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从民主党初选中的四大流派看两国关系的大变局

印有中美两国旗帜的拳头交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中国之所以反悔、想重新谈判贸易协议,是因为他们希望能跟拜登(Joe Biden)和那些很软弱的民主党人之一谈判,继续年复一年地占美国的便宜。”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提名战竞争空前激烈之际,总统特朗普五月的一则推文,将20多位民主党对手拉进了对华政策的格斗场。

如果民主党人重掌白宫的话,美中贸易战会停火吗?美国对华政策会转趋温和吗?BBC中文整理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对中国看法的四大流派,他们的共识是:美中贸易现状不可接受,必须做出改变。

关税战力挺派

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与沃伦(Elizabeth Warren)与特朗普在众多议题上针锋相对,唯独在对华贸易上,三人立场几乎如出一辙。在党内政治立场偏进步派的桑德斯和沃伦,皆支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我认为关税是重组我们贸易政策的一部分,”沃伦最近受访时说,在必要时动用贸易关税,有助于捍卫美国工人的权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参议员沃伦对华贸易政策强硬

以对科技巨头公司、巨富立场强硬著称的沃伦,批评中国也毫不嘴软。她早前曾公开表示,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接触政策”是个失败,中俄为了己方利益,正致力打造全新的国际秩序。

在对华贸易的强硬程度上,桑德斯与特朗普、沃伦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桑德斯呼吁特朗普与民主党所有的总统参选人都应承诺,要重新商议美国的所有贸易协议,并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在贸易战中表现强势的特朗普政府,都未出将汇率"武器化"的大招。

桑德斯还提出签署行政命令,禁止将工作职位移往国外的美国企业与联邦政府有生意往来。

终极目标是打败特朗普的民主党人,必定需要在对华贸易政策上与他作出区隔。桑德斯的政策方案体现,即便是民主党人上台,对北京不一定能松一口气:美国对华贸易政策有更趋鹰派的可能性。

贸易战反对派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之中的温和派,大多反对动用关税,主张要与盟友合作迫使中国改正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有的参选人所在的州,正承受着贸易战重重炮火的阵痛。

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就是其一,位于美国中西部的明州是大豆产区。

“对我们的大豆农来说,这些关税非常、非常严峻。他们想要做买卖,不想要拿到一堆补贴,” 克洛布彻早前受访时说。然而,克洛布彻同时支持钢铁反倾销关税,也曾批评特朗普对中国电信公司ZTE手下留情。

被视为党内提名大热人选之一的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持类似立场。她所代表的加州聚集了美国多个科技巨头,对中国电子商品和零部件的关税正让苹果、英伟达等公司蒙受损失。在去年八月,哈里斯曾写公开信要求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提高关税三思。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参议员哈里斯保护知识产权、打击强迫性技术转移的立场较为强硬。

亦是出于维护美国高科技产业的利益,哈里斯保护知识产权、打击强迫性技术转移的立场较为强硬。去年底,她曾在国会推动经济间谍法的修正议案,赋予检察官更大权力来惩处窃取美国商业机密的外国个人或实体,矛头直指中国。

对中国的“偷盗”行为不满的民主党参选人,远不止哈里斯一位。

“中国的行为像海盗一样。”总统选举参选人、商人迪兰尼(John Delaney)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美国应“擦亮眼睛与不遵守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相处,“但不是以如今贸易战的方式”。

他抨击,贸易战伤害美国制造商、消费者和工人的利益,特朗普政府还可能会接受中国的肤浅让步,例如大量购买美国商品,长期损害美国的科技领先地位。

迪兰尼对BBC中文表示,与中国谈判贸易的最优方式是,美国政府与私营部门、各方盟友团结一致,并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战略模糊派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杨安泽早前受访时曾说,如果他当上美国总统,中国政府会愿意与他对话。

