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德国:混血少女的爱情磨难和鲜为人知的黑人故事

档案图片 图片版权 Library of Congress
Image caption 这是1936年位于德累斯顿 (Dresden) 的种族与健康州立大学遗传学讲座中使用的的一张照片,原标题是:德国女人和法国莱茵兰驻军黑人士兵生下的混血儿

一个偶然的机会,英国女导演阿玛·阿桑特(Amma Asante)看到一张老照片。

照片摄于纳粹统治时期的德国,女生合影,其中一个是黑人。白人少女清一色直盯镜头,黑人少女视线却投向左侧。她在想什么?

照片勾起了阿桑特的好奇心,这位少女是谁?她的生活又是怎样?阿桑特开始思索,试图搞清真相。

阿桑特的研究结果是她制作和执导的电影《触碰的双手》(Where Hands Touch)。

影片由阿曼德拉·斯坦伯格(Amandla Stenberg)和乔治·麦凯(George MacKay)领衔主演,讲述的是一位黑白混血少女和希特勒青年团成员之间充满坎坷的爱情故事:

1944年,15岁的蕾娜遇上鲁兹,两人坠入爱河。蕾娜是混血,母亲是德国白人,父亲是非裔黑人;鲁兹的父亲则是党卫队高级军官。蕾娜怀孕,被送入纳粹劳改营,但她必须保密,因为她原本应该做过绝育......

影片情节虽属虚构,但却是基于历史档案资料。

“不屑一

图片版权 Spirit Entertainment
Image caption 阿曼德拉·斯坦伯格在《触碰的双手》中扮演混血少女蕾娜

警示:本文以下内容也许会令部分读者不适

1933年到1945年纳粹统治时期,在德国的非洲后裔数以千计。

他们的经历没有定式,但是,非洲后裔曾被禁止和白人通婚;在教育、就业等方面受歧视;有些被迫接受绝育手术;还有一些被送进了集中营。

他们的故事鲜为人知。阿桑特用了12年的时间,才把自己对那个时代的诠释送上银幕。

阿桑特在接受BBC访问时讲起了她在调查和研究过程中目睹的公众反应,“说起那些人在那个年代的磨难,经常会有人表示难以相信,提出疑问,有些人甚至不屑一提。”

德国的非洲后裔社区起源于德国的殖民史。来自今天喀麦隆、多哥、坦桑尼亚、卢旺达、布隆迪、纳米比亚等国家的水手、仆人、学生、艺人来到德国生活。

Image caption 德国历史上在非洲的殖民地:自右至左顺时针分别为德属东非、德属西南非、喀麦隆、多哥兰

历史学家罗比·艾特肯(Robbie Aitken)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这些“流动人口”更加稳定,战争中为德军作战的一些非洲士兵也在德国定居。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群体,他们的存在给纳粹对种族融合的恐惧添了柴。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败国德国签署的条约中规定,法国军队将驻扎在德国西部的莱茵兰(Rhineland)地区。

法国调遣至少20000名来自北非、西非殖民地的士兵进驻德国,其中一些和德国女性发生关系,生下孩子。

丑化黑人

图片版权 Robbie Aitken
Image caption 1936年《法兰克福人民报》标题说:600个杂种作证,黑人针对莱茵兰人犯罪的结果

1920年代德国流行的贬义词“莱茵兰杂种”,指的正是600-800名混血儿。

这个词凸显了部分人对种族不纯的恐惧。报章上流传着虚构的故事、种族歧视的漫画,指非洲士兵滥性,加重了人们的担忧。

反犹太主义占据纳粹意识形态核心的显著地位,但是,在1925年出版的《我的奋斗》一书中,纳粹领袖希特勒在介绍他的政治信仰时曾将黑人和犹太人联系在一起。

书中写道,现在和从前”都是犹太人把黑鬼带进莱茵兰“,他们这样做有“秘密的构想和明确的目标:通过必要的杂交毁灭他们仇恨的白人种族。”

