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去世:从中国外交翻译眼中看这位澳大利亚总理

霍克爱喝啤酒,澳大利亚有公司推出一个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霍克爱喝啤酒,澳大利亚有公司推出一个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Bob Hawke)早前去世,享年89岁。他除了是澳大利亚近年任期最长的工党总理外,外界也称赞他为中国和澳大利亚关系贡献许多。

霍克5月16日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家中去世,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发表悼词,形容霍克有一种可以跟“所有人对话的独特能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赞扬,霍克“长期关心和支持中澳关系发展”,向他的家人表示慰问。

曾经三次陪同中国领导人与霍克见面的外交部翻译高志凯也在社交网站发文悼念,对霍克去世表示哀悼。他在1980年代多次为中澳领导人会面担任官方翻译,包括参与数次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和霍克的一对一会谈。

高志凯在接受BBC中文专访的时候回忆,霍克是一个真诚的人,他跟中国领导人见面的时候把自己的情感和关注点都融到官方会谈中,让中澳领导人谈得非常融洽。

“这一点往往是80年代中期,中国领导人和外国领导人,尤其是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很难做到的一点。因为当时跟例如说美国英国或其他国家(领导人)谈的时候,都比较拘谨。”

“但霍克总理他确实做到非常的亲密、非常风度、非常融洽的一个气氛。”

霍克在澳大利亚首都坎培拉的国会大楼外,为到访的胡耀邦举行欢迎仪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霍克在澳大利亚首都坎培拉的国会大楼外,为到访的胡耀邦举行欢迎仪式(资料照片)。

“看到不只是1985年的中国”

霍克在1983年3月成为澳大利亚总理后不到一个月,就迎来当时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访问,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位访问当地的中国领导人。

当年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大陆刚刚回到世界舞台,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宣布改革开放政策不够10年,跟美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更只有四年。

霍克之后任内还多次到访中国,但他不是首位访华的澳大利亚领导人。惠特兰(Gough Whitlam)1971年访问中国,成为首个在任期间访华的澳大利亚总理,两国第二年就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胡耀邦1985年访问澳大利亚,专车经过悉尼唐人街,受到市民夹道欢迎。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胡耀邦1985年访问澳大利亚,专车经过悉尼唐人街,受到市民夹道欢迎。

这个关系在霍克上任后继续发展。霍克去世后,澳大利亚国际事研究所主席(Australi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金吉尔(Allan Gyngell)接受当地媒体访问时说,霍克当时面对的是一个“正在从文化大革命混乱复原的中国”,而中国当时在国际社会的角色慢慢变得重要,也成为澳大利亚的一个市场。

澳大利亚在霍克领导下,跟中国签订协议促进两国在钢铁工业的合作。到今天,澳大利亚钢铁原材料其中一个最大的买家仍然是中国。

他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给所有当时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公民延续签证,最后更给其中约四万多人发出永久居留权。

霍克离任总理后,仍然继续推动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关系,被视为2001年成立博鳌亚洲论坛的一个主要帮手。

中共总书记赵紫阳1983年到澳大利亚访问,霍克在机场迎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共总书记赵紫阳1983年到澳大利亚访问,霍克在机场迎接。

高志凯说霍克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拿出很多经济合作机会跟中方进行探讨。他第一次跟霍面碰面,是1985年跟随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访问澳大利亚,中方代表团当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两名领导人的会面也十分融合。他说,霍克看到的“不只是1985年的中国”,而是中国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而澳大利亚以后的日子肯定是“跟中国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壮大”。

但这种融合的会面气氛,与霍克的性格也有很大的关系。高志凯形容,霍克有“很多个人的魅力”,而且他把自己的情感和关注点都融合到官方会谈中,真正做到了“老朋友”之间的见面。

1980年的霍克50多岁,高志凯回忆,霍克的脸有很深的折皱,对于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非常有特色,令他可能变得非常严厉,但同时他一微笑起来,就会变成非常感人的微笑。“他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一个人,这一点是跟其他很多国家的——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包括英国美国的——领导人跟中国人见面的时候,我觉得是有巨大的一个反差。”

他说中方领导人跟霍克会面时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把中国和澳大利亚放在平等的地位。“他是希望中国好,也希望澳大利亚好。”

“他不是做作,他是真诚的一个人,他的话是来自肺腑的话。这个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情。”

近距离与霍克工作

高志凯在1983年加入中国外交部翻译室工作。他说,作为中国官方的翻译员,其工作是协助中澳两国领导人交谈,自己跟对方领导人交流不是他的工作,但作为英文翻译的特殊性,是必须非常近距离地靠近中国领导人,同时也靠近澳大利亚领导人。