在总统选举的初期,美国国内议题是毋庸置疑的辩论焦点,因而一些参选人目前在外交议题保持上战略模糊,未公布详细政策。

唯一的华裔候选人杨安泽在竞选初期深耕占美国人口5.6%的亚裔社群,但对可能引发争议的美中、台海等外交政策问题未作深入诠释。

杨安泽的官网上列出了近百条政策方针,其中只有一则与外交政策相关,主张美国不要过度参与海外争端,需要团结盟国。

杨安泽早前受访时曾说,如果他当上美国总统,中国政府会愿意与他对话。

“我相信比起以往的美国领导人,我更懂得中国人的思维和部署。” 不过,在美国出生长大的杨安泽也自我解嘲称,自己的中文水平马马虎虎。

参选前从事科技投资的杨安泽认为,中美需改善贸易逆差问题,但贸易战缺乏建设性,关税朝令夕改的贸易环境让企业无法订立计划与平稳运作。

暂时还未深入阐述对华贸易政策的参选人,还包括初选中的黑马、冉冉升起的民主党政治新星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

37岁的布蒂吉格是曾在阿富汗服役的退伍美军,会讲七门语言,从政前曾为美国企业提供海外经商的政策咨询服务,外交政策应是他的强项之一。

他在六月中旬公布外交政策框架,然而对中国依然语焉不详。布蒂吉格表示,对华关税是一个“战略失败”,但中国的确对美国构成挑战,他形容,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是“独裁资本主义”。“我不是那些认为中国不值得我们担心的民主党人。”

香港反《逃犯条例》示威期间,布蒂吉格以推文表示,美国应继续支持香港保有民主开放的价值观及司法独立。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民主党政治新星布蒂吉格

他早前受访时说,中国是世界上最有战略性的国家之一,相比之下,总统特朗普缺乏计划。布蒂吉格强调,美国需要公平的贸易,必须解决货币汇率操纵、知识产权偷盗等问题,“但需要通过协商,而不是毫无计划的关税战。” 他认为,美国消费者是对华关税的最终受害者。

除了反对关税外,布蒂吉格似乎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他说,贸易战并非只关乎贸易逆差,而是中美两种管制模式在本世纪的对决。“我很清楚哪个模式是最优的,但你会看到,中国模式被推崇为可靠的替代品,因为我们的模式看起来混乱而不稳定,而他们的模式创造了经济增长。”

勿夸大中国威胁派

民主党内民调排名第一的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对华态度,在党内参选人当中可算是自成一派。

五月初时他说,中国崛起对美国的威胁被夸大了。“中国会吃掉我们的午餐?拜托,他们搞不定在南海和西部山区的巨大分歧。他们搞不清楚要怎么处理体制内的贪污。他们不是坏人……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拜登当时如是说。

近日,他的态度却有了180度的变化。六月中,拜登在爱荷华州的拉票活动中说,美国“正在与中国竞争”、“需要对中国强硬”。他批评中国以欺骗的方式增长经济和科技实力,但拜登将主要矛头指向特朗普。“当特朗普正在攻击我们的盟友,中国正在全球增进优势。如果我们继续走特朗普的道路,我向你保证,中国让我担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拜登是奥巴马时期的副总统

拜登修正他早前的对华态度,逐渐向党内中间温和派的立场靠拢:反对贸易关税,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违反市场原则、损害美国消费者、农民及工人利益,提倡美国联合盟友打击中国“不公平”的贸易作为。

他的竞选团队早前对美国媒体Politico透露,拜登已准备好与特朗普就中国议题交锋。

“特朗普反复无常而冲动的对华政策,正让美国家庭遭受经济上的痛楚,”拜登的副竞选经理贝丁飞(Kate Bedingfield)受访时说,“拜登会团结我们的盟友,让中国承担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年来的接触颇多,是第一位与习有深入交流的美国政治人物。他难以回避的政治履历,还包括奥巴马政府对中国贸易相对温和的立场。这在许多美国人看来是软弱的不作为,造就了特朗普任内贸易鹰派的崛起,也可能成为拜登竞选路上的负资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