掌权之后,纳粹对犹太人的仇视、对种族纯洁的追求最终导致在二战期间设立集中营,屠杀600万犹太人。此外,纳粹还杀害了大批的罗姆人、斯拉夫人以及残疾人。

阿特肯的研究侧重于德国黑人的历史和现在。他说,黑人也是目标,只不过对他们的迫害不是系统性的。

强制绝育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42年,希姆莱曾试图普查德国境内的所有黑人

1935年通过的《纽伦堡法》禁止犹太人和德国人通婚,此后该条款有所修改,黑人和罗姆人都被归入犹太人同类。

尽管如此,对种族通婚、“种族污染”的恐惧仍然没有消失。1937年,莱茵兰的混血儿被强迫实施绝育手术。

至少385人被绝育,汉斯·豪克(Hans Hauck)就是其中之一。

豪克的父亲是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士兵,母亲是德国白人。在1997年纪录片《希特勒被遗忘的受害者》中,豪克回忆说,他被秘密带去接受输精管结扎,拿到一纸绝育证书,获准继续工作。他还需要签字画押,保证绝对不和"德国血统"的人结婚、发生性关系。

克说,“悲哀,压抑。我感觉自己只是半个人。

图片版权 Spirit Entertainment
Image caption 《触碰的双手》剧照

纪录片中的另外一个受害者是托马斯·霍尔兹豪斯(Thomas Holzhause)。他说,“有时候我安慰自己,不能生孩子也好。至少,他们不用忍受我忍受的那种屈辱。”

很少人在有生之年公开讲述自己的遭遇,研究这个话题的历史学家为数不多,艾肯特是其中之一。他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关于被强制绝育的人当中一大部分人后来的经历,没有太多的专门研究去寻找真相。

他还说,需要注意的一点是,纳粹故意销毁了许多有关集中营、强制绝育的档案文件,所以,重塑一个群体或者某个人的故事难度很大。

阿桑特说,(德国黑人)当中许多患上认同危机。父母一方是德国人,他们把自己看作德国人,但同时又被孤立、不被完全接受。“那些孩子仿佛同一时刻身居两处,既是自己人、也是外人。”

阿桑特曾经执导的其它作品包括《佳人贝尔》(Belle)和《联合王国》(A United Kingdom又译《爱无惧色》)。

避免接触白人女性

图片版权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Image caption 照片右侧的人据信名叫沃斯特(Jean Voste),他生于刚果,是德国南部达豪集中营中唯一的黑人囚犯

虽然经历各异,但是,在纳粹统治时期,所有的德国黑人都曾受到迫害。

德国的殖民历史、特别是在德属西南非洲(今纳米比亚)针对赫雷罗人(Heriro)纳玛人(Nama)曾经发动的种族灭绝性屠杀已经在非裔社区留下负面印象。

希特勒上台后,他们被骚扰打压、被当众羞辱,不能从事某种工作、不能接受某类教育,基本上成了无国籍的人。

他们曾经抗争。比如希拉里乌斯·吉尔吉斯(Hilarius Gilges),他是混血,共产主义者,曾经号召反纳粹。1933年,吉尔吉斯被绑架、谋杀。

1939年战争爆发之后,黑人的境遇更加危险。异族通婚的人可能被强制绝育、投入监牢甚至性命不保。

旺佳·迈克尔(Wonja Michael)1925年生于柏林,父亲是喀麦隆人,母亲是德国人。

迈克尔2017年在接受德国媒体德意志之声采访时回忆说,小时候,他曾参加民族展,其实,这就是所谓的“人类动物园”。

“穿着大裙子,敲鼓,唱歌,跳舞,想表现的是台上的人是外来的、是另类,向观众展示自己的故乡。”

纳粹上台后,迈克尔知道他必须低调,尽量不引人注意,特别是成人之后。

他说,“长着这样一张脸,我不可能完全消失,但是我努力了。

我避免和白人女性有任何接触。那样做后果肯定很糟糕,我会被绝育,或许还会被控种族污染罪。”

普查黑人

图片版权 Spirit Entertainment
Image caption 《触碰的双手》剧照

1942年,党卫军头目、纳粹集中营的"建筑师"之一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曾下令对德国境内所有黑人展开普查。这或许是大规模杀戮计划的开端,不过后来没有实施。

但是,有证据显示,至少20多名德国黑人被投入德国的集中营。

在《希特勒被遗忘的受害者》一片中,父母曾经经营一家非洲娱乐表演队的伊丽莎白·莫顿(Elizabeth Morton)说,“有人会失踪,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阿桑特希望,通过《触碰的双手》能够加深人们对那个时期、那些故事的了解。

阿桑特说,在欧洲历史中,非洲人社区的起源、作用经常被忽略。她说,影片将证实,难以否认,黑人受过纳粹的迫害。

我认为,很多人不知情,现在也有很多人不愿提黑人当年的遭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