”

BBC越南语组的记者明书说,儿童性虐待在越南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有些案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激烈反响。

“不管你对这个活动采取的方式有什么看法,这些形象就性教育的重要性在越南引起了积极的辩论,并有人呼吁应当立法更严厉惩治罪犯。”

11岁中国女孩警告父母“晒娃”后果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人们质疑父母网络“晒娃”是否明智。

辩论起于一位上海11岁女孩章楚依,她提出了父母网上“晒娃”是否明智的讨论。

“晒娃”,指的是开心的父母经常将孩子的照片上传到社交网站,英文词是Sharenting,2016年这个英文词已经被收入到科林斯英文词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

章楚依的建议被5月8号的中国“人民日报”刊登,不到24小时,“晒娃前要经过娃同意吗”的词条就在社交媒体“微博”上出现了22000多次。

图片版权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北京街道上一名妇女正在跟自己的孩子自拍。

章楚依跟她的同学就父母晒娃的行为作了一个调查。

80%参加调查的父母承认曾在社交网站“微信”上晒过娃,其中只有60% 的父母认为晒娃前应该先征得娃的同意。

章楚依和她的同学认为,他们的父母经常在社交网站上发表孩子的学习成绩和艺术作品,引起很不健康的竞争,令孩子们深感压力。

“由于中国大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家长们把全部精力都关注在这个孩子的成就上。但在很多情况下,中国家长之间开始竞争,结果压力落在孩子头上,他们不得不更加努力表现。”BBC记者宋婉源说。

心理学家兼作家唐映红今年早些时就这个问题发表评论说,“晒娃现象一定程度上显示,这些家长失去了自己生活的意义。经常上传孩子的图片给他们带来某种价值和地位感。”

图片版权 Crezalyn Nerona Uratsuji
Image caption 这对父女各自玩自己的手机。

爱沙尼亚塔图大学(University of Tartu)教授安德拉·西巴克(Andra Siibak)就晒娃现象作过若干调查。

“目前,我们看到很多父母严格要求孩子们不能在社交网站上花太多时间,而他们自己则没有做出好榜样。在家里大家遵守同样的规则很重要,这有助于改善家长和孩子的关系。”西巴克教授说。

因为“人民日报”刊登了这个报道,中国网民开始在社交网站上发表有关“晒娃”的看法,以及他们对此产生的担心。

“我不介意人们有时在网上晒娃,但我不能容忍的是他们几乎天天晒。明天要去弹钢琴,后天要去学书法,大后天要参加合唱团,等等。”一条评论说。

也有人提出保护儿童隐私问题。

“我一个朋友昨天上传了她儿子上游泳课的照片。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应该保护其他孩子的面目。”另一条评论说。

中国社交媒体中仅仅“微博”就拥有5亿用户,或许章楚依的提议将在中国网络就“晒娃”现象引起更加广泛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