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精英神秘俱乐部:鲜为人知的毕德堡集团聚会

奥地利军队士兵在移动雷达站的旁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毕德堡集团会议,一贯都保安严密。这是2015年8月的毕德堡会议,奥地利军队士兵在移动雷达站的旁边。

堪称世界最神秘机构的毕德堡集团(Bilderberg Group)在瑞士一个豪华酒店内召开4天闭门会议。

与会者是大约130名世界政治领袖以及工业、金融、学术、劳工及媒体界的高层人物。

无论你平日里读哪家报纸,看什么电视频道,追哪个社交媒体平台,你不会看到任何记者发自会议现场的报道,因为会议根本不对任何媒体记者开放。

全球精英

来自美国的与会贵宾包括总统特朗普的女婿贾拉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微软总裁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前谷歌总裁埃里克·施米德(Eric Schmidt)、Paypal创始人亿万富翁彼德·泰尔(Peter Thiel)以及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采价毕德堡会议

来自其他国家的贵宾,也同样有响当当的名头。

每年被邀请参加会议的,不仅包括社会顶尖人物,还有那些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

Image caption 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还没有当上工党领袖就曾经去参加毕德堡会议。

1991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参加毕德堡集团会议时,外界并不清楚他将在第二年的总统竞选中赢得民主党的提名,更不清楚他后来竟然会取代乔治·布什入主白宫。

1993年,托尼·布莱尔( Tony Blair)出席这个神秘会议。1994年,布莱尔在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去世后成为英国工党领袖,3年后的1997年,布莱尔赢得大选成为英国首相。

外交还是阴谋?

毕德堡集团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呢?它仅仅是为了让世界顶级精英级别的成员有一个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的闭门聚会,还是像批评人士所指:这是隐秘帮会图谋破坏全球的民主体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许多阴谋论的核心均涉及金融操纵问题。

提出阴谋论的这些批评人士,对毕德堡集团提出种种指责:从蓄意制造金融危机到策划杀掉世界上80%的人口,等等。

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埃列克斯·琼斯(Alex Jones),长期以来是毕德堡集团的反对者,他多次对毕德堡集团会议“大声疾呼”:我们知道你们不择手段!我们知道你们居心叵测!但我们尊重你们的黑暗势力。

战争废墟中的产物

看看毕德堡集团几十年神秘的历史,不难理解它为什么受到如此强烈的指责和批评。

毕德堡集团的第一次会议在1954年召开,当时的宗旨是为了巩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关系,防止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毕德堡集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成立。

这个集团的工作方式从那时开始至今都是秘而不宣的。

集团会议不会邀请记者报道,会后也不会发新闻稿。这个集团的网站也极为简单,看起来像是一个20年前设计的不成熟网站。

对话平台?

尽管毕德堡集团表面上看要把自己打造成007电影中反面角色的私人俱乐部,更多主流评论人士认为这个神秘俱乐部实际上并不像看起来那么邪恶。

英国《泰晤士报》专栏作家大卫·阿龙诺维奇(David Aaronovitch)说,对毕德堡集团恨得咬牙切齿是很荒谬的。

他认为:“它不过是一个有钱有权人士偶尔聚餐的俱乐部。”

有人甚至认为,这样的俱乐部聚会实际上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

Image caption 1970年代曾经担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丹尼斯·希利(Denis Healey)是毕德堡集团的创始人之一。

毕德堡集团的创始人之一丹尼斯·希利(Denis Healey),曾在1970年代出任英国财政大臣。在记者乔·荣森(Jon Ronson)撰写的《他们》(Them)一书中,希利亲口向荣森说,人们忽视了非正式社交渠道的实际好处。

希利说:“毕德堡集团是我参加过的最有用的国际组织。”

“因为保密,所以人们可以开诚布公说出心里话,而不必担心引起什么后果。”

毕德堡集团的支持者说,它的隐秘性质让人们可以坦诚对话,不必担心对话内容会被上纲上线政治炒作,也不必担心自己所讲的话会被媒体断章取义。

影响力

然而,毕德堡集团并非一个没有任何影响力的组织。

《毕德堡人》(Bilderberg People) 一书的作者安德鲁·卡卡巴泽教授(Andrew Kakabadse)认为, 支持阴谋论的批评人士可能有些夸大其辞,但是他们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他认为,这个集团的影响力大大超过了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也正是因为它完全不透明,所以人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外界会对这个集团的影响力心存疑惧。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有人认为,毕德堡集团的影响力超过了世界经济论坛

卡卡巴泽教授说,“它比那些阴谋论所说的要高深得多。它塑造人们的思考方式,但表面上却显得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别无选择。”

这个集团的宗旨就是要把政治上的左翼和右翼精英们聚合在一起,让他们在放松、豪华的环境中与商界领袖们随意交流对话,激发碰撞出各种创意。

会议可能看上去像是一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晚宴,但晚宴并非它的终极目标。

卡卡巴泽教授说,“当你去参加这样的晚宴次数多了,你就会看到它是有主题的”。

他说,毕德堡会议的主题,就是在西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模式以及全世界的利益攸关者之间,达成一种共识。

“这种共识会是思想的萌芽,最后演变为统治世界的理念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肯定的。现在有一种强烈的趋势,要在塑造西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模式过程中,有一个对大同世界的管理。”

恐惧

《阴谋论粗浅指南》(Rough Guide to Conspiracy Theories)一书的作者詹姆士·马康纳奇(James McConnachie)说,这一类机构秘而不宣的性质本身,让抗议者们把各种恐惧都投射到这些机构身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毕德堡集团会议引发很多抗议声音。抗议者打出的口号之一:不要世界新秩序!

在美国,对毕德堡集团最极端的恐惧,是有一个由欧盟操作的隐秘帮会而且威胁美国人的自由。

在欧洲,人们常常担心的是自由市场精英要强行推进右翼思想。

马康纳奇说,传统分析认为在天下大乱中寻求天下大治的都是边缘人士,这样的分析可能相当到位准确,但并不止于此。

“还有一种解释更有危险,就是他们实际上就是右翼,但他们花言巧语,让外界看不出来。”

他说,全球阴谋论的种种揣测臆想与毕德堡集团可谓相当吻合——一个秘密团体试图打造世界未来的走向。

“唯一的不同就是邪恶的程度。他们倾向于把某个秘密组织看成是彻头彻尾的邪恶组织, 而情况实际上要复杂得多。”

他说,所有影子组织操纵世界的极端故事,有的极端到毫无根据,像恶毒反犹太人的阴谋论等,都跟人们听了某些阴谋论理论家们的说法有些关系。

“偶尔,你也不得不表扬一下这些提出阴谋论的人们,他们提出了主流媒体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媒体直到最近才开始注意毕德堡集团成员。如果不是这些指称满天飞,媒体会报道毕德堡集团的新闻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图为抗议毕德堡集团会议举行的示威者。

不理性

对这样的看法,英国《泰晤士报》专栏作家大卫·阿龙诺维奇表示了不同意见。对邪恶隐秘团体的存在深信不疑,会让某些团体成为受害者,影响了正常的理性思考世界。

“相信毕德堡集团是隐秘团伙,也就是相信梦幻传奇。这就像说,某些人像上帝一样,有超人的能力。当有人说:现在什么都不能正常运转,世界一片混乱, 你听了觉得荒谬得不能接受,那换成有超人,也同样不可信啊。”

“它可能是某种疗法,但就是有人相信这样反科学的疗法。”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