他提到,霍克1986年访问中国,在北京跟邓小平、赵紫阳等中国领导人见面。然从转到南京和成都,在这两个城市访问时跟胡耀邦花了三个晚上,进行了总共九个多小时的一对一详谈。

高志凯当时是这次对话的中方翻译员,也是他第二次与霍克碰面。

这些会谈都安排在正式晚宴结束后才进行。中澳双方各自都只派出三个人出席,中方代表有胡耀邦、高志凯和外交部一名官员,另一方就有霍克、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和澳方的翻译。“一个房间里只有六个人,三个是澳大利亚人,三个是中国人,所以这个范围是非常非常小的。所以打招呼、寒喧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在这么一个重要的场合,我作为一个国家级的专业翻译人员,我非常清楚我的任务是协助胡耀邦总书记和霍克总理更好地交谈。因此必须做到全心全意,而不能担误大家的时间,扯到别的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在中方来说的话,我是属于非常近距离、非常靠近霍克先生跟他进行工作,给他提供翻译服务的中国人。”

“在霍克先生去世的时候,回想往事,如同隔日,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霍克2017年88岁生日,拿着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Hawke's Lager,与同样拿着啤酒的霍克蜡像模型合照。 图片版权 Ingvar Kenne
Image caption 霍克2017年88岁生日,拿着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Hawke's Lager,与同样拿着啤酒的霍克蜡像模型合照。

网球外交

霍克亲民的形象深入民心。他2012年在新南威尔斯州观看板球比赛时,有观众给他递上一杯啤酒,他没有多说就把啤酒一喝而尽,获媒体广泛报道。当地之后有公司推出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霍克啤酒”(Hawke's Lager),利润会转到霍克任内创建的环境保护计划。

这种亲民的形象还可以从他的口音看出来。高志凯说,霍克平时交谈的时候有浓重的澳大利亚口音,尤其是与社会基层一起的时候,因为他必须说他们“最习惯的澳大利亚口语”。

但高志凯说,霍克在正式会谈的时候,又会改为用“非常标准的英国、 或是剑桥口音,用非常模范的国际外交准则来谈论国家大事”。

“所以你看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是一个非常有修养的人。”

悉尼港湾大桥上的澳大利亚国旗下半旗致哀。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悉尼港湾大桥上的澳大利亚国旗下半旗致哀。

霍克1986年到中国访问的时候,还见了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两人都十分喜欢打网球,于是他们在访问日程中抽时间切磋球技。万里找来中国原来的乒乓球冠军李富荣做搭挡,霍克当时也找来搭挡跟万里做双打比赛,中方最后在这次“中澳大战”中胜出。

万里之后回访澳大利亚,跟霍克来了一场重赛。这次,“澳大利亚队”取得了胜利。

高志凯形容,中国领导人和西方国家领导人可以在讨论国事的大前提下利用机会进行体育比赛,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机会”,做了一个榜样表明西方领导人和中国领导人不仅能够公事公办,谈一些公事,而且还能真正成为个人朋友,“促进相互了解,同时又来推动两国官方政府关系的发展”。

球员和观众在澳大利亚一场榄球赛前,为霍克默哀。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球员和观众在澳大利亚一场榄球赛前,为霍克默哀。

合作典范

中国近年被指干预澳大利亚国内事务,令两国关系紧张。其中,工党一名国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被指与一名居住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商人黄向墨联络,告诉对方的电话可能被澳大利亚国家安全部门监听,最终辞任国会职务。黄向墨被指与中国共产党统战部有联系,他多次向澳大利亚两大政党捐款,被当地媒体形容是中国干预澳大利亚的一个“核心人物”。

另外,澳大利亚去年通过“反外国干预法”,要求游说人士申报是否为其他国家服务,并大幅加重从事间谍活动的刑罚。当地官员否认新法针对中国,中国外交部拒绝直接回应新法,但同时强调“中国外交最根本和长期以来一直奉行的一项原则,就是不干涉他国内政”。

高志凯说,外界看见霍克为两国友谊作出贡献,但中澳关系现在却关张起来是“很遗憾的一件事”。他认为,悼念霍克的时候也必须记着,霍克看待澳大利亚的前途时非常强调跟中国的友好关系。

“我们更应该珍惜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友好关系,更应该珍惜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合作,而且要尽量的把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变成国际双边关系双边合作的典范。”

.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