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反欧盟势力突进点燃改革导火索

Theresa May and Angela Merkel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五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European Elections)周日(5月26日)投票,选举结果已陆续揭晓。根据出口民意(exit poll)调查结果,在全球反建制浪潮下,欧洲议会的“建制派”联合党团,在此次选举失去众多席位,需要与其他党派再组新的联合党团才能在新议会中占据多数。高举民族主义、反建制的右派民粹政党席位则大幅增加。

此次欧洲议会选举投票率创下20年来新高,接近60%。欧洲议会共有751个席次,主导欧盟政策走向,欧盟许多法案须透过欧洲议会表决。

分析指出,极右派将来如何影响欧盟的移民与难民政策,以及欧盟内部面临“反欧盟”的民族主义政党挑战,成为新议会关注的新焦点。欧盟面临移民以及经济疲软困境,内部分歧极大,本届欧洲议会将在塑造未来5年欧盟中扮演关键角色。

建制派主流政党大败

初步选举结果显示,之前主导欧盟政治的主流建制派党派,在欧盟大国如德国与法国的席位大降。中间偏右的建制派欧洲人民党(European People's Party)预计赢得178席,仍是最大党团,但所得议席数目比上届大减43席。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法国极右派玛琳·勒庞领导国民联盟在法国赢得最多选票。

在法国,主张反移民及反穆斯林的极右派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国民联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赢得最多选票,压过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中间派政党。

欧盟第一大国德国则是以关注环保与社会福利、主张为移民提供保障的左派政党绿党(Green Party)在此次选举异军突起,拿下22%的选票,比上届席位增长了一倍。但是,现任总理默克尔(Angle Merkel)领导的建制派,中间偏右政党基督教民主党(CDU)在此次选举失利,是默克尔执政以来最差的得票率,只有27%,比上次选举下降了8%。

而脱欧前夕的英国,法拉奇(Nigel Farage)领导的脱欧党(Brexit Party)在出口民调上有出色表现,得票率居冠。但在英国脱欧后,英国在欧洲议会的席位将被取消。

英国的邻国爱尔兰把多数票给了亲欧派。

综合各界评论,对欧盟持反对态度的“疑欧派”在几个大国都有好成绩,譬如法国,意大利以及英国。前两者甚至呼吁极右派政党在欧洲应该建立“极右联盟”,抵制他们认为欧盟过于宽松的难民以及穆斯林政策。欧盟如何在未来面丢欧洲大陆兴起的反欧盟浪潮,已成为必然。

极端民族主义兴起

此次选举结果亦显示出,在难民危机以及恐怖主义威胁下,欧洲突然高涨的民族主义影响欧盟内部政治,建制派的中间政党,不分左右皆遭受打击。

根据BBC统计,欧洲民族主义政党近年来在各国都发展壮大。这些政党对欧盟之质疑以及对难民与移民政策的严厉批评,成为欧盟现行政策的挑战者。

选举结果另一焦点是,凭借环保理念兴起的左翼政党在欧盟大国皆有所斩获。譬如德国绿党拿到22%的得票率,法国欧洲生态—绿党赢得 13.2% 的选票, 获得12-14席。这类政党的共同特征是,标榜社会福利保障,追求环保,主张以人道精神接纳难民。它们在反建制派浪潮中突围,得到支持。

对华政策分裂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A. Pissarides)之前向华文媒体解释,欧盟的核心问题在于南欧国家与西欧及北欧国家之间的经济增长差距过大。皮萨里德斯强调,比起英国脱欧,现在不断扩大的地区差距才是欧洲最需关注的问题。他解释,南欧国家(譬如希腊或意大利)确实在经济增长方面落后,在全球债务危机后,它们需要更融入到欧盟当中。

外界分析,此次选举,南欧国家质疑欧盟声音渐大,民族主义政党得票数增加,亦表现了对欧盟决策核心国德法的不满。南欧国家意大利与希腊已经自辟蹊径,欢迎中国“一带一路”在该国的投资。

Image caption "一带一路"被许多评论家比作中国的第二次开放和中国的马歇尔计划。

2019年初,欧盟发布《欧中战略前景》,在称中国为天然合作伙伴之际,同时称中国为经济和体制性竞争对手,并威胁要收紧针对中国在欧投资的规定。《欧中战略前景》体现出欧美对华政策的相同价值观,这或许会减缓未来欧中合作,但在欧盟各国经济复苏缓慢的窘境中,没有足够资金和经济增长作为资本,欧盟未来如何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影响?以华为事件为例,欧盟如何影响今后本地区的5G战略?值得观察。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投资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获得成功,受到希腊方面的欢迎认可。意大利准备让其港口加入一带